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日本著名漫画家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奈良美智(日语:奈良美智/ならよしとも Nara Yoshitomo?,英语:Yoshitomo Nara;1959年12月5日-),奈良美智是日本现今著名的现代艺术家,其作品包括漫画及动画,曾在欧美日的美术馆展出,深受欢迎。笔下的招牌便是头大大的小孩、洁白驯良的狗、以及身着绵羊装的儿童,非常可爱。笔下的人物,脸上那对眼尾上吊、不怀好意的双眼其实才是他作品的特色,那种眼中流露出不友善的神情,同时又身处在寂寥、淡漠背景中的画作主角们,不禁让人由怜生爱。

中文名:奈良美智
英文名:Yoshitomo Nara
外文名:日语:奈良美智/なら よしとも
籍贯:青森县弘前市
出生地:日本青森县弘前市
性别:男
民族:大和民族
国籍:日本
出生年月:1959年12月5日
星座:射手座
职业:漫画画家
毕业院校:武藏野美术大学爱知县立艺术大学
代表作品:《没有人会知道》《深深水坑》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奈良美智肖像
奈良美智肖像

基本信息

奈良美智(なら よしとも)是日本现今著名的现代艺术家,其作品包括漫画及动画,曾在欧美日的美术馆展出,深受欢迎。笔下的招牌便是头大大的小孩、洁白驯良的狗、以及身着绵羊装的儿童,非常可爱。笔下的人物,脸上那对眼尾上吊、不怀好意的双眼其实才是他作品的特色,那种眼中流露出不友善的神情,同时又身处在寂寥、淡漠背景中的画作主角们,让人不禁由怜生爱。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个人履历

奈良美智 ( Yoshitomo Nara) 男,1959年12月5日生于日本青森县弘前市,当天恰巧也是双亲的结婚纪念日。奈良美智的父亲是上班族,母亲是职业妇女,奈良美智出生时家里两位兄长大哥已经九岁,二哥八岁。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奈良美智 的第一次旅行是跟朋友两个人搭电车到最终站。奈良美智 在学校不太喜欢团体活动,功课却不差,但是联络簿上的评语却六年都是“有空想癖 (发呆) 的习惯。上课精神不集中,老是看着外面。”
美术课上奈良美智所画的作品虽然评价不错,但却被认为没有孩子气,像大人画的画一样。奈良美智很喜欢看漫画,每星期哥哥带回来的漫画几乎都被一扫而空。不过,自己并没临摹漫画,放学回家后,反而都是关在房间里用铅笔画“空想画”。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生平第一张买的唱片是当时电视剧《太阳野郎》主题歌单曲。他也开始听哥哥的唱片《芝加哥》。奈良升上国中之后,为了成为“反体制的旗手”,参加了新闻社的社团活动。之后因为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过大,没多久即退社。之后又因为憧憬电视剧《柔道一直线》进入柔道社。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在国中时代开始迷上摇滚乐,接触最多的是西洋乐手,John Simon、Tony Kosnik、David Bowie等。当时的唱片封套,可以说奠定了他对于影像的概念。
当时,桑塔那 (Santana) 有张LP封套让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深深折服,知道那是日本设计师横尾忠则的作品之后更是惊讶,没想到问学校的美术老师关于横尾忠则的事情,老师却没有办法为他做任何说明,这件事让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升高中时不知为何阴错阳差进了县内数一数二的升学学校,但天生不爱念书的奈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街上鬼混,据说曾经被捉到警局辅导过。
高中年代的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来往的对象多为大学生,进出的地方则从咖啡店到 LIVE HOUSE 夜店,还曾经在舞厅当过打碟 DJ。另一方面,奈良热衷于阅读吉本隆明、金子光晴、中原中也的诗集。
在社团活动方面,则因为害怕高中柔道社的凶狠,而改进了橄榄球社,风光了三年。而奈良三年的高中生涯,也在社团活动、LIVE HOUSE 以及与大学生的醉酒时光当中度过。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高中毕业后曾进入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就读,在中途缀学后进入爱知县立艺术大学,毕业于该校。目前是日本最具人气的流行插画艺术家。
1988年奈良美智曾任美术系预备校的讲师,之后前往德国,进入杜赛多夫艺术学院 (Kunstakademie Dusseldorf) 就读。师从于德国当代艺术家。其后旅居德国科伦,开始创作并发表大型绘画和雕塑作品。2000年8月离开科伦,开始旺盛的创作。
1999年至2000年,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在日本各地有大小不同的展出活动,逐渐打开名气,并结集多本画册、绘本出版。2001年在日本各地有大规模的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个展“我不介意你忘了我”(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
著名的日本女作家吉本芭娜娜经常与奈良美智合作,并自承互相从对方的作品中得到灵感。她形容奈良美智的画是个“因沉痛与孤独而异常冰冷的世界,但内心绝不是恶的。而我宁可在这样的世界中长居。”“用糖果般甜美的色彩,绘画个中的悲凉。”相信看着奈良美智的画,那个躲在你内心已久的怪眼小孩也会悄悄地在角落露出脸来。
在国际艺术界,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被视为最重要的日本现代流行艺术家之一,其作品曾在全世界的画廊和展览中展出。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作品

