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著名抽象主义绘画大师_肖恩·斯库利_ Sean Scully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是战后抽象主义绘画中一位重要的国际艺术大师。曾于1989年和1993年两次获得英国‘特纳奖’提名,常年受邀在世界顶级博物馆和艺术机构广泛巡展,作品被超过150个国际主要博物馆收藏。肖恩·斯库利被哲学家和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评论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重要的油画大师之一。”

中文名:肖恩·斯库利
外文名:Sean Scully
国籍:爱尔兰
民族:腓尼基人
出生地:都柏林
出生日期:1945年
职业:抽象主义画家
毕业院校:克罗伊登艺术学院与纽卡斯尔大学
信仰:天主教
主要成就:1989年和1993年两次获得英国‘特纳奖’提名 作品被超过150个国际主要博物馆收藏 《肖恩·斯库利选录著作:抗拒与坚持》 两次获特纳奖提名
代表作品:《后与前》,《多利克》系列,《中国堆砌》,《光之壁》系列,《夜与日》,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肖恩·斯库利肖像
肖恩·斯库利肖像

人物生平

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是战后抽象主义绘画中一位重要的国际艺术大师;他1945年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1975年移民美国,创作和生活于美国纽约、西班牙巴塞罗那和德国慕尼黑。他曾于1989年和1993年两次获得英国‘特纳奖’提名,常年受邀在世界顶级博物馆和艺术机构广泛巡展,作品被超过150个国际主要博物馆收藏。肖恩·斯库利被哲学家和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评论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重要的油画大师之一。”
肖恩曾就读于克罗伊登艺术学院与纽卡斯尔大学,1973年获哈佛大学研究生奖学金,1983年获古根汉姆奖金;2003年荣获波士顿麻省理工大学和都柏林爱尔兰国立大学的荣誉学位。斯库利现任普林斯顿大学客座艺术教授、慕尼黑造型艺术学院教授;并在纽约切尔西艺术设计学院、伦敦金匠艺术设计学院、纽约帕森学院任教。
肖恩在艺术方面亦有重要著述,他与爱尔兰著名戏剧家塞谬尔.贝克特和U2乐团主唱Bono建立了深厚友谊。Bono曾经形容肖恩为“灵魂的瓦工”,他说:“我很幸运能与肖恩.斯库利的作品生活在一起。它们无庸置疑是音乐的、富有诗意的。”
肖恩.斯库利曾广泛巡展于世界各大美术馆,包括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西班牙米罗基金会、华盛顿史密森博物馆、圣保罗Pinacoteca博物馆、意大利那不勒斯美术馆、德国路德维希博物馆、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苏格兰国家博物馆和瑞士伯尔尼美术馆等等。

他的作品被150家重要公共博物馆收藏,其中包括:纽约当代美术馆(MoMA)、伦敦泰特美术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马德里雷纳索菲亚博物馆、纽约古根汉姆博物馆、墨西哥现代美术馆、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英国文化协会、日本名古屋市立美术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美国德州福斯沃斯博物馆、华盛顿菲利普陈列馆、伦敦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悉尼Power当代艺术中心、华盛顿史密斯美术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都柏林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委内瑞拉加拉斯当代艺术博物馆、休斯顿美术馆、和澳大利亚堪培拉国家美术馆等等。
学生时代,肖恩·斯库利主要创作肖像等具象绘画,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慢慢转向抽象。“因为抽象更加普世化。”与其具体地介绍某种事物“在中国是什么样,在伦敦是什么样,在莫斯科是什么样”,他更希望找到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共通的真实。因此,就要超越形象的限制。
1970年,肖恩·斯库利到摩洛哥旅行,被当地的景象吸引。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几何图案的,从屋子、床、椅子,到树木、天边的界限,都是几何图案的。但这又有别于工业生产方式影响下的标准化几何形状,也与蒙德里安硬板板的直角线条完全不同。肖恩·斯库利被这种富有韵律的,有序又有流动性的图案吸引住了。

肖恩·斯库利的创作形式包括油画、水粉和水彩画、素描、摄影和雕塑。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馆长布莱恩·肯尼迪说:“肖恩·斯库利是战后抽象主义绘画中重要的一位国际艺术大师。他的作品受到马克·罗斯科的影响,为几何线条的构成主义作品带来绘画笔触的感性艺术气息。斯库利的作品包括以排列组合重复出现的方形和矩形图案,以及棋盘形的图案。”
他曾出版过众多图录和著作,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包括2006年出版的《肖恩·斯库利选录著作:抗拒与坚持》。

