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
Header ad

佛罗伦萨画家 保罗·乌切洛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保罗·乌切洛是佛罗伦萨人,曾师从著名画家马萨乔,他继承老师的衣钵,在探索直线透视法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为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中文名 保罗·乌切洛
国 籍 意大利
出生地 佛罗伦萨
出生日期 1397
职 业 绘画

人物生平

dzxz-20161206-82保罗·乌切洛

人物简介
人们通常认为,保罗·乌切洛1397年前后出生于佛罗伦萨。虽然现今没有关于他出生情况的记录,但由于他的父母是佛罗伦萨市民,乌切洛出生于别处的可能性很小。从后来纳税申报单中的年龄也可以推算出他大致的出生年代。现存的乌切洛的最初纳税申报单见于1427年的文件,上面注明他当时三十岁(当时,由于乌切洛不在佛罗伦萨,也许是他的母亲代理提交了纳税申报单)。从这份最初的申报单推算,乌切洛在后来每年提交的申报单上填写的年龄虽然与之有些许出入,但没有太大的偏离。由于当时的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准确年龄,年龄上有一些出入是常有的现象。

人物经历

dzxz-20161206-75

乌切洛的父亲多纳·迪·保罗是理发师兼外科医生,母亲叫安东尼娅。画家原名叫保罗·迪·多纳(多纳之子保罗之意),不知何时起变成了保罗·乌切洛。关于他初期最重要的记述出现于乔尔乔·瓦萨利的著名巨著《美术家列传》(1550年初版)中。书中说,画家被称为保罗·乌切洛是因为他喜欢动物、特别是鸟的缘故(意大利语中,乌切洛是鸟的意思)。但是,乌切洛这一称呼不只是单纯的妮称,因为不久以后,人们便在正式场合以此名相称。在法律文件中,有时在自己的绘画作品中,画家也使用这一名字。

dzxz-20161206-76保罗·乌切洛

虽然没有关于乌切洛儿童时代及他受教育情况的记录,但我们知道,到1412年止,乌切洛曾经在佛罗伦萨当时杰出的雕刻家之一吉贝尔蒂(1378-1455年)的作坊里学艺。当时,吉贝尔蒂正在专注于一项地位极高的工作—为佛罗伦萨大教堂的洗礼堂制作一对壮丽的青铜门扉。由于这是一项极其复杂的工作,花费二十多年才终于完成(其后,吉贝尔蒂又接受了制作同一建筑物上另一对门扉的工作,完成这项工作也花费了致相同的时间)。据今所知,乌切洛虽然在雕刻家身边接受训练,却没有作为雕刻家而进行工作,这多少有些奇怪。但是,由于当时的很多艺术家都心灵手巧,掌握了多个领域的技能,乌切洛转变方向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行医与绘画

dzxz-20161206-81保罗·乌切洛

1415年,乌切洛加入了佛罗伦萨医生、药剂商行会。这个行会中,画家也可以成为其成员(乍一看去,这是一个完全不同行业的奇妙结合。这也许是因为画家磨碎颜料将其制成绘画颜料,这犹如药剂师将原料研磨成粉末制成药剂一样的缘故。或许是因为画家和医生都以福音书作者路加为自己守护圣人的缘故)。关于以后十年间乌切洛的活动我们一无所知,从1425年起,至少到1427年,他从事了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的镶嵌装饰工作。遗憾的是,已经判明是他设计的惟一作品—教堂外壁的圣彼得像已遭破坏,而被视为出自他手的圣马可,以及其它镶嵌装饰到底是不是他的作品尚有很多疑点。
乌切洛在成尼斯逗留了多长时间无从考证,1431年1月,他回到佛罗伦萨。他当月提交的纳税申报单证明了这一点。次年初,乌切洛在佛罗伦萨大教堂工作,3月23日,大教堂当局给威尼斯的佛罗伦萨大使写信,询问乌切洛在威尼斯的工作情况。这是否会马上反映到对画家的雇用与否我们不得而知,而威尼斯方面的答复大概是肯定性的。乌切洛在1436年创作了大教堂的巨大壁画便是其证据。这幅壁画描绘的是14世纪为佛罗伦萨而战的英国雇佣军首领约翰·霍克乌德的骑马像,这是关于乌切洛记录中的其最早的现存作品。

dzxz-20161206-79保罗·乌切洛

乌切洛完成这幅绘画后的数年经历再次模糊,而他的订件再次出现在记录中则是在1443年。这一年,他着手于大教堂的两个重大工作,即在建筑物西侧内壁上描绘钟表的表盘;为支撑大拱顶的八角形鼓状部分设计三个巨大的彩色玻璃窗。钟表的表盘和彩色玻璃窗中的两个今天仍然存在,而另一个彩色玻璃窗在1828年遭到了破坏。
1445年至1446年,乌切洛访问了意大利北部的帕多瓦。据瓦萨利记载,他是被当时伟大的雕刻家、朋友多那太罗 “叫去的”。 由于多那太罗当时正在帕多瓦进行两项重大工作,他也许为乌切洛也找到了工作。据瓦萨利称,乌切洛在维塔利尼宅邸入口处描绘了一系列巨人壁画。这是关于乌切洛的初期资料中谈及到的画家众多作品之一,而这些作品已经踪迹全无。
1446年,乌切洛回到佛罗伦萨。当年的纳税申报单显示,他住在斯卡拉大街的万圣堂附近,在圣乔万尼广场拥有作坊。这是关于他的家庭生活和工作地点为数很少的片断性资讯之一。他可能在这个时候结婚,虽然没有关于他结婚的记录,但他和妻子托马萨在1453年得到了儿子德纳特,1456年得到了女儿安东尼娅。他们的长子出生之时乌切洛已经五十多岁,而长女出生之时画家已经将近六十岁,可以说他是晚年得子。由此看来,乌切洛的妻子一定比他年轻很多。
对于乌切洛的婚姻生活,瓦萨利为我们提供了有趣信息。据他讲,乌切洛每天工作到很晚,专心研究在他的艺术中扮演极其重要角色的透视法。当妻子叫他休息的时候,他却回答说:“这透视法多么具有魅力啊。”此时的乌切洛躲在自己的狭小空间里,被人们视为怪人。对于这一点,从瓦萨利记载的关于他接受订件创作圣米尼亚托教堂回廊壁画时的另一个逸闻中也可以看到。

