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意大利威尼斯画派著名画家 丁托列托 Tintoretto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丁托列托﹝Tintoretto,1518-1594﹞,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画派著名画家。生于威尼斯,1594年5月31日卒于同地。原名雅各布·罗布斯蒂。受业于提香门下,是提香最杰出的学生与继承者。在长达4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主要活动在威尼斯。作品继承提香传统又有创新,在叙事传情方面效仿米开朗基罗,突出强烈的运动,且色彩富丽奇幻,在威尼斯画派中独树一帜。

中文名:丁托列托
英文名:Tintoretto
出生地:意大利威尼斯
性别:男
国籍:意大利
出生年月:1518年9月29日
去世年月:1594年5月31日
职业:画家
代表作品:《基督之翟足》;《最后审判》

丁托列托 Tintoretto
丁托列托 Tintoretto

丁托列托 – 职业生涯

丁托列托是威尼斯画派的代表人物。丁托列托曾在提香画室学画,在那里,他学会了老师的绘画技巧,然而,他是一位富有独创性的艺术家,佛罗伦萨手法主义有两种趋向,一是反古典的倾向,二是优美雅致的倾向。丁托列托要把这两种倾向合二为一。同时,依据传说,他立志“要像提香一样绘画,像米开朗基罗一样设计。”他的意思是要把提香的色彩与米开朗基罗的素描结合起来,创造别开生面的新艺术。他将这两方面结合得很成功,因为他的素描丝毫没有米开朗基罗的印记,而他的色彩也根本不像提香的风格。丁托列托善于通过多视点强化透视效果,营造戏剧化构图。其画面色彩充满幻想,光线闪动不定,人物动作夸张,往往呈现超乎寻常的短缩形体。瓦萨里虽然羡慕他的技巧,但接受不了他那强烈的表现主义欲望,曾抱怨说丁托列托简直将艺术当玩笑。

只有在肖像画上,丁托列托比较忠实地继承了提香的传统。繁荣的威尼斯对肖像画需求量极大,提香一人难以应付,丁托列托也忙于满足这种需求。《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展》中展出的《穿皮衣的绅士肖像》,可能就是这样的出品。仔细将它与展览中提香的《有病的男人》进行比较,人们还是可以看出它们的差异。丁托列托在反宗教改革环境中成长,培养了一颗炽热的虔诚之心,但其处事千变万化,与提香稳健的性格截然相反。 提香确实是威尼斯画派最大的画家;不过他之后,还有天才人物。这时候,佛罗伦萨画派已走上衰微的道路,而威尼斯画派还在继续繁荣兴旺。提香的弟子中有两个伟大的画家。其中一个是丁托列托,另一个弟子是委罗内塞。丁托列托是“染匠的儿子”的意思,真名叫雅科布·罗布斯其,不过现在谁也不叫他的真名。

丁托列托从孩子时就喜欢画画,不管是染坊店的壁还是地板上到处都画满了画。父亲以此为骄傲,请求提香收他为弟子;但是他桀骜不驯,一点也不遵循先生的教导,终于被提香赶回来。可是丁托列托对此事一点也不在乎。他以“具有提香的色彩和米开朗基罗的形象”为志愿,以旺盛的精力画了许多出色的、大多是大幅的画。他说如果画幅不大,就画得不完满。《天国》这一类壁画等都是画在威尼斯宫殿的大厅里,和米开朗基罗的《末日审判》一起,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壁画。当然,因为是威尼斯派画家,色彩华美,很有气魄。英国的评论家拉斯金认为“的确比得上米开朗基罗”,极为赞赏他的画。

丁托列托还有一幅叫做《圣马可的奇迹》的作品,画的是在基督教还未被公认的时代,一个奴隶信徒被异教徒们抓住,在刚要被杀的时候,威尼斯守护神圣马可出现挽救了奴隶,这一戏剧性故事。《苏珊娜的出浴》也是有名的作品。 丁托列托性情激烈,留下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一个弟子把画卖给了商人,但买主觉得价钱太高因此想请丁托列托看一下;到了他的家,丁托列托看了那幅画,没想到他火冒三丈,就打了弟子一耳光。商人大吃一惊,又很高兴,以为这样一定可以用很贱的价买到手。哪知丁托列托说:“傻瓜!你怎么把这样好的画卖得这样贱!”

