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犹太画家_巴尼特·纽曼_Barnett Newman_一线一世界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即便是行外人,也可能知道他,他24年里只画直线,其中有一条直线《安娜之光》卖了7个亿,在世界最贵画作中排名第十七,他就是抽象派艺术大师—— 巴尼特·纽曼。

巴尼特·纽曼

有人嘲讽说:画直线有什么难的,谁都可以。但是你真的能在两三米高的画布上,从顶部贯穿到底,不借助任何工具的情况下,保证你画出的直线不曲不折吗?

很显然,这条直线只是表面上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十分考验画功,就连纽曼本人,也是在苦练了24年之后,才画出的那条天价“直线”。

1905年,纽曼出生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因为父母是来自波兰的犹太移民,纽曼从小就遭受歧视。

纽曼非常热爱艺术,小时候便是如此,还经常逃课去看各种展览,加入 “艺术学生联盟”,每天痴迷于和那些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探讨和研究绘画。

纽曼早期作品

17岁的时候,他考进康奈尔大学学习艺术,追随美国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随后来到诞生过11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纽约城市学院主攻哲学,同时也辅修了绘画课程。

纽曼早期作品

由于家境上的穷困潦倒,纽曼毕业后去了父亲的服装厂上班,但是没有多久,纽约股市崩盘,服装厂倒闭,家中负债累累,纽曼只好另谋出路。

接下来的几年,纽曼都在为了生存四处奔波,做过剧团经理和建筑绘图员,考过三次艺术教师资格证,还给自己提名参选过纽约市长,但均已失败告终。

巴尼特·纽曼与妻子

收入微薄,甚至难以糊口,但纽曼仍然坚持创作,除去研究绘画理论的时间,他从未搁下过画笔。

也正是他这种对艺术非同一般的热情,感动了她的妻子,妻子一直用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来支持纽曼做自己喜欢的事,36年同甘共苦,直至纽曼逝世。

《亚当》

1946年,纽曼的创作发生了转机,在随手画出的光带中,他找到了自己的绘画方向,开始在抽象画派的创作风格中融入极简主义的特色……

而画布上的那条垂直而下的光带,纽曼将其称为“zip”。 “我意识到这里有些名堂,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

《Be I》

从那之后,纽曼开始了他创作生涯中富有代表性的“直线”绘画之旅,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是一条直线为主题,如《Onement I》《Be I》等等,大片的背景色中,除了一条细细的直线或是色带,看不到其他更多的元素了。

《Onement I》

他的“随手一画”背后,是亮色和暗色的不停尝试,是好几个星期的思考和琢磨。刚开始,一条几米的线画下来,只要稍稍走神,线条就歪了,这样不间断的练习了几年后,纽曼的“直线”真的就越来越直了。

《Onement III》

画布上的直线或宽或窄,都会有抖动的痕迹,仔细看会看到边缘的模糊和颜色的渐变,这些全是只有手工绘制才能有的迹象。

晚期,纽曼创作了《谁害怕红黄蓝》系列作品,画布上有三条直线,这些线条之间的色块逐渐变成了明亮的纯色,展现出典型的“设计主义”特点。

《安娜的光》

纽曼的最后一幅完整作品是《安娜之光》,创作于1968年,大片亮眼的红色块和灰白色拼接,并在最左侧画了一条灰白色的直线。

《是谁在害怕红黄蓝II》

1970年,纽曼病逝,享年65岁,墙上还挂着未完成的 《是谁在害怕红黄蓝IV》。为了完成丈夫的遗愿,妻子省吃俭用成立了巴尼特·纽曼艺术基金,以延续丈夫的艺术创作思想。她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人读懂并珍惜丈夫的作品。

《尤利西斯》

不得不说,纽曼就是生前命途多舛的艺术家典型,好在在其逝世15年后,终于有人识得他画作中的珍贵之处,作品 《尤利西斯》被一位不知名的美国收藏家在苏富比拍卖行购得,此后,纽曼更多的作品被世人关注起来。

《Onement VI》

《黑火1号》

2013年, 《安娜的光》以1.057亿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7.484亿元。目前这幅作品的成交价在世界最贵100幅画中,排名第17位。

同年,纽曼的油画 《Onement VI》,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0.438亿美元成交。2014年, 《黑火1号》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0.842亿美元成交。

短短两年,纽曼有三幅作品跻身“世界最贵100幅画”的名单中,在行业内引起巨大轰动,纽曼成为了抽象表现主义最重要的艺术家,与 杰克逊·波洛克、马克·罗斯科和德·库宁等抽象画派代表人物齐名。

《The Wild》

随着名气大增,世界各地的美术馆也抢着收藏纽曼的作品,包括伦敦泰特美术馆、柏林国家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加拿大国家美术馆等等。 21世纪,纽曼的艺术精神之火在熊熊燃烧。

巴尼特·纽曼

纽曼坚信艺术之美在于充满着神秘感与不可知的东西,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让观众产生一种几乎被整个画面吞噬的恐惧和惊愕感。

所以,正在观赏这些直线的你,产生了纽曼希望的这种感觉了吗?

(图片来源于第二自然及网络)

2+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