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夏加尔作品领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马克·夏加尔, 《吻》或《蓝色恋人》, 1930年作,售于伦敦蘇富比, 成交价1,162,000 英镑

起这些代表浪漫与爱情的元素,难免想起马克‧夏加尔 (Marc Chagall) 色彩丰富、如梦似幻的作品。夏加尔以繁花朵朵打造出他心目中的完美世界,而拥抱和亲吻则为画中人点燃生命的灵光。毕加索曾说:「我不知道他怎么画出这些景象…他肯定有一个天使藏在脑海里。」终其一生,夏加尔对生命与爱情的歌咏从未因战乱或挫折中断,他的天使便是妻子贝拉。

夏加尔与妻子贝拉,1926年 © SZ PHOTO BRIDGEMAN IMAGES

虽然艺术家向来给人多情的想象,他们丰沛的情感除了注入创作之中,往往也会延伸到画中及生活中的缪斯女神,比如毕加索的三段婚姻,为他大打出手的才女与美女,为莫迪里安尼跳楼殉情的珍妮‧埃布特尼,或是雕塑家罗丹与学生卡蜜儿之间的爱恨纠葛──再炙热再疯狂,都不是专一的感情。夏加尔却专注而执着的在许多作品中画下妻子贝拉,将这段动人爱情故事化为永恒。

1934年巴黎,马克和贝拉‧夏加尔。©ARCHIVES MARC ET IDA CHAGALL, PARIS

夏加尔生于白俄罗斯的维捷布斯克,家境贫寒。他在回忆录中形容家乡是一个奇怪、沉闷、灰暗的小镇,漫长的冬季导致夏加尔幼时从未见过鲜花,但他在这里遇见了初恋贝拉‧罗森菲尔德,两情相悦,夏加尔人生从此绽放出光华。贝拉让他尽情梦想,支持他尽情作画,在夏加尔画中贝拉往往与他相拥相吻,夏加尔总是闭目享受温柔缱绻的亲昵,而贝拉总是睁开双眼,彷佛凝视未来。夏加尔的外孙女贝拉‧迈耶曾接受蘇富比的访问,忆述祖父母之间的感情时提到贝拉对于夏加尔是指路的明灯,夏加尔深爱贝拉,笔墨难以形容。

马克·夏加尔 ,《恋人》,1928年作,售于纽约蘇富比,成交价28,453,000美元

贝拉在1944年逝世于纽约,该年夏加尔悲痛逾恒,无法作画。直到次年春天才以繁花环绕贝拉的主题重拾画笔,此后夏加尔以新娘、新婚夫妇为主角,绘出彷佛漂浮于梦境的景象,藉由不断回忆两人共结连理时的喜悦,支撑自己持续创作,并出版了贝拉的著作《燃烧的光》。

马克·夏加尔,《新婚夫妇》或《恋人与花》,1959年作,估价800,000-1,200,000英镑

正如《小王子》书中的名言: 

(小王子)他最叫我感动的是他对玫瑰的感情─甚至他睡着了,那朵玫瑰的样子仍像灯光一样照亮他的生命。

——《小王子》

即将举行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呈献三件夏加尔不同时期作品,有柔美婉约的玫瑰花束,象征永浴爱河的恋人肖像,更有艺术家充满乡愁回忆青梅竹马以及家乡节庆的自画像。

拍卖预告 

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

伦敦 | 2月26日

马克·夏加尔,《玫瑰花瓶》,1929年作,估价1,500,000-2,000,000英镑

马克·夏加尔,《节庆中的画家》,估价1,000,000-1,500,000英镑

2+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