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查士标 Zha Shibiao-道子羲之 | 全球书画人物志

清初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查士标 Zha Shibiao

查士标(1615–1698),字二瞻,号梅壑散人,懒老。新安(今安徽歙县、休宁)人,流寓江苏扬州。明末生员,家富收藏,故精鉴别,擅画山水,为海阳四家之一。清初著名画家,书法家和诗人。与孙逸、汪无端、僧弘仁等书画家一起被称为“新安四家”。专事书画,家藏甚富,鼎彝及宋、元真迹皆有,遂精鉴赏,他的山水画,笔墨疏简,风神嫩散,气韵荒寒,晚年画风突变,直窥元人之奥。有《晋唐诗册》、《云山图》、《空山结屋图》、《秋林远岫图》、《云山烟树图》等传世。他的书法以行书、草书见长,书出米、董,上追颜真卿,颇得精要。时称米、董再生,名重天下。行笔俊逸豪放、神韵深邃。著有《种书堂遗稿》等。

中文名:查士标
外文名:Zha Shibiao
别名:梅壑散人,懒老
性别:男
民族:汉
国籍:中国
出生地:新安(今安徽歙县、休宁)
出生年月:1615年
去世年月:1698年
职业:清初著名画家,书法家和诗人
代表作品:《云山图》、《空山结屋图》、《秋林远岫图》、《云山烟树图》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查士标肖像

查士标肖像

人物简介

字二瞻,一号梅壑散人,懒老。安徽休宁人,明末秀才,清初著名画家,书法家和诗人。他是明诸生,入清便不应举,专心书画。家藏甚富,鼎彝及宋、元真迹皆有,遂精鉴赏,他的山水画,笔墨疏简,风神嫩散,气韵荒寒,晚年画风突变。是明末清初新安派“海阳四家”(江韬、查士标、孙逸、汪之瑞)之一。

查士标专事书画,家藏甚富,鼎彝及宋、元真迹皆有,遂精鉴赏。他的山水画,笔墨疏简,风神嫩散,气韵荒寒,晚年画风突变,直窥元人之奥。

代表作有《云山图》、《空山结屋图》、《秋林远岫图》、《云山烟树图》等传世。他的书法以行书、草书见长,书出米、董,上追颜真卿,颇得精要。时称米、董再生,名重天下。行笔俊逸豪放、神韵深邃。 著有《种书堂遗稿》等。

查士标绘画作品

查士标绘画作品

人物生平

明末秀才,于明亡(一六四四)弃举子业,专事书、画。工诗文、书画,书法师承董其昌,风格俊逸萧散。擅山水,初师倪瓒,后参以米芾、米友仁、黄公望、吴镇、沈周、董其昌等人画法,所画笔墨纵横、粗犷豪逸,或笔法荒率、墨色浓淡干湿互用、秀润高华,或笔墨生峭劲利,画风枯寂生僻。
入清后不应举,工研书画。精鉴赏,家藏多鼎彝及宋元人真迹。书法学董其昌,纵逸处近米芾。他的闲散情怀决定了他的绘画气质亦是风神懒散、气韵高逸。他早年即服膺渐江,与渐江一样从学倪云林入手,后来他居扬州时仍然关注渐江的画作并虚心向渐江学习.山水初学倪瓒,后参用吴镇、董其昌法,笔墨疏简,空旷荒寒。查士标常常在画上自题”拟云林笔意”、”仿倪云林法”等,而他的”懒标”之号亦从倪云林”懒瓒”之称而来,可谓是风神遥接。由于查士标天性聪慧,并且在扬州多与王翚、恽南田、笪重光(1623—1692)、孔尚任(1648—1718)、石涛等当时画坛和文坛名流结交,相互切磋,转益多师,因此查士标绘画的风格也是多样的,面貌不一。
他特别敬服董其昌。亦善诗文,著有《书神堂诗》遗世。其绘画以山水见长,取材 广泛,并旁及枯木、竹石等,主要有两种艺术风格。一种属于笔墨纵横、粗放豪逸一路,多以水墨云山为题材,师法米氏父子的云山烟树,笔 法荒率,渲染兼用枯淡墨色,融合了董其昌秀润高华的墨法,粗豪中显出爽朗之致。另一种笔墨尖峭,风格枯寂生涩,以仿倪瓒山水为主。还 有一些作品,因仿不同古人而呈不同面貌。前人评其绘画缺乏遒浑的气魄,亦乏创新精神。
查士标是散漫而有名士气质的诗人,他草草几笔,画了一河两岸,士子携琴归来。近岸竹篱茅舍,远岸山水云树,烟霭渺渺。《携琴归来图》一如查士标往日画风,笔墨散、构图散,感情却如行云流水,在水墨中弥漫,在水墨中眷恋,又在水墨中消失。一唱三叹,最后“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语),这是查士标的境界。画的结构追仿云林风格,但淋漓纵横,笔墨风华仍出于米芾。倪云林的画枯淡静柔,查士标用笔疏散淹润。
查士标常常是白天睡觉,晚上作画,他自号“懒标”、“散人”,“不求闻达,一室之外,山水而已。”(曾灿序查士标《种书堂遗稿》)他在明亡后避地新安山中,后半生浪迹四处。米芾常游镇江金山、焦山、北固云水,查士标与王石谷、笪重光、恽南田在此地盘桓了三四年。查后来寓居扬州待鹤楼,《广陵诗事》记载当时风光:“户户杯盘江千里,家家画轴查二瞻。”查士标73岁还在扬州与孔尚任、龚贤、石涛等参加过春江诗社。晚年画益超迈,直窥元人之奥。宋漫堂(荦)不轻许人,独以得其狮子林画册为快。,凡应酬临池挥洒,必於深夜,不以为苦。八十馀尚童颜。卒年八十四,著有《种书堂遗稿》等。

