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
Header ad

日本画家葛饰北斋 Katsushika Hokusai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葛饰北斋(1760年-1849年)Katsushika Hokusai,日本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家,他的绘画风格对后来的欧洲画坛影响很大,德加、马奈、梵高、高更等许多印象派绘画大师都临摹过他的作品。他还是入选“千禧年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中的唯一的一位日本人。

中文名 葛饰北斋
别 名 铁藏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
出生地 东京墨田区
出生日期 1760年
逝世日期 1849
职 业 画家
主要成就 千禧年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
代表作品 《凯风快晴》、《神奈川冲浪里》、《骏州江尻》

人物生平

日本宝历10年(1760年),北斋出生在江戸本所割下水(现东京墨田区)的一间普通民房里。本名叫中岛时太郎,后来改名叫铁藏。他的父亲是幕府的御用镜师,但是家里并不富裕,不过就像许多出生在平民区的孩子一样,北斋拥有一个简单而幸福的童年,当然其中也许会略带一点苦涩。同时,也同许多成功者一样,他的童年也被后世的某些好事者,涂上了神话色彩,比如说他6岁就展现出非凡的“绘画天才”云云。但葛饰北斋很早就受到了艺术的“熏陶”却是事实,只不过不是出自于父母的“望子成龙”式的培养,而是出于生活所迫。少年时代的他当过租书铺和印刷所的学徒,从而粗学过一点雕刻。他正式的接触艺术,是在19岁那一年。这一年他进入胜川春章门下,正式开始学习绘画,立志当一名绘师。 胜川春章对这位青年的艺术才能还是很赏识的,以至转年就准许他以“胜川春朗”为画号发表作品。他开始时只是为黄表纸、洒落本之类的小作品配上插图。在胜川画室工作的15年间,他的作品并不太多,其风格也大多模仿其师,然而这段经历,却为他以后的创作打下了深厚的根基。

dzxz-20161214-29葛饰北斋

宽政4年(1792年),老师胜川春章去世。次年,北斋由于和同事春好不和,离开了胜川画室。从后来的经历来看,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从此开始他迎来了事业的第一个高峰。他很快继承了“淋派”画师“表屋宗理”的名号,此后他的作品以狂歌本为主,还画了一些美人画。其中的代表作是《风流无くてななくせ》,这是他绘制的众多大首绘美人图中最重要的一幅。他笔下的美人大多是修长的脸,微张的小口,再加上精致的笔法描绘,总能使得画面看起来妙趣横生,这便是被时人所称道的“宗理风”。其实,不论是高贵的仕女,还是神秘的神话人物,或是一般的田汉村姑,在北斋的笔下都能被描绘的活灵活现。此时的他还广泛研究了狩野派、宗达—光琳派和洋风画派等各种门派的艺术特色,特别是洋风画派对他以后的作品有很深的影响。
宽政10年(1798年),他把“宗理”的名号让给门人宗二,而改名为“北斋辰政”。七年后,才改为“葛饰北斋”,这一年他46岁。北斋此后的作品日渐丰富,其画风也基本形成了。后来,北斋常称自己是五十岁才降生的,可能就是这个缘故吧。北斋早期所描绘的作品,主要以风俗画和美人画为主,而此时则开始逐渐转向风景画。其实关于浮世绘中的风景画创作,北斋并不是第一人。奥村政信、歌川丰春、司马江汉等人都创作过风景画,而北斋则结合以前诸位大师的创作经验和西方的绘画技巧,为浮世绘风景画的创作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
进入化政时代,由于市民对浮世绘的需求加大,以及创作手法和技术的日趋成熟,使得浮世绘创作进入了黄金时代。而葛饰北斋也迎来了他的第二个创作高峰期,他一生中的两个最大成就都是在这一时期完成的,一个是《北斋漫画》,另一个便是《富岳三十六景》。
文化7年(1810年),北斋开始使用“戴斗”这一画号。此后几年间,他出版了一些指导绘画的范本书,例如《略画早指南》(1812)、《北斋漫画》(1814)、《略画早学》(1814)、《三体画谱》(1816)等,用以指导门人学习绘画。其中以《北斋漫画》最为有名,在《北斋漫画》中北斋示范了描绘各种形体时使用的不同方法和科学的认识,特别是对人物各种姿势表情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在描绘的内容上既有人们的喜怒哀乐,也有鸟兽虫鱼、山川草木,甚至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般器物,可以称的上是一部绘画版的百科全书。这部丛书洋洋洒洒十五卷,直到北斋去世以后才出版完。它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很多人认为《北斋漫画》是日本现代漫画创作的鼻祖。
文政2年(1819年)北斋又把“戴斗”的画号让给门人斗円楼北泉,自己则改名“为一”。对于北斋为什么会不断的更改画号,在日本学界有一种看法,说是北斋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把自己创出名堂的画号转让给他人,以换取一笔转让费用,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且不管这种说法是否准确,但北斋一生清贫,而且饱经磨难却是事实。进入中年以后,妻子和两个女儿也先后去世,三女婚事又不谐,晚年再遭火灾,毁去了他几十年的画稿与心血,给他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创作。