肖恩·斯库利经典的矩形
肖恩·斯库利经典的矩形

艺术主张

斯库利被认为发展了马蒂斯、蒙德里安、罗斯科的艺术传统,融合了欧洲油画传统和美国抽象主义的鲜明个性。抽象有一种催眠性的魅力,蕴藏着真相一般的爆炸性力量。斯库利的成功被认为是其对抽象主义绘画,有一种浪漫式的坚信。斯库利说,“我想我总是想为近乎宗教式的原因创作艺术,就像马蒂斯的方式。马蒂斯曾说, 我对生活有种宗教式的感情 。并不是说他信教。我有相同的感觉。我希望用精神的信仰,引导精神性的艺术创作,我想做出真正打动人心的作品。”为此,斯库利在介绍他自己时说的都是:“我是一个艺术家,也是自己信仰的布道者。”
不过斯库利的艺术之路并非从抽象起步。学生时代,肖恩·斯库利主要创作肖像等具象绘画。斯库利说他当时已经创作了很多美丽的素描和油画作品。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慢慢转向了抽象,“我觉得抽象艺术有一种催眠性的魅力。它让我觉得没有包袱,因为我是一个很有包袱的人。”继而,从网格再到采用条纹、条带和油漆块状颜料,富有韵律的矩形色块成为其创作的一大特色,斯库利成为当前世界抽象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创作被称为“蕴藏着真相一般的爆炸性力量”。

在该展策展人菲利普·多德看来,斯库利之所以能在抽象艺术领域站稳脚跟在于其发展了马蒂斯、蒙德里安、罗斯科的艺术传统,融合了欧洲油画传统和美国抽象主义的鲜明个性,“肖恩的创作传承了西方的传统,作品受到马蒂斯、蒙德里安、罗斯科的影响,但又注入了新的生命,为此肖恩的创作与蒙德里安他们又有着本质的不同,”菲利普·多德指出。
与此同时亚洲文化对斯库利的影响也很大,他对禅学、老子《道德经》和理论物理学都很有研究,35年来他一直练习空手道,感受其蕴涵的哲学思维的影响。他很喜欢中国画的感觉,“它的样子看起来很谦逊,但是实则非常有力量。我试图创造出非常简单的事物但同时赋予其深切的情感,并且我认为对我而言这样才能创作出最有深度、最动人的作品。”
上世纪70年代,斯库利开始创作网格式的绘画作品,对他而言这仿佛是场“越狱”,摆脱了其早期生活和具象绘画的禁锢。不过这些网格绘画中仍有具象感,还是能透露出城市具象的蛛丝马迹。但在后来的作品中,他放弃了这种肖像感,采用条纹、条带和油漆块状颜料,探索色彩中情感穿透力的潜能。

斯库利透露上世纪70年代末创作这些极简主义的作品中他用了一个秘密武器——胶带,“主要是为了让颜料更有条纹感,时而平坦,时而突起。当我把胶带揭开时,会发出一种黑色的嗡嗡声,就像俳句诗歌和禅学经义一样。”不过此后斯库利在这段胶带机械式创作后,回归到了自由写意绘画。

肖恩·斯库利绘画作品
肖恩·斯库利绘画作品

作品及风格

20世纪80年代,肖恩·斯库利创作了颠覆极简主义陈规的名作《后与前》、《多利克》系列以及抒情油画作品《路线》系列。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肖恩·斯库利专注创作了《光之壁》系列、八米长的大幅面绘画《夜与日》等作品。2015年,斯库利专门为中国《随心而行:肖恩·斯库利艺术展,1964-2014 伦敦|纽约》中国展览创作了一件大型雕塑《中国堆砌》。
富有韵律的矩形色块是斯库利的代表作。他1996年的作品《黑白白》,以色调丰富、笔触细腻的矩形色块呈现两种不同的结构,对比强烈。主题依然是他上世纪90年代热衷的“窗口”。“我认为窗子是人类最美好的发明之一,

有助于我们了解生活的双重性。这幅画中的色彩运用带着憔悴和惆怅,光线不断减弱,呈现一种诗意的对立。”斯库利崇尚以简约逻辑和超简约画法呈现作品,并直言所有为简单而简单、为复杂而复杂的创作都不是他感兴趣的,他希望通过任何人看到就能理解的绘画语言,让作品直达潜意识,对此类作品的解读永不过时。
斯库利的大型雕塑作品《中国堆砌》(长15.24米、宽6.1米、高3.66米),这是由几只黑色集装箱似的空钢壳组成。他此前的不少巨型石头雕塑都是现有油画的三维呈现,“我听说在中国代表天堂的颜色是黑色,我的作品中也有很多黑暗元素,可能比较默契。原本打算用中国的黑青石来制作,受场地承重所限,便改用中国制造的金属材料还原轮廓,我是一个‘投机者’。”
肖恩·斯库利对边界和边界融合似乎非常着迷,“边界”是他所有作品创作的主题。世界如何形成各种边界?如何划分为不同国家,国家如何划分为不同城市,城市又如何划分为不同建筑,这些边界都会对人际关系产生影响,包括群体和个人。“我一直都对边界很感兴趣,特别是这些边界如何凸显、隐藏它们的历史,或是特别动荡的形成过程,以及两个毫无关联的事物是如何联结在一起的。”