《江山万里图卷》

《江山万里图卷》

艺术特色

专事书画,家多鼎彝,及宋元人真迹,遂精鉴别。画初学倪高士,后春梅华道人、董文敏笔法。用笔不多,惜墨如金,风神飘散,气韵荒寒,逸品也。与同里孙逸、汪之瑞、僧弘仁合称四大家。晚年画益超迈,直窥元人之奥。朱漫堂不轻许可人,独以得其狮子林画册为快。说者谓其晓起最迟,凡应酬,临池挥洒,必于深夜,不以为苦,八十余,尚童颜。商丘宋漫堂牵为之立传,并序行其诗。书法襄阳,极似董文敏。艺舟双揖评其行书为佳品上。

代表作品

《春风江南》

纸本,立轴,纵132厘米,横64厘米。
构图疏密分明,有层次。用笔以直勾方折线条为主,树石虽意旷笔疏却刻画精微,形似倪云林,但内涵有所区别,后人评价查士标的画“风神闲散、气韵荒寒”。形成清劲明爽、笔墨简疏的风格。如果说倪瓒的画高逸、舒秀,那梅壑散人的笔墨之间的确流露着潇散儒雅、闲懒荒寒的气韵,独具自家风貌,是查士标典型代表作。

《水云楼图 》
卷 清 纸本墨笔,纵25.2、横26.3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系作者应同里友人汪次朗之邀,画汪的居所水云居一带的胜景。笔法简括,构图清远,为作者山水画代表作。卷尾自跋十九行后款[康熙丁未修禊后三日,同里友人査士标并识]。钤[二瞻]、[査士标]二方印。又钤[吴兴庞氏珍藏]等鉴藏印多方。按丁未为康熙六年,公元一六六七年,作者时年五十三岁。

《寒江木落》
水墨纸本立轴
创作年代:1673年作
款识:寒江木落水无波,四面云峦入坐多。浪笑倪家丘壑趣,欲檠淡墨画维摩。癸丑十月,士标作於待雁楼。
钤印:世标私印(白文)、查二瞻(朱文)、醉翁之意不在酒(白文)
题跋:查二瞻生於明万历四十三年乙卯,此轴作於清康熙十年癸丑年,八十四岁阔华远不得谓其芊也。甲申春,徐邦达观记。

《秋山红叶图》
扇画,作于“戊寅中秋前三日”1638年(崇祯十一年)的《秋山红叶图》(纸本设色,因画年久,今色已败。)

《溪亭独眺图》
藏品信息:立轴,纸本,纵131厘米,横37厘米,天津博物馆藏。
作品赏析:画面近坡高树数株,中间为水面、石滩,远山安排在画面的最顶端,采用倪云林作品中典型的构图模式完成画面。山水景色荒寒,笔意疏简,书法学董其昌。画面上自题“溪亭独眺。时乙卯桂月写于待雁楼,查士标。”时在清康熙十四年(1675),作者时年61岁。钤白文方印“士标之印”,朱文方印“二瞻”,迎首钤朱文长方印“梅壑”。

行书《晋唐诗册》

萧散无羁化梦蝶 ——品查士标行书《晋唐诗册》

查士标(1615-1698),著名书画家、诗人,自号二瞻、懒老等。安徽休宁人,明末为诸生,明亡不久即无心功名,弃举子业,流寓江苏扬州。家多鼎彝及宋、元名家真迹,遂精鉴别。书法师承董其昌,后参以米芾,风格俊逸苍莽,晚年书益超迈,凡应酬临池挥洒,必於深夜,不以为苦。擅画山水,笔墨生峭劲利、情致深远。亦善诗文,著有《书神堂诗》,与孙逸、汪云端、僧弘仁并称“新安四家”。