dzxz-20161214-32葛饰北斋

文政末年到天保初年,70岁的北斋陆续创作和发表了横大判《富岳三十六景》共46枚,这是后来为他赢得世界性荣誉的代表作。在这些精美的作品中,以《凯风快晴》和《神奈川冲浪里》最为有名,我们几乎可以在任何一部介绍日本绘画的书中看到它们,并可以读到对于这些作品的高度评价。例如,著名美术史学家秋山光和就认为,这几幅作品将日本绘画以往的所有成就都再一次集中的展现出来了。
然而有人却更喜欢《骏州江尻》。在这一幅画中,北斋用最为简单的几何线条勾勒出美丽的富士山,而画面的主要场景画的是在大风天气中赶路的人们。有的人头上的斗笠被吹走,而有的人手中的纸被吹的漫天飞舞,北斋对这种瞬间画面的把握,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在这样一幅“风”景画中,北斋画出了风,毫无疑问“风”是没有颜色的,但任何一个人看到这幅画时,都能听到从画中传出的呼呼的风声,我想这就是所谓“能画一枝风有声”吧!
如果单从题目上看,《富岳三十六景》自然应以富士山为主角,然而在《富岳三十六景》这46幅作品中,除了少数的几幅以外,富士山几乎都是一个远远的背影,画面的主题大多是一般百姓的生产和生活场景,并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恐怕正因为这样,才使的这些作品,受到当时人们的欢迎。此后,他又先后发表了横大判《琉球八景》、纵大判《诸国泷廻り》以及绘本《富岳百景》等作品,同样受到了好评。
天保5年(1834年),北斋放弃了为他迎来巨大成功的“为一”这一画号,转而使用“画狂老人卍”。从此开始,他的木版锦绘作品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肉笔画”。(所谓“肉笔画”其实就是直接画在纸或绢本上的手绘彩图。)从取材上看,也从以前的风俗和风景画转为以描绘动植物为主。天保年间的日本,已经开始受到西方列强的滋扰,国内的矛盾也日益尖锐,出现了“大盐平八郎之乱”等一系列事件,幕府作为垂死挣扎而进行的“天保改革”也已失败告终。一向安逸的江户,开始越来越不平静,北斋遂迁往较为清净的信州小布施町。并在小布施町完成了他的一些重要作品,例如为“上町”和“东町”两座祭屋台绘制天井画等。
事实上,此时葛饰北斋的光芒与荣耀,早已被年轻的歌川广重夺去,他那业已失去变化的画风,也渐渐失去了市场。对于一个画家来说,想象力的日益衰退,可能比身体的衰老和亲人的离去更让他感到伤心。但尽管如此,耄耋之年的北斋仍然倔强的坚持创作,据说他有时请在远方的弟子们,为他带一些只有当地才有的鱼类和贝类,并以此作为速写的素材。此时的北斋还像孩子一样的说过,“如果再给我十年寿命,我将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就这样他怀揣着这点希望,渐渐走完了失意和悲凉的晚年。

dzxz-20161214-30葛饰北斋

嘉永2年(1849年)元月,北斋抱病创作了他的最后一幅作品——《富士越龙》。画面上具有鲜明“北斋风格”的富士山,以及一如既往的精致笔法,表明这位老人的绘画技巧依旧是那样的娴熟。而墨色浓重显得有些阴冷的画面,可能也表达了他此时的心境,还有那条在黑云中飞升的苍龙,是他自己的化身吗?三个月后,葛饰北斋在位于浅草圣天町遍照院的家中去世,享年90岁。