丁托列托 Tintoretto 圣保罗的皈依
丁托列托 Tintoretto 圣保罗的皈依

丁托列托 – 代表级别

《圣保罗的皈依》、《圣母参拜神庙》、《基督受刑》、《最后晚餐》、《入浴的苏珊娜》、《贝尔沙查尔宴会》、《圣马可的奇迹》等。

丁托列托 – 作品评价

作品继承提香传统又有创新,在叙事传情方面突出强烈的运动,且色彩富丽奇幻,在威尼斯画派中独树一帜。佛罗伦萨手法主义有两种趋向,一是反古典的倾向,二是优美雅致的倾向。丁托列托要把这两种倾向合二为一。同时,依据传说,他立志“要像提香一样绘画,像米开朗基罗一样设计。”他的意思是要把提香的色彩与米开朗基罗的素描结合起来,创造别开生面的新艺术。他将这两方面结合得很成功,因为他的素描丝毫没有米开朗基罗的印记,而他的色彩也根本不像提香的风格。

丁托列托善于通过多视点强化透视效果,营造戏剧化构图。其画面色彩充满幻想,光线闪动不定,人物动作夸张,往往呈现超乎寻常的短缩形体。瓦萨里虽然羡慕他的技巧,但接受不了他那强烈的表现主义欲望,曾抱怨说丁托列托简直将艺术当玩笑。但正是这种别开生面的创新,造就了闻名于世的丁托列托。

丁托列托是威尼斯文艺复兴晚期的画家之一。在威尼斯的许多大画家中,唯有他出生在威尼斯本地,是个地道的威尼斯画家。据记载,丁托列托一生无特殊嗜好,对生活的欢乐和财富的占有欲都很淡漠,但终日画画,脑子里充满各种艺术构思。在有关的文献上说,丁托列托对作品的报酬从不计较,常常只收取颜料和画布费用。他的一生也比较平静安和,无大起大落,几乎全在威尼斯度过,只有两次短暂离开故乡:一次是1545年去罗马旅行;另一次是1546年接受曼图亚的贡沙加侯爵召见。他没有像提香那样攀附豪贵,或者受到权贵们的青睐,因而他的艺术较少有富贵光华的特点,而含有更多的民主主义色彩。

丁托列托在1539年成名以前,画绩不明。关于他的师承,各家记载不一。一说他是提香的弟子,因技艺高明和态度不逊受老师嫉妒而被逐出门外;一说他的老师是斯克雅伏尼与巴尼法齐奥·维罗内塞。现代许多史学家认为后一记述根据不足。从风格上看,丁托列托得益于米开朗琪罗和提香艺术的很多。

丁托列托在1555年和银行家的女儿弗尔斯蒂娜·底·弗吐可威结婚,他们在迪罗尔特教堂附近买了一所房屋,许多大幅杰作都是在这里的小画室中完成的。 丁托列托早期的代表作有《贝尔沙查尔宴会》、《圣马可的奇迹》。后一幅画是画家为圣马可同信公会所作。画面上描写的是信仰基督教的贫困教徒,因崇拜殉教的圣马可的遗物而受到虐杀,他们或被断手足,或被挖眼。当圣马可奇迹般地出现时,教徒们得到了拯救,这一作品显示了丁托列托在绘画中重表现、重内在激情的特色,画面不求严整、平衡,而追求动乱中的节奏;人物形体修长,动势激烈。丁托列托大胆地运用了“短缩法”,画出在飞舞中降落的圣者。周围群众惊愕的表情、颤动的体姿,反映出微妙的心理变化。画面有很强的戏剧性,但无矫揉造作之感。丁托列托多次以圣马可事迹为创作题材,如《圣马可遗体的发现》,便是其中较出色的一幅。

