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历数那些曾经创下价格神话的名家水仙画作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水仙,冰肌玉骨,馨香清绝,常作为案头供赏的“福兆花”。每当岁华摇落、百卉凋零,水仙却诚如水中仙子一般,其清雅形象引得历代绘画名家视为珍宝。在新春佳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历数艺术市场上那些曾经创下价格神话的名家水仙画作。

陈洪绶《水仙灵石图》,成交价1702万元

2016年1月3日,中鸿信2015秋季拍卖会“饕餮——中国古代重要书画专场”出现了一件陈淳的《水仙图》手卷。整幅手卷长达240.5厘米,双勾水仙与拳石相互掩映,清气而出,娓娓道来,幽怜自生,黑黑白白,疏疏密密,水边崖畔,遂有清气流行。水仙劲利健拔,潇洒而有生机,造型忠实于自然,花朵盛开者饱满,未开者浑圆,长叶穿插,编织巧妙。水仙花叶所用线条十分挺立,花瓣边缘勾勒细致,并无施以颜色,而是以墨色的深浅描绘出这金盏银台,达到无色胜过有色,有色难替无色的效果。石头线条的笔法与水仙相隔霄壤,折笔从容,别于水仙的端庄稳重,而天真自然。陈淳在卷首处配以五言诗:“环佩飘然至,群旌洛浦仙,微尘真不染,幽韵自生怜”,他将笔下水仙比作“洛浦仙”(洛水女神宓妃,相传她是伏羲氏的女儿),使整幅作品更添浪漫。陈淳画以疏宕见长,此卷则繁茂遒丽,石法更以密皴细点,淳厚淹润,颇有元人意味。其风格之成并非空穴来风,实渊源有自也。此手卷可谓身世跌宕起伏,但庆幸的是其流传有序,才能保全其完整。此幅《水仙》在入宫前是家传珍品,该手卷1734年前后在陈淳后人陈书家中,陈书是康雍年间著名的女画家,她在75岁时曾以该手卷为样本,仿制了一件《水仙》手卷,并被清内府收藏,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陈书在画中题款为“家白阳有水仙墨卷,雨窗仿之,颇得放笔之趣。南楼老人陈书,时年七十又五”。而后陈书儿子钱陈群、孙子钱维城都在朝中为官,并深得皇帝宠爱,此画极有可能是陈书儿孙献给了皇帝。此卷于乾隆前即入内府,著录于《石渠宝笈·三编》,陈淳书画作品,《石渠宝笈》共收入32件,以水仙为题材的手卷只此一件,可谓为稀世珍品。后被宣统皇帝携出而流落民间,民国时为孙煜峰虚静斋收藏,曾一再著录并出版,后为天津吴玉德所藏(《国宝沉浮录》中记载),是可珍。起拍价1200万元,最终成交价也不负众望,高达5561.5万元。 

陈淳《水仙图》手卷,成交价5561.5万元

上海朵云轩2013年秋拍,上拍一件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陈洪绶的《水仙灵石图》立轴。此作为苏州文物商店旧藏,包括《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等近十种权威出版物对其进行著录和出版,并先后经谢稚柳、徐邦达、启功等鉴定大师组成的文物鉴定小组,以及陈洪绶研究专家黄涌泉、翁万戈一致鉴定为真迹。该作图中有一块立石崛起,其后有水仙一株,石边野草数丛。水仙与立石高度相近,水仙右侧叶子中段被立石遮挡,花朵又掩映在叶后,画面底部石缝中隐约可见水仙根部,其色白,与顶部花朵共同构建完整的水仙形象。水仙造型忠实于自然,花朵盛开者饱满,未开者浑圆,长叶穿插,编织巧妙。水仙双钩填色,用色古雅,枯叶部分色彩过渡自然。水仙花叶所用线条十分挺立,花瓣边缘勾勒细致,其中描绘枯叶的线条则稍有跌宕,与前方饱满的花朵对比而成一种荣枯景象。作品上有题诗曰:“此华韵清冷,开与梅花俱。却如孤性客,喜与高人居”,诗中点明水仙与梅花相似,皆于清冷时节开放,进而强调作者高洁孤傲的品质。此作拍前估价1000万—1500万元,最后成交价1702万元。2011年,此作还曾在西泠印社秋拍中出现,当时的成交价为1035万元。时隔两年,藏家转手便获利667万元,相当可观。

乾隆御笔《水仙图册》,成交价1105万元

转手获利颇丰的同类作品,还有一件,那就是乾隆皇帝的御笔《水仙图册》(四开)。该套册页为比利时著名收藏大家尤伦斯夫妇旧藏,本来有八开,后世流传仅见到这四开,其余不知所踪。该册页最早在2009年北京保利春拍出现,以459.2万元成交,三年半后的2012年出现在北京保利的秋拍现场,拍出805万元,之后的2014年则在上海明轩秋拍再度露面,最终以1150万元落槌。短短的五年时间里,三度上拍,每次转手涨幅均达到百分之三四十。品乾隆皇帝此册作品,笔墨疏淡,色泽儒雅,体现了传统文人画的审美趣味,而无丝毫的富贵气息。水仙这种植物本身就以清雅幽香为特色,再用清淡轻柔的笔墨画出,画面显得十分和谐。

马守真、王穉登 《水仙顽石图》 手卷,成交价1610万元

中国的历代文人多以“清贫”“孤高”自居,绘事之妙,多寓兴于此。由于水仙开放于冬季,耐得住寒冷而吐露清香,文人也常常借助水仙来表达挺立于恶劣环境中而不倒的精神追求。历代的绘画实践,不仅延续了水仙的传统寓意,还为水仙提供了福寿吉祥等新的概念及认知。因此,反映到艺术市场上,如此备受青睐也就不足为奇了。

3+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