北斋画风

这时的北斋,在大胆吸收荷兰风景版画手法的同时,又继承日本名胜画的传统,细心观察江户市民的生活风俗,创造出《狂歌绘本·东都名迹概览》。《富士三十六景》(1830)则是结合西方手法和日本情趣创立的新样式代表作。在这46幅系列作品中,北斋完全通过自己的眼睛,从人们生活的角度观察自然。日本灵峰富士山的巍峨形象,通过与庶民生活诸相的对比,出人意料的构图、或瞬间即逝的千姿百态,呈现出令人目眩的丰富表情。
北斋还以日本各地的山川大海为题,创作了其他风景版画杰作。自然通过北斋的视觉而被把握住本来面目,并与画中人物互感。他的具有革命意义的表现形式,对当时江户市民的冲击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北斋的才能不仅在风景画领域,而且在读本插图、花鸟画甚至《百物语》这种妖怪画等所有画域都有崭新的表现,还反映在肉笔画中。他自号“画狂人”,直至90岁去世留下了数量巨大的作品。通过多产的作画活动,他追求的主题既有自然,也有人间生活、鬼怪世界。他将进入其见闻的包罗万象的事物的本质,作为一种“动态”来理解,以超常的机智和富有戏剧性的想象力来把握和表现这样变幻莫测的现象。在《椿说弓张月》(1807-1808)插图中出现的诸怪异场面的逼真表现,在日本美术史上,北斋是位想象力特别丰富的实验艺术家。据说他曾将活公鸡的脚上沾满了红色颜料,任其自由地覆印于白纸上,最后依势落笔而成美丽的秋枫图。北斋是极端的完美主义者,其才华不仅表现在绘画方面,文笔也超人一等。在他长达八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创作的众多佳作,对后世影响很大。
北斋的风景版画由于其令人耳目一新,而受江户市民的欢迎。但他对现实奇矫扭曲形态的强烈偏执,却是超越当时人理解的,只有到现代艺术中才能引起共鸣。在这个意义上说,他的艺术是超越时代的,是现代艺术之前的现代艺术。

时代特色

若提起江户时代的绘画,浮世绘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代名词。浮世绘最早出现在江户时代初期,创始人是菱川师宣,后来经过铃木春信(1725-1770)的发展出现了“锦绘”。所谓“锦绘”实际上就是多色印刷,从而增强了浮世绘的表现能力,为浮世绘黄金时期的到来,奠定了基础。
进入化政时期以后,在浮世绘方面,同时出现了几位大师。例如,以美人画见长的喜多川歌麿(1753-1806),以风景画见长的葛饰北斋和安藤广重(1797-1858),另外还有歌川派的一些大师也很有名。此外,在各种介绍日本美术的书籍中,还会提到一位叫东洲斋写乐的画家,他是由鸢屋重三郎发现的非凡天才,但在浮世绘的舞台上仅仅活跃了一年,他的消失和出现一样突兀。他对人物的刻画,为当时的浮世绘注入了一股新鲜的血液。他现在的成就,是被西方首先认同的,进而被日本美术界接受,成为与上列几位并称的人物。

dzxz-20161214-31葛饰北斋

浮世绘同化政时代的“町人文学”是相辅相成的,有很多作家本身就是浮世绘师,例如山东京传。同时,一些浮世绘师也参加文学创作,例如葛饰北斋就和曲亭马琴经常就文学创作交换意见。然而,浮世绘却也因为它的世俗味十足,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不被日本文化界认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浮世绘被西方画坛注意,进而才在日本产生了浮世绘的研究热和收藏热,不过这已经是一个多世纪以后的事了。
除了浮世绘以外,化政时代的绘画成就还表现在写生画、文人画等诸多画种上。在这些领域里的画家们,开始尝试使用西方的绘画方法进行创作,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司马江汉(1738-1818)的洋画创作。化政时代绘画的西洋趣味,虽然还大多出于个人爱好,但却为后来西方绘画体系的全面传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0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