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最早创作纯抽象作品画家之一罗伯特·德劳内 Robert Delaunay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1885-1941年),法国画家。他尝试抽象形式和色彩,是最早创作纯抽象作品的画家之一。在诸如《日光盘》与《圆形:太阳和月亮》之类的作品中,德劳内使色彩成为绘画的主题,并使用色彩创造形式。

中文名:罗伯特·德劳内
外文名:Robert Delaunay
国籍:法国
职业:画家
出生于:1885
逝世于:1941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罗伯特·德劳内肖像
罗伯特·德劳内肖像

简介

德劳内在家乡巴黎学习,1904年左右开始绘画。1910年他与俄罗斯出生的艺术家索尼亚·特科(1885-1979年)结婚。同年,德劳内开始创作埃菲尔铁塔系列画。在这些作品中,他将支离破碎的立体派形式与多变的色彩对立相结合。到1912年他开始只画抽象作品。艺术评论家纪尧姆·阿波利奈尔专门发明了一个新单词“奥弗斯主义”来形容德劳内的抒情抽象作品。
出生于巴黎,自幼酷爱绘画,曾在一所舞台美术学校学习。1904年,他成为专业画家,在绘画上,他曾受到修拉的颜色分解、塞尚的空间概念以及毕加索、布拉克的形体分析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另外,他曾经潜心研究谢弗内尔的著作《同存色的对比》;这一曾经对修拉的绘画产生决定性影响的著作,也深深地影响到德劳内的绘画,使他最终将表现光与色的韵律美,作为其绘画的主要目标。他把光分解为彩虹的七色,并以一种新方法将它们在画上重新组合,最终把绘画引上纯抽象的道路。
1910-1911年之间创作的《城市之窗,第4号》在这幅作品中,德劳内运用了起源于点彩派的色点图案,创造了一个几何化的如同万花筒的世界。这是现代绘画中的第一件抽象作品。
西方现代派美术的出现有其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哲学的历史渊源,是与现代西方社会的进程紧密相连的。
新技术革命,社会结构以及人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等的改变,摄影技术的日益成熟,以日本版画为代表
的东方艺术和非洲艺术的传入,康德、黑格尔、叔本华、尼采等人的哲学思想和弗洛伊德心理学的影响以及西方现实社会的种种矛盾和弊端,都促进了现代派美术的形成。
德劳内作于1912-1913年的“圆盘”系列画,被公认为是法国画家所作的最早的纯抽象绘画。德劳内自己在晚年曾将它们称作“抽象绘画的决定性和公开性的宣言”。在这组系列画中,形态各异,相互交叠的圆盘,是画面唯有的母题。德劳内将它们视作某种宇宙精神的象征。

罗伯特·德劳内绘画作品
罗伯特·德劳内绘画作品

生平

法国画家罗伯特·德劳内是立体主义绘画中最早进入非具象领域的画家之一。
罗伯特·德劳内生于巴黎,逝于蒙彼利埃,他很早就放弃书本知识的学习,而专喜绘画。他进了贝尔维尔的一所舞台美术学校,并从1904年开始,完全投身于艺术。他很快就脱离了传统技巧,在1904年假期来到[布列塔尼],用类似[野兽派]的纯色浑厚地作画,表现出强烈的创作意志。他以红色和绿色为主的自画像标志着在这个方向上努力的初步结果。他在1906年(受到[修拉]影响的时期),从逻辑上把这种技巧发展为颜色的分解,但不再采用点彩派的方法,而是使用扁平的色块和宽大的笔触。如果说他在《出租马车》的构图中,是以拉长色块的镶嵌画法表现运动的话,那么,他的第一幅《猪》(1906年)(在1913年和1922年间,他将再次取用该题材)则首次肯定了他对循环节奏的关注。
1906年,德劳内在拉昂服兵役。退伍后,他继续研究[谢弗勒尔]的理论,并对[塞尚]的空间观念颇感兴趣,而这正是[立体主义]诞生的时期。德劳内还看到了[布拉克]和[毕加索]的画、黑人雕像、以及[卢浮宫]所藏的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艺术。此外,一种伟大的友谊把他和税务员[卢梭]连在了一起,他让母亲为自己订购了现藏[卢浮宫]的卢梭作品《弄蛇者》(老画家去世的时候,德劳内还到他的画室去买了十幅画)。
1908年,他开始以鲜明的颜色写生,对树叶和植物进行深入研究,并且画出他第一幅带有[埃菲尔铁塔]的灰调子的小壁板。人们说,他在进行伟大色彩尝试之前,先从自己的灵感中收集主要成分,并对它们进行极端严格的筛选。1909年,他画了一组《圣塞沃林》:光被分解成为梭镜色彩,作品结构极其简单,形也有在空间转动的趋势。这些动人的作品宣告着1912年《窗户》的诞生。
1910年,德劳内与1907年结识的索尼娅·泰克结为伉俪。从此,索尼娅·泰克便与他携手工作。德劳内以两幅城市风景创作进入了立体主义。这次,他不再对色阶,而是对色价进行研究,在以灰色或绿色为主的作品中,他的笔触有着细微的色调变化,并且位置准确。1910年创作的三幅巨画《埃菲尔铁塔》(现存巴尔博物馆,纽约古格海默博物馆和德国的私人收藏)则相反,作者极其果敢地纯粹通过结构和色调,来增加画面的深度和高度。分散的面互相重叠,透视的多样和膨胀象是一架手风琴。空间进一步厚重坚实。

