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法国马克∙夏加尔国立博物馆小记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1966初春,法国南部小城旺斯。

电话铃响起,这端是法国文化部部长安德鲁∙马劳克斯(André Malraux),他问道:“老朋友,最近好吗?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不过我有一个绝妙的好主意,你肯定会喜欢。”

电话另一端的夏加尔心情的确不好。由于种种原因,《圣经箴言》(the Bibilical Message)无法按原计划用于旺斯城中的Calvaire礼拜堂的重建装饰,这令他非常沮丧。由17幅大型油画组成的《圣经箴言》凝结了夏加尔十多年的心血。1950年代初,夏加尔开始根据《创世纪》和《出埃及记》中的故事构思出12幅画作,之后又根据《歌之歌》(Song of Songs)构思出5幅画作,然后1960年开始动笔,直到1966年全部完成,这17幅画作是夏加尔的得意之笔。不论是画作主题,还是尺寸,都是为Calvaire礼拜堂量身定做的。尽管夏加尔是法国“国宝”级的艺术家,但事不遂人愿啊。

“安德鲁,谢谢你这段时间帮我想办法,你有什么好主意?说来听听”,夏加尔说。

“我们何不为这17幅画专门建一座博物馆?让公众都能欣赏到她们。博物馆就叫“马克∙夏加尔博物馆”,你觉得怎么样?我知道法国从来没有以在世艺术家的名字命名的博物馆,那我们就来做第一个吧”,马劳克斯兴奋地解释道。

此后,一段传奇故事开始。

1966年,夏加尔将《圣经箴言》的17幅画捐献给法国政府。1966-1973年,《圣经箴言》在卢浮宫向公众展出,此前卢浮宫从未为现代艺术家举办过规模如此之大时间跨度如此之长的作品展。马劳克斯竭尽全力筹建马克∙夏加尔博物馆,尼斯市政府为博物馆提供了Cimiez山坡上的一块土地,从这里可以俯瞰尼斯城区,建筑师安德鲁∙赫玛特(André Hermant)受命设计博物馆,其中陈列《圣经箴言》的区域呈典型礼拜堂的多边形错落墙面布局,花园由Henri Fisch设计,种植地中海地区特有的灌木和乔木。夏加尔本人全程参与了博物馆的设计工作。

1973年7月7日,夏加尔收到了他86岁生日最好的礼物:马克∙夏加尔博物馆落成典礼。这是法国历史上第一座以在世艺术家命名的国立博物馆,这份殊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夏加尔在落成典礼上致辞道:

“或许,青年人甚至更年轻的人将来到这里探寻友爱和真情,如我用颜色和线条期许的那般。或许,他们将用爱的文字来表达,如我感受的那般。

或许,世上再无敌意,如母亲将婴儿带到充满了爱和痛的世界。籍此,青年人甚至更年轻的人将用爱和新的颜色绘出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这个梦想能成真吗?因艺术之名,因生命之名,若有爱,皆有可能”。

除了《圣经箴言》17幅作品,夏加尔和他的妻子Valentian Brodsky向博物馆捐赠了数量巨大的夏加尔作品,包括油画、水彩画、素描、雕塑、花窗玻璃作品、版画、挂毯等,其中部分油画作品当属传世之作。夏加尔临终前,还向博物馆捐赠了大批与版画和蚀刻有关的书籍。此外,博物馆还在法国文化部的支持下,从艺术品市场购入夏加尔的作品,以充实馆藏。

如今,马克∙夏加尔博物馆收藏着超过300件夏加尔作品,为世界之最,每年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20多万参观者。

我带大家走进马克∙夏加尔博物馆,博物馆呈两翼布局,东翼划出三个大小不同的展厅,分别展出《创世纪》和《出埃及记》主题的12幅画作,《歌之歌》主题的5幅画作,和3幅夏加尔1950年代初创作的圣经主题作品。西翼是博物馆的音乐厅,热爱古典音乐的夏加尔希望能让公众畅享艺术的同时,也能享受音乐。链接两翼的部分则展出夏加尔的种类丰富的作品,跨越他生命的各个创造时期。

1951年6月25日,亨利∙马蒂斯耗时两年建造并装饰的Rosaire礼拜堂竣工,这对夏加尔的触动非常深。中国有古语曰:“七十古稀,八十耄耋”。当80岁高龄的马蒂斯要为世界留下一座礼拜堂时,尽管夏加尔比马蒂斯年轻20岁,但也到了花甲年龄,作为虔诚的信徒,夏加尔同样希望为这个世界留下他的信仰印记。

在博物馆东翼的一个六边形小展厅里,展出着五幅绝艳的画作。在我的观展经历中,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展厅。1957年-1960年,夏加尔以圣经中著名的长篇诗歌《歌之歌》(Song of Songs)中的故事,创作了五幅作品。彼时,夏加尔的人生浸入在幸福之中,他的妻子Valentian Brodsky(被夏加尔爱称为Vava)是位画家,他们不仅在生活上相互照料,更在艺术创作上为彼此带来灵感。所以在这个展厅的墙上,夏加尔亲笔写下:

“To Vava, my joy and delight.” (致Vava,我的欢愉和快乐。)

《歌之歌》,最小的一幅139X164厘米,最大的一幅150X226厘米

《歌之歌》系列作品,主色调选用非常热情的红色,调和为偏粉色之后,更让人感受到幸福的愉悦。圣经中《歌之歌》极力赞扬男女之间的爱情,有时会露骨到赤裸裸地描写男欢女爱。夏加尔大胆使用性感甚至肉欲的粉色,来描绘国王大卫和拨示巴(Bathsheba)之间的爱情,并在画面上增加了极具他个人标签的马匹、鸽子等元素,甚至连故事中的耶路撒冷也被绘为夏加尔故乡维捷布斯克(Vitebsk)的样子。这些元素在夏加尔的作品中经常可以见到。

左:亚当和彩虹,205X292厘米;中:天堂,198X288厘米

离开《歌之歌》展厅,就进入了东翼的主展厅。从1960年起,夏加尔以 《创世纪》和《出埃及记》中的故事为主题,继续创作出12幅大型油画。这些画作和《歌之歌》组成《圣经箴言》系列作品,原计划用于装饰法国南部的一座礼拜堂,结果命运和夏加尔开了个大大的玩笑,但结局却很美好。现在,《圣经箴言》系列的17幅作品永久性地存留于此,让爱存留于此。

左:天堂里的亚当和夏娃,190X283厘米;右:雅各布的梦境,195X278厘米

离开博物馆的东翼,我们走进一个综合展区。按照时间先后,这里展出夏加尔不同时期的作品,包括多幅传世之作。创作于1909年的“圣母与圣子”,这是夏加尔早期的作品,记录了圣家族一个十分生活化的场景。彼时,他正在圣彼得堡的Zavantseva绘画学校学习。

雅各布与天使的角力,来自“圣经箴言(biblical message)”,251X205厘米

创作于1916-1917年的“绿色中的恋人”,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幅作品。安睡在贝拉胸前的夏加尔,如同睡在母亲身上的婴儿。这种幸福静逸的瞬间,只有相爱的人才知道。事实上,在很长的时间里,夏加尔都不知道贝拉这样完美的女子为什么会爱上他这样一个穷画家。贝拉家境富裕,漂亮端正,而且颇有才华,她给予夏加尔的,是一种天使般神圣的爱。1915-1920年间,夏加尔画了很多他和贝拉的两人自画像,每件都是各大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上图右侧的“马戏团员”,创作于1930年,描绘了维捷布斯克的一个马戏团里的女演员。1934年,这幅画被法国政府买下,它是夏加尔作品中最早被法国政府买下的画作之一。

夏加尔更多的绘画、陶瓷、版画、雕塑、素描等作品,它们如星海一般,大家还是眼见为实吧。

继续向前,就到了博物馆的音乐厅。众所周知,夏加尔工作时喜欢听古典音乐,艺术和音乐是他生命的两个支点。所以在博物馆的设计阶段,夏加尔就希望能有一个音乐厅。音乐厅不仅会呈现管弦乐等古典音乐类型,也会邀请先锋前卫的戏剧和音乐,票价非常亲民。

音乐厅的窗户使用夏加尔设计的花窗玻璃装饰,地中海蓝色带来柔和的光线,让人仿佛置身于海底的奇幻世界。这三组花窗玻璃自右向左,描绘了上帝用七天时间创造世间。从最右侧的窗户隐喻创世纪的前四天,最右边是一片混沌,然后上帝带来第一缕光明并创造世间。中间的窗户隐喻创世纪的第五天和第六天,天地开始分明,光明普照。最左侧的玻璃则代表着上帝在完成了造物之后,静神修养。

夏加尔亲自为钢琴顶盖内侧绘制的图画,令这架钢琴举世无双。

夏加尔创作的《先知伊利亚(The Prophet Elijah)》

博物馆外墙的一面是马赛克嵌成的超大图案,由年逾80的夏加尔设计,马赛克艺术家Lino Melano完成,这是夏加尔主持的最后几件大型作品之一。这件名为“先知伊利亚(The Prophet Elijah)”的作品,图案周围一圈是抽象化的十二星座图标,而中间常见的战神阿波罗的形象则被希伯来先知伊利亚替代。犹太人,犹太宗教,犹太文化,是夏加尔贯穿一生的精神脊梁。

夏加尔是艺术世界的巨星,他作品的美很难用照片呈现,更无法用文字表达。如果大家有机会去法国,推荐大家去尼斯的马克∙夏加尔国立博物馆。

1+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