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太阳湾保利艺术嘉年华 古意悠然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2019年新春佳节之际,保利拍卖于2月3日至10日在三亚太阳湾柏悦酒店举办“太阳湾保利艺术嘉年华”,以一系列精品展览,带来饕餮艺术盛宴。本次展览将中国古代、近现代、当代绘画、珠宝尚品及国酒茅台这些丰富的艺术元素在一种互联互融状态中成为一个艺术生命整体,与三亚的热带海滨风景,共同欢迎着藏家朋友及艺术爱好者的到来。

保利华谊太阳湾艺术品拍卖会亦于2月9日举办,众多品类艺术臻品将汇聚于拍卖,一齐精彩呈现。

孙克弘 1532—1611 水图

册页  设色绢本

25×33 cm.×10 9 7/8×13 in.×10 约0.7平尺(每幅)

题识:1.匡庐瀑布。2.黄河逆流。3.采石涛声。4.海天旭 日。5.云生沧海。6.太湖奇峭。7.西湖烟雨。8.海门 潮信。9.海畔鳌矶。10.萧湘夜月。

钤印:孙氏允执、汉阳太守、雪居氏、孙允执画家自跋: 昔孙位孙知微画水,奔流泻峡,带雾含云,变幻万状,不可捉摸。岁在癸巳(1593),王冏伯氏持以示余,把玩旬日,不忍去手。曾临摹一卷, 为远方友人取去。今经十年,马齿已七十一矣,犹能记忆。且目力所逮,乃于雨窗仿佛数幅,虽与古人远甚,而一时寄兴,愿与好事者共之。壬寅(1602)二月,孙克弘识。钤印:孙允执、汉阳太守章

孙克弘(1532或1533-1611),明书画家、藏书家。一作克宏,字允执,号雪居,松江今属上海市人。礼部尚书孙承恩子。以荫授应天治中,官至汉阳知府。卒年八十一作七十九。孙克弘是活跃于明代万曆隆庆年间的重要画家,天分极高,题材丰富,举凡山水、花鸟、兰竹、人物,皆能化入笔端,臻于高古。且取法甚广,极善仿学,喜摹古画,山水学马远,云山仿米芾,花鸟似徐熙、赵昌,竹仿文同,兰仿郑思肖,时写人物、仙释,兼带梁楷,纵横点缀,皆有根据,是有明一代较为全能的画家。亦能书,书仿宋克,八分宗汉。传世作品有《新枝四季花卉图》、《寒山拾得图》、《竹菊图》、《达摩渡江图》、《百花图》、《罗汉》、《折枝花卉图》、《朱竹图》等。孙克弘山水吸取了米氏云山画法以及元代高克恭笔法,笔墨舒放,气韵流畅,卓然自立,一派书卷雅逸之气。可惜的是,流传下来的云山作品不多,目前可见的有藏于上海博物馆的《海日初升图》,以及传世的两种临马远《水图》,此册即为其中之一。