1555年,丁托列托为威尼斯圣玛利亚·德尔·奥尔托教堂画了《玛利亚参拜教堂》。此画的处理打破了传统程式,年幼的玛利亚被安排在陡直的台阶上,吃力地向高处攀登,似乎象征人类企求光明和幸福需要经历苦难的历程。在丁托列托笔下,现实的人类是普通的人民群众,他们的形象具有劳动者的美,这比较明显地表现在为玛利亚指引道路的女性形象中。此外,构图中充满激情的韵律感和细部的装饰趣味(如台阶上的图案),也颇引人注意。

当时,丁托列托创作了多幅裸体画,其中著名的有《维纳斯、乌尔刚及马尔斯》、《苏珊娜及二长老》等。

1563年,圣马可同信公会征求大厅的天花板装饰画,应征的画家均提交草稿。丁托列托却提交了完成的画稿。公会认为这不属应征范围,因而拒付酬金。丁托列托却不计较,把完成的稿子奉送,他为圣马可同信公会创作了50余幅作品。后来这里成了丁托列托作品的陈列场所。从1564年到1587年,丁托列托为圣洛可公会完成了一系列大幅作品,据说报酬微薄,每年仅得100杜卡特。他为圣洛可公会客寓“阿尔贝哥”大厅画的《耶稣在十字架上》,是一幅高5米多、宽12米的大画,占据了大厅入口处的整个壁面,气势十分宏伟。丁托列托为该大厅创作的还有《在彼拉多面前的耶稣》、《背负十字架》等等,都是表现耶稣受难的场面。此外,丁托列托为二楼的大厅创作了《天上圣食》、《摩西从岩石中引出泉水》、《膜拜铜蛇》等画面。1583年,丁托列托又为楼下大厅创作了以圣母玛利亚的历史为题材的壁画,画面有《逃亡埃及》、《抹大拉的玛利亚》、《埃及的玛利亚》、《牧人来拜》等等,在这些画幅中,画家借圣经题材,描绘了普通人民的生活场景,有时还把自己画在画面之上。

还在1571年时,威尼斯共和国总督为纪念对土耳其作战的胜利,征集以“雷朋特海战”为题的作品,丁托列托带着自己完成的作品去应征,虽被选中,但遭到同行们的非议,因为一般均以草稿应征,丁托列托这样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1577年,总督府遭到火灾,丁托列托的画被毁,据说是为了惩罚他的“不道德”行为,威尼斯当局竟然另请一位平庸的画家安罗列亚·威京兹伊努制作。由于丁托列托技艺出众,后来还是交给他不少订件,其中为会议大厅制作的《天堂》一画,宽22米,高7米,是欧洲画史上罕见的大幅布面油画。

另外,丁托列托还创作了以神话为题材的4幅寓意性的装饰画:《酒神和阿里阿德纳》、《米涅瓦和战神》、《罗马的商业神和三美人》、《火神的打铁场》,这些装饰画赞美和颂扬了威尼斯的海上威力和外交的明智,赞美了它的富饶美丽和不可战胜。 丁托列托盛期的不少作品重人物激情的表现,后期则有悲怆的情调,似乎是16世纪末多灾多难的威尼斯社会的折影。丁托列托艺术的民主性表现在人物塑造多以当时的市民及手工业者为模特儿,赋予宗教画以世俗的气息。