斯库利的创作深受音乐和文学影响,他与同为爱尔兰籍的著名戏剧家、《等待戈多》的作者塞缪尔·贝克特和U2乐队主唱波诺的交往广为人知。
肖恩·斯库利希望通过艺术到达更好的世界,梦想有一个棕色的世界。“棕色的世界”是一种形象的表达,“我认为很多立场看起来很强硬,具有对立和冲突性,但它们同时也非常脆弱,不愿让步将成为它们致命的弱点。在我看来,在22世纪的新世界,我们都需要学会融合,学会接受不单纯的东西,不纯洁比纯洁更有意思,更有创造力。”

肖恩·斯库利绘画作品
肖恩·斯库利绘画作品

艺术与生活

1945年,肖恩·斯库利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战后的童年,一切都尚待恢复。奶奶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总带着他去临时搭建的教堂做弥撒,教堂的屋顶由金属板铺成,下雨时雨水打在屋顶上的噼啪声,好似千军万马,而神父依然在讲道,好像在出演哑剧。“在一片雨水的寂静声中,一切都十分美妙,我对艺术的爱应该就起源于那时。”家境贫寒,年少的斯库利要为全家人补袜子。“它对我很有意义,缝补的过程就如同填空、愈合。我的作品也是如此,通过不断重复各种符号,寻找一种普世性,一种任何人看到就能理解的绘画语言。”

近些年,斯库利直接以地平线为主题进行油画创作,他还受古希腊多立克式建筑的影响进行了一系列创作。另一个转折点是孩子,2010年,肖恩·斯库利老来得子,孩子改变了生活,更改变了艺术创作。“孩子是我最伟大的创作。”肖恩自豪地说,“我是“超级奶爸”,对孩子的关爱甚至超过了他母亲。斯库利用在工作上的时间可能只有以前的一半,因为“陪伴孩子成长的机会仅此一次,非常宝贵。
1975年肖恩·斯库利刚到美国,“当时对我这样的欧洲人来说是最艰难的时期,尤其对历史文化遗产的冲击非常大。当时的美国社会非常野蛮、暴力且充满危险。”他说,“但这种动荡不安又非常吸引我,我将它形容为“达尔文式你死我活”的状态,当时我就决定尽量将作品的风格变得简约。我将这段经历形容为“矿工般的生活”,矿工肩负着开采的任务,不断发掘,我也是如此,并以此让精神层面更加稳定。美国文化对我的创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我也有意让自己去受美国影响。美国人直率的表达方式、敢于尝试的精神,特别是美国艺术作品的大规模和简约的创作手法,我将之与欧洲人的细腻敏感相结合,并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
肖恩·斯库利曾有过一个儿子,但于1983年去世了,这对他的打击是非常惨痛的。从作品中也可以看出来,当时他的作品色调都变得很暗,往往都带有一种悲哀的气氛,一直持续了30多年。2014,他的作品中重新出现了绿色,众所周知,绿色代表着美好和希望。
斯库利相信在众多现代绘画语言中,选择去延续“抽象语言”是因为它可以同时表达所有的东西,斯库利上大学的时候曾经读到过一句话,“时间的发明就是阻止所有的事情同时发生。”而抽象绘画就是试图在同一时间去诉说所有的事情。在去掉了所有有指代性的文本后,让人用第一直觉交流, 提供完全开放的空间,“孩子们尤其喜欢我的作品,他们觉得那很像乐高(LEGO)玩具,拼接在一起。”
2010年,斯库利在63岁的高龄又喜得贵子,儿子的出生改变了他的生活,斯库利的时间完全被这个小男孩填满,“毫不夸张的说,有一半的时间是我在照顾儿子。”斯库利很自豪地说。
说到一天的工作安排,他只笑笑说已经无法去衡量,“当我早起准备在工作室工作一天时,只要儿子走过来要求我陪他玩,我就能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去陪他。”再问到斯库利他最满意的创作是什么,他毫不犹豫的说“儿子就是我最伟大的创作。”

1+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