如“太湖奇峭”,于粼粼微波之中太湖石兀然而出,此水便只属于太湖而不作他想。又如“黄河逆流”,水流回旋带起一簇浪花翻涌,似能觉出画外有大河的无穷力量,余味无穷。“采石涛声”里,波涛汹涌中数块巨石散布,激起碎浪无数,石块敷以五彩,画面顿添瑰奇绚烂之感。马远原作用笔恪守范式,一笔不苟相较,孙克弘的背临之作则显得笔墨萧散随性,较之马远,更少宫廷气而多文人气。篇尾题跋,气韵醇古,笔笔不苟,融二王宋仲温于一炉,亦有可观。孙克弘传世的两册临马远《水图》,均曾见于拍场,此册为后临者。画家卷后自题“岁在癸巳1593,王冏伯氏持以示余,把玩旬日,不忍去手。曾临摹一卷,为远方友人取去。今经十年,马齿已七十一矣,犹能记忆。”其中提及的“王冏伯氏”应为王士骐,字冏伯,明太仓人,明代文学家、史学家王世贞(1526-1590)之子,万曆十年1582江南乡试解元,十七年登进士,与云间董其昌同科。十年前背临之《水图》,卷后题曰:“近见马远水十二种,有杨媚之题,兼得宋光宗书赐两二府笔。种种奇绝,真神品也。偶冏伯王长公持返斋中,得一展玩,甚快心目。惜乎不能久留案头,然幸稍稍记忆,遂效颦,摹仿其概,是十之一二也。时甲午秋中雨窗岑寂,聊以自娱,非敢与古人角执也。”二者一先一后,足可映证。后临者记忆虽远,而功力尤深,时而跳出原作拘束并融入己意,其意象气韵更胜前者一筹。如其中“潇湘夜月”一帧中,画一小溪从山间流出,西边竹丛掩映,水映月色清幽。如此诗意的题材与构图已经超出了马远画水图的意图,更显孙克弘笔下之闲情逸致。

李方膺 1695-1755 晴江墨妙册十开

册页  水墨纸本

23.5×29 cm.×10 9 1/4×11 3/8 in.×10 约0.6平尺(每幅)

题识:略钤印:有情痴、古之狂也、李生、晴江的笔、嘂一、以酒为名、咬菜根、虬仲、琴书千古、意外殊妙、率笔、李方膺、虬仲、仙李、仙李、游戏鉴藏印:徐平羽、长随行箧、平羽鉴赏、任氏在田、晴岚鉴定、平羽鉴赏、王氏元健、青箱书屋、九十九峰主人 徐平羽书扉:晴江墨妙。

徐平羽书签:晴江花卉。十叶。一九五三年平羽。钤印:徐公

吴大澂 1835-1902 山水册

册页  设色纸本

22.5×34.5 cm.×12 8 7/8×13 5/8 in.×12 约0.7平尺(每幅)

吴大澂出生于书香世家,少年习画,外祖父韩氏寒碧斋富藏书画名迹,吴大澂耳濡目染,日受熏陶。十二、三岁时,见外祖父所藏徐渭画册,“见而爱之,戏拈退笔,临得《耄耋图》及《米颠拜石》数幅,外祖题诗其上,以贻小浮山人,山人亦为题句,极承期许。”长辈的嘉许称赞更增加了少年吴大澂对艺术的追求,“借窗外祖家中,吟诵之暇,稍稍临摹古人名迹。”日久吴大澂画艺渐高。青年时,吴大澂与陶淇等结画社于虎丘白公祠。为躲避太平天国战乱,于上海入“萍花社书画会”。如果说年少时古画的熏陶,让吴大澂的绘画更有古意,那么后期结社与不懈的努力,让吴他的绘画更有上古风貌的同时,更符合时代的审美。

吴大澂的仿古功力极深,曾《仿恽寿平山水花卉册》、《临黄易访碑图》等等,《吴湖帆文稿》中所记录的愙斋仿古作品,更多达三十六件。此次上拍的《仿古山水册》也是愙斋公临古之作。《洞庭秋霁》一叶,仿鸥波老人,用一角式构图,坡石用长线条勾皴,各色杂树,姿态各异,树叶有黄有红,有绿有赭,正是秋天枫叶变红的时节,点出秋霁的主题。树下坡石长线条勾皴。中景留有大面积的水面,远景山势起伏。整幅设色古雅,笔触入微,意境幽远。另仿南田一开,题跋中有“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此画中逸品也”一句,此处题跋也透露出吴大澂对绘画的最高要求,即“逸品”。吴大澂对清初的四王吴恽情有独钟,上海图书馆所藏吴大澂稿本《愙斋公手书金石书画草目》中,收录其珍藏的清六家,有五十二件。故吴大澂的仿古作品大多都是临仿清六家。此册有吴湖帆题签条,为“吴氏家藏”。

1+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