写实、准确的造型是丁托列托艺术的基础,他忠实地观察客观世界,认真地研究一切客观物象。据史学家记载,他的人体画都经过实际的写生,变化多种姿势,细心琢磨。作为辅助手段,他用蜡或黏土做好小雕像,并加上衣服,使衣服褶纹显示出来。此外,他把做好的人体雕像放在用纸板做成的建筑模型中或挂在空间,用烛光照明,研究它的远近和深度、空间感及光的效果。因此,丁托列托的画真实感很强,但又不同于真实景象的写生,而有相当多的虚幻成分。这种虚幻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对光的特殊感觉和运用所造成。他画中的光线很难确定是日光还是夜光,而是某种不确定的、富有幻想的光。据说这曾使丁托列托的朋友巴莎诺赞叹不已。丁托列托既运用明暗法来帮助刻画人物的心理,还用奇异的光加强画面的梦幻、神秘的气氛。

丁托列托运笔敏捷,瓦萨利在评价丁托列托的画时说:“他不只是工作速度快,他的作品残留下粗犷的笔触,使人看不出他的画作已经完成。”“未完成感”不是丁托列托艺术的瑕疵,更不是表明他技法的粗糙,而是他用笔触追求光和运动感的结果,也是他内在的即兴创作欲望的表现,还可以说这是他特有的一种画风。丁托列托承继了提香丰醇的色彩体系,与同时代的许多画家相比,他偏爱暖色系的色调。不过他的暖色调不像提香那样艳丽,他的色彩更沉着、丰富。丁托列托与他同时代的维罗内塞,依照前辈大师的“美的样式”加以变化创造了别具风格的、充满了幻想和想象的艺术佳作。

丁托列托 基督之翟足
丁托列托 基督之翟足

丁托列托 – 相关书籍

作品名称:《丁托列托》

作者:(英)DeAgostini出版公司编

丛编项:西洋美术家画廊

装帧项:胶版纸30cm/32页

出版项:吉林美术出版社/2002

主题词:丁托雷托(Tintoretto,JacopoRobusti1518~1594)-油画-美术批评

图书简介:维洛内歇的一件作品因与有关当局发生意见冲突而赫有名。1573年,维洛内歇为威尼斯圣乔凡尼与圣保罗修道院的餐厅绘制了巨大的《最后的晚餐》一作——这是由于之前提香的作品在1517年因火灾烧毁,这是代替原作所作的修复工程。一如即往,维洛内歇以生动的人物与丰富的色彩画满整个画面,但大部人却都和主题没有直接关连。教会将过错归咎于画中世俗之要素不适合这个崇高的主题,维洛内歇为了替自己辩解,不得不于1573年6月18日前往宗教裁判所接受审判。当时审判的记当还留存下来——当被问及:“你认为小丑和醉汉、德国人、侏儒等低俗的人,适合画在神圣的最后的晚餐吗?”维洛内歇则为自己辩护说:“以符合自己才能的方式来完成这幅巨大画面,是艺术家被赋予的自由。”宗教裁判所虽然命令更改画作,但最后维洛内歇将作品名称由《最后的晚餐》改为《利维家的圣宴》,这个问题才圆满落幕。

作者简介:相托列托是十六世纪威尼斯美术黄金时期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他是一位极具活力而且多产的画家,他对工作的追求有时甚至是让人感到过分,但他在宽大画布上进行创作的速度令人惊叹。他的作品装饰着威尼斯的很多建筑物,如总督宫殿和各种教堂等等。实际上,在同一座城市留下如此众多绘画的画家微乎其微。丁托列托的大多灵敏作品拥有宗教性主题,充满着浓厚的神圣氛围。他还创作了色彩性神话画以及杰出的肖像画。