行书《晋唐诗册》乃查士标精品力作,册页24帧,收录晋、唐名家诗作16首,涉李白、刘禹锡、贺知章、王维、孟浩然、王肃之(晋,王羲之四子)、王徽之(晋,王羲之五子)等12位诗人。纵观全册,布局飘缈萧散,跌宕无羁。时则一页约40字“密不插针”,时乃一页加之落款仅10字“疏可走马”,恣意随性,毫无人为做作的痕迹。反映出书作者于世无奈之后,“豁然开朗”又玩世不恭的态度。书为心画,在此飘缈萧散之际,一幅斑斓景致幻化眼前,“秋风乍起,夕阳西下,一位风骨老人渐行渐远,出没于银光熣燦的芦苇丛中……”细心品味,美景之中似乎还掩映着什么……苍凉无奈,不言而喻。书法作品能够达到如此境界,非经历特殊的人生境遇,仅靠学养与勤勉是远不能及的,更不是学院深造所能成就的。
回顾查士标的人生,其遭遇与同时代画家朱耷(约1626年—约1705年,号八大山人)极为相似,然情致则有所不同。明亡后,曾为王族后裔的朱耷对丧国之辱深感切骨之痛,毅然削发为僧,遁入空门,所画飞鸟走兽皆白眼朝天,充满倔傲之气。而查士标家境殷实,明亡后,生活也较为安逸,这些都助长了其恣性烂漫、玩世不恭的特质,虽身在俗世,却超然物外,年逾八十却童颜不老,堪为仙风道骨。在如此历史背景及人文情怀的催生下,《晋唐诗册》这部似诗如画的绝作诞生了,其可贵之处,不在于表面气韵生动,而是如同“八大山人”那样,在寂寥无声的画面中透射着人性、情感与思想的光芒。笔者以为,纯粹与唯美决不是艺术的至高境界,唯有烙下时代印迹的作品才可能超越时代。《晋唐诗册》无论从内容还是到形式都深深地烙着那个时代的徽记,涌动着作者的思想、生命与情怀,尽显散淡与苍茫,将遗世独立与回味美好过往的矛盾、无奈表达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

从内容来看,查士标选择的都是寄情山水、借景抒怀的诗篇,且诗作者大都怀才不遇、仕途黯淡、云游四海,这与查士标自身的境遇、性情是分不开的。《晋唐诗册》虽分24帧,却一气呵成,可见,作为诗人的他,已然将16篇诗词烂熟于心,且挥毫之际诗性大发,欲藉前人诗作抒发自己不问世事、游离山水的闲情逸致。故书法结体、布局等条条框框全然抛诸脑后,其散漫而又特立独行的名士气质彰显无遗。
翻页过目之间,诗篇如16则风格迥异的水墨风景画接踵而来,从襄阳春风到鹿门烟霞、从古刹寺庙到山色雨景、从白云袅袅到泉水潺潺、从江南采莲女到日暮送友人……几乎让人阅尽天下风情、人间烟火。延展开来,又觉一幅山水画卷跃然眼前,其行云流水、错落超迈的形式之美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心灵的震撼。这到底是书写的诗,诗喻的画,画作的书,还是查士标的人生长卷?这种似有似无,似无又有,似有又无的超然胜境,不仅得益于查士标的诗、书、画三绝,还与其哲学境界有着紧密的联系。查士标常常白天睡觉,晚上创作,这与先秦圣哲庄子(庄周,约前369年—前286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庄子也爱“白日做梦”,遂有《庄周梦蝶》的典故:“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翩翩起舞的蝴蝶,悠然自得,竟不知道自己是庄周了,梦醒后,仍觉自己如翅欲飞,不知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庄周”。显然,查士标正是在这种意境中完成的创作,其内心对诗、书、画已没有了人为地分别与执着,严然自性流露,真不知是士标挥毫化作了笔墨,恣意流淌;还是笔墨苍茫化作了士标,书写人生。为此,《晋唐诗册》的意境正是对庄子哲学思想在艺术上的完美诠释。

绵延300多年,《晋唐诗册》虽历经岁月苍桑,但辗转承继,保存完好,除查士标本人15枚印鉴外,洪亮吉(字稚存,1746—1809,乾隆进士)、朱若水、枕湖草堂主人(姚燮,1805年—1864年,清代文学家、画家)等清代朝庭官员、学界名士收藏印鉴就达13枚,而洪亮吉所铃“稚存”、“稚臣所得名人真迹”之印有6次之多,可见其对士标之作的宝爱之心。这些藏印与诗、书融为一体,丰富了作品本身,又见证了此作在人文情感与文化历史上鉴藏与传承的轨迹,尽显名人雅士的追捧喜爱之情。今又得自当代戏曲史专家陆萼庭(1925年—2003年,原上海文艺出版社戏剧编辑)家藏,实为流传有绪之名迹。查士标一生勤勉,以画为主,画作留世颇丰,相对而言,书法存世稀少,而像《晋唐诗册》如此的长篇巨制,堪为奇事,可谓凤毛麟角,独此一篇,如此萧散无羁的作品是对其艺术与人生的总结,其潜藏着的艺术价值与哲学魅力,势必继续超越时代,在国之瑰宝中愈发闪耀。

《观泉图》

《观泉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道子羲之 » 清初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查士标 Zha Shibiao

赞 (6)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