dzxz-20161206-77保罗·乌切洛

据瓦萨利记载,由于这座教堂的大修道院长每餐都给乌切洛吃乳酪,乌切洛马上便厌腻了乳酪。但由于他性格非常温和不太会发牢骚,因此,乌切洛终于扔下了工作,并躲开与教会有关的所有人员。但是,终于有两名修道士发现了他,乌切洛不得已说明了不愿回去工作的理由,他说,担心吃了过多的乳酪,自己会变成浆糊(当时,一种浆糊是用稀释了的乳酪制成的)。修道士们顿时捧腹大笑,他们向修道院长讲明了事情原委,乌切洛以一直提供富有变化的饮食为条件,返回修道院继续工作。
描绘圣米尼亚托修道生活的这幅壁画至今犹存,但损伤相当严重。佛罗伦萨另一座教堂新圣玛利亚教堂第一修道院的绿色回廊也有乌切洛取材于旧约圣经的壁画,这里的保存则比较良好。随着时光的流逝虽然有的部分有所损伤,但《洪水》等作品至今仍给人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人们通常认为这两座教堂的壁画至少创作于15世纪40年代,但乌切洛的年谱中多少都有一些猜测的成分。除了这些壁画之外,乌切洛的晚年作品中,现存的主要绘画是描绘《圣罗马诺之战》的三幅大型木板画。这不是大规模战争,而是较小的冲突,佛罗伦萨在这场冲突中击败了锡耶纳。这三幅组画首次出现在记录之中,是见于势力强大的美第奇家族1492年的财产目录,订件者可能是这场冲突中佛罗伦萨军队指挥官的朋友科西莫·迪·美第奇。人们通常认为,这些绘画创作于15世纪50年代,而对于详细的创作时间和作品原来位于美第奇宫中何处,学者间一直争论不休。
15世纪50年代的许多记录显示出,乌切洛参与了佛罗伦萨教堂的各种工作。但是,这些项目现今已荡然无存,而乌切洛有关记录中另外一些现存作品的出现,则是在15世纪60年代中期之后。这便是位于佛罗伦萨以东约一百公里乌尔比诺的科尔普斯·多米尼教堂祭坛画的一部分。为了协商该订件的条件,1465年乌切洛带着儿子前往乌尔比诺。乌切洛的儿子此时可能是父亲的助手。记录中记载,从1467年8月至1468年10月教堂支付费用。
而这一切记录并不十分明确,似乎是乌切洛描绘了这幅祭坛画主要部分下侧的带状装饰画之后,教堂便决定雇佣其他画家完成该作品。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接受了订件,但由于他后来的谢绝,订件被委托给画家约斯·凡·亨特。1474年,祭坛画完成。

dzxz-20161206-80保罗·乌切洛

完成乌尔比诺祭坛画中自己的分担部分之时,乌切洛应该已经超过70岁,他一定是因高龄而工作迟缓,也许订件者因此而决定委托给其他画家继续创作。这是我们已判明的乌切洛创作的最后作品。在现存的画家最后一份日期为1469年8月8日的纳税申报单中,乌切洛写入了自己当时的状况:“我年老体弱,妻子也抱病在身。我已经无法工作。”瓦萨利说,乌切洛晚年闭门在家,他醉心于透视画法,过着“贫困而孤独的”生活。
1475年11月11日,乌切洛立下遗嘱。其中谈及到的资产状况显示,画家虽然绝不富裕,但也不像瓦萨利所说的那样穷困。据16世纪初的资料记载,一个月后的12月10日,乌切洛在医院逝世,享年七十八岁左右。他的遗体在12月12日被安葬在圣苏比里特教堂他父亲的墓地。

平生经历

dzxz-20161206-78保罗·乌切洛

1397 诞生于弗罗伦萨。父亲是理发师兼外科医生多纳·迪·保罗,母亲是安东尼娅。名为保罗·迪·多纳(多纳之子保罗)
1412 入雕刻家吉贝尔蒂作坊学徒。
1415 加入美术家亦可加入的医生药剂商行会。
1425 设计弗罗伦萨圣马可教堂的镶嵌画。
1431 纳税申报单显示,画家再次开始在弗罗伦萨生活。
1432 协助弗罗伦萨大教堂的工作。
1436 描绘打教堂的巨大壁画。完成记录中记载的其最初的现存作品《约翰·霍克乌德骑马像》。
1443 着手大教堂的两项重大工作,即描绘西侧内壁钟表的表盘,设计三个巨大的彩色玻璃窗。
1445 雕刻家多纳太罗在帕多瓦为他找到工作。为维塔尼创作巨人壁画组画。
1446 回到弗罗伦萨,在斯卡拉大街生活,在圣乔万尼广场拥有作坊。
1453 同妻子托马萨之间的儿子出生,取名安东尼娅。
1465 同德纳一同前往乌尔比诺,商谈科尔普斯·多米尼教堂祭坛画的创作条件。其后,描绘距今所知的其最后作品一祭坛画主要部分下侧的带状装饰画。
1474 佛兰德画家约斯·凡·亨特完成了该幅祭坛画的剩余部分。

0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