丁托列托 爱神、火神和战神
丁托列托 爱神、火神和战神

丁托列托 – 个人影响

1546年,他为威尼斯的菜园圣母院绘制了三幅着名作品:《崇拜金牛》、《寺庙中的圣处女》和《最后审判》,他只获得两幅画的酬金,只是从此出名了。1548年,他街道圣马可学院的委托,绘制了《在亚历山大发现圣马可 尸体》、《将尸体运回威尼斯》、《圣人将信徒从他不洁的灵魂中招回》和《奴隶的奇迹》。这四幅画使他获得盛誉,包括提香的称赞,他的地位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1560年,他开始为内部光线不足的圣罗可学院进行装饰,有5位当时着名的画家被邀请进行装饰设计,包括委罗内塞,但丁托列托送来的不是草图,而是已经完成的作品,《天堂接纳圣罗可》并且是作为无偿的礼物献给圣人,根据宗教的教义,是不能拒绝对圣人的奉献,所以他获得了无偿绘制圣罗可学院天顶画的委托。由于天顶画的成功,他得到绘制其他壁画的委托,1565年为学院绘制了《耶稣受难》,获得250达卡金币的报酬。1576年,他又为中央大厅无偿绘制天顶画《蟒蛇之灾》、《逾越节会餐》和《摩西打碎十戒石板》,只收一些象征性的报酬。

1577年,他为整个圣罗可学院进行装饰,每年完成三幅画,收100达卡报酬,直到他去世,共收到2447达卡的报酬,学院被装饰52幅巨作,另外有许多小型装饰。此外他还完成了一些肖像画和历史画,他最着名的作品是油画《天堂》,有22.5米长9米高,是历史上最大幅的布面油画,这幅画也耗尽他的精力,成为他最后一幅着名作品。由于是装饰在光线暗淡的地方,这幅画并不精细,类似于草图。他的恢弘风格被称为“疯狂热情的”(IlFurioso),他戏剧性地利用透视和光线的效果,使他成为巴洛克艺术的先驱。

丁托列托 天堂
丁托列托 天堂

丁托列托 – 个人评价

手法主义风格始于佛罗伦萨,鼎盛于威尼斯。丁托列托是威尼斯手法主义艺术的代表人物。丁托列托曾在提香画室学画,在那里,他学会了老师的绘画技巧,然而,他是一位富有独创性的艺术家,前面说过,佛罗伦萨手法主义有两种趋向,一是反古典的倾向,二是优美雅致的倾向。丁托列托要把这两种倾向合二为一。同时,依据传 说,他立志“要像提香一样绘画,像米开朗基罗一样设计。”他的意思是要把提香的色彩与米开朗基罗的素描结合起来,创造别开生面的新艺术。他将这两方面结合得很成功,因为他的素描丝毫没有米开朗基罗的印记,而他的色彩也根本不像提香的风格。丁托列托善于通过多视点强化透视效果,营造戏剧化构图。其画面色彩充满幻想,光线闪动不定,人物动作夸张,往往呈现超乎寻常的短缩形体。瓦萨里虽然羡慕他的技巧,但接受不了他那强烈的表现主义欲望,曾抱怨说丁托列托简直将艺术当玩笑。

只有在肖像画上,丁托列托比较忠实地继承了提香的传统。繁荣的威尼斯对肖像画需求量极大,提香一人难以应付,丁托列托也忙于满足这种需求。《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展》中展出的《穿皮衣的绅士肖像》,可能就是这样的出品。仔细将它与展览中提香的《有病的男人》进行比较,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它们的差异。丁托列托在提香完美的肖像中增添了更明亮的光彩和更深刻的心理暗示。他将人物安排在更暗的背景中,以突出主体的简明轮廓,从左侧射来的光线照耀在毛皮大衣上面,与闪动的光影衬托出富有表情的双手:一手雄辩地指向观者,另一只手则紧拉厚重的皮衣,造成某种张力。同时,这光线照在人物的脸上,也许是棕红色皮衣反光综合作用的缘故,其肌肤透出奇妙的桃红色,恰到好处地给人物的内心世界涂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提香笔下的肖像人物是有自己的生活的个人,而丁托列托则喜欢捕捉人物面部表情和身体动作在某个瞬间所流露的情感与心灵世界。这是他们之间的不同点。丁托列托在反宗教改革环境中成长,培养了一颗炽热的虔诚之心,但其处事千变万化,与提香稳健的性格截然相反。

1+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