画家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为1912年的[独立派]沙龙创作了一大画《巴黎城》(藏现代艺术馆)。画中,三位裸体妇女的高大形象按照同样的重叠原则扩展开来。德劳内通过这一代表作,更为系统地进行棱柱构图,作品的一个面主要为亮部,呈现红色和黄色,另一个面为暗部,呈现兰色和紫色。他放弃了色彩关系的冲突,实现了和谐统一。“这是沙龙里最重要的一幅作品”,[阿波利奈尔]这样写道。

与前一个所谓破坏性时期相反,该作品标志着人们所说的建设性时期的开始,画象追求的不再是破碎的、令人伤心的、悲剧性的东西。于是,他创作了《窗》,他赋予这些窗户以下述定义:“着色的词句以有节奏的韵律,使画面充满生机,这些词句一个接着一个,以色块的运动来你追我赶。这一次,色彩几乎是自己在活动着”。从这时起,德劳内抛弃了来自现实的形象,取消了一切“前来割断和腐蚀色彩作品”的物品。[阿波利奈尔]把自己的诗歌《窗》献给他,以衡量画家从具象过渡到非客观的全部重要性。在为这些给立体主义的严格、冷漠、单调带来希望的色彩作品下定义时,他发明了[俄耳甫斯主义]这个词。人们指责德劳内回到了[印象主义]和进行装饰绘画创作。但实际上是新的艺术诞生了,它保证了空间和运动感的形式表现。继《棱柱色彩窗户的瞬间》之后,德劳内完成了自身的解放,在同是1912年创作的《盘》和《宇宙循环的形状》中,与纯绘画重新结合。

德劳内的“新发明”吸引了德国表现主义者马尔克等人,他们于1912年去参观德劳内的画室,后来康定斯基也去了,最后,他们邀请德劳内与他们的“青骑士画派”一同展出。此后,德劳内专在抽象几何形图案中搜索生活主题。他自己的作品完全变成没有主题的绘画。其中有名的组画是《彩色圆盘》、《窗》等。这就是德劳内走向抽象绘画运动(“同存主义”)的发端。这幅《城市之窗·第4号》(LaVille,《城市》,1910年至1911年,114×131厘米大,现藏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是典型的几何抽象画作品之一。

  德劳内在这幅画上采用了点彩派的方式。但用棋盘格子样式来组成,使许多小色点框入大的几何形图案之中。这样,这幅所谓“城市之窗”,完全以万花筒般的色块世界来展现了,它成了一种有规律性的抽象画面。这是一幅地道的抽象画,康定斯基尝试抽象表现主义,是受到他的启发的。当然,德劳内没有比康定斯基后来的步子迈得更快,但他是康定斯基的“电兔子”,这是无疑的。
德劳内极为谦逊,似乎并不将他那些对于[抽象艺术]的诞生至关重要的研究视为结果,而把它们当作一种必要的过渡。“我们尚处于新绘画的A、B、C阶段”,他习惯于这样说。不过,在以抽象研究为主的《向布莱里奥致敬》一画(1914年)中,画家已经找到了客观意义。其发现在理论上的重要性和其色彩世界的强大冲击力使他享有盛誉。他的影响远远超出巴黎。他和两位年青的德国画家弗朗兹·[马克],奥古斯特·麦克结下伟大的友谊,[康定斯基]邀请他参加了[青骑士]的两次展览,[克利]翻译了他的一篇文章。1913年,当他的画展在柏林、斯特姆举行时,阿波利奈尔所作的报告更是引起巨大反响。
战争期间,德劳内长期居住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他在葡萄牙所作的静物画使人看到画家有些回到客观对象上来,并以圆驾驭整个画面。战争结束之后,他重新画起自己的老题材来:驯马场,赛马者。埃菲尔铁塔仍使他心旷神怡。1925年,他为装饰艺术展览的马莱·斯特文特馆作了大画《巴黎市》。随后,他又重画1914年的《盘》,并在《色彩节奏》和《无穷的节奏》这两幅画中强调了自己的风格。他发现了新的节奏,并以每次都经过更新的欢乐和青春活力表达出来。
1937年的巴黎美展更使他大显身手,在经过两年的认真准备之后,他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为铁路馆完成了十座巨型彩色浮雕,并为空间馆完成了七百八十平方米的壮观的《节奏》,它们是以大体积来表现装饰艺术的最大努力之一。这时,颜色已成为主题,画家实现了完全彻底的抽象。病情严重的德劳内于1938年创作了他最后一幅《节奏》。他把朋友和学生们召集到一起,为他尚未发表的著作定稿。1939年,他移居蒙特弗尔·拉莫里附近,买下一座老农庄。1940年,他逃亡到奥弗涅,然后又到穆甘。1941年10月25日,他在蒙彼利埃与世长辞。

罗伯特·德劳内绘画作品
罗伯特·德劳内绘画作品

主要作品

《窗》,1912-1913年德劳内系统地在自己的画中使用了窗,解构了颜色的棱镜,颜色不稳定的线条不再构成任何事物。

罗伯特·德劳内绘画作品
罗伯特·德劳内绘画作品
1+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