奈良明显地受到了日本漫画和动画的影响,从他的作品中就可以找到这样的痕迹:用平滑的彩色蜡笔、漫画式的线条或表面创作出样貌天真的幼女和宠物般的动物。但是,他在作品加入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并通过描绘他们怀揣匕首或枪等武器进而打破他们的纯真。
奈良笔下的招牌便是头大大的小孩、洁白驯良的狗、以及身着绵羊装的儿童,非常可爱;创作素材有大幅的压克力画作也有立体的多媒体或陶瓷雕塑作品。
奈良笔下的人物,其脸上那对眼尾上吊、不怀好意的双眼其实才是他作品的正字招牌。那种眼中露出一付“看什么看?你管我!”的不友善神情,但同时却又身处在寂寥、淡漠背景中的画作主角们,让人一看到就舍不得把眼睛转开。
有的时候画中小孩的手里还会拿着小刀,有时则是头上绑着绷带或插了根冒着血的钉子,或是那些闭着眼不断流泪的狗,这种欲言又止的受伤动物神情似乎牵动了心里的什么,跟纯粹的可爱是很不一样的。
成年观众常常指责奈良笔下的娃娃张大的眼睛怀有愤世情绪,致使将奈良娃娃视为具有攻击性的人。其实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本人并不希望他的画作变成这样。他解释:画作中的娃娃只不过是儿童,手持玩具武器,因此他们不应该是具有攻击性的人。这样说来,激发了成年人的敌意后,角色其实是颠倒的,这些成年人以罪恶的形象围绕在儿童身边,反而像是持有更强大的武器一般。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的作品深受大众喜爱,也在国际间获得瞩目,许多奈良作品已被美术馆购入成为日本近代美术的典藏品。
奈良美智生活和工作在东京及枥木。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作品拍卖

据香港苏富比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介绍,这是全球首个奈良美智作品的私人珍藏专场拍卖。藏家黑河内是东京一名普通的银行职员,因为喜爱这位日本当红艺术家充满童真且妙趣横生的创作风格,攒下点滴积蓄购藏了1988年至2006年的许多作品,包括亚克力、纸上绘画、版画及腕表、滑板等限量品。

重要成交作品 *数据取样来自佳士得Christie’s拍卖行及苏富比Sotheby’s拍卖行
作品
品类
成交价
拍卖行
拍卖时间
Princess of snooze
布面丙烯
$1.497.000
Christie’s
2007.11
Night walker
布面丙烯
$1.160.000
Sotheby’s
2007.05.
Missing in action
布面油画
$1.080.000
Christie’s
2006.05
Light my fire
雕塑,综合材料
$1.161.000
Sotheby’s
2008.05
Over the topper
雕塑,综合材料
$562.520
Christie’s
2009.09
The little pilgrims
雕塑,综合材料
$360.000
Sotheby’s
2007.05
Northern light
纸上丙烯
$497.967
Sotheby’s
2008.10
lonesome puppy
纸上混合材料,册页
$307.200
Christie’s
2005.11
ps.以上内容均来自《知日ZHI JP,IT IS JAPAN》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作品集

《没有人会知道》(英语:Nobody knows)リトルモアISBN:4-89815-051-9
《深深水坑》(日语:深い深い水たまり)角川书店 ISBN:4-04873-076-2
《催眠超市》(英语:Lullaby Supermarket)角川书店 ISBN:4048533363
《奈良小语》(NARA NOTE)筑摩书房 ISBN:4480873287
《我不介意你忘了我》(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淡交社 ISBN:4473018393
《小星星通信》(ちいさな星通信)ロッキングオン ISBN:4860520343;繁体中文版ISBN: 986760082
《现在就画:八个提议》Drawing Now: Eight Propositions, Laura Hoptman出版社出版, 2002年
《大众供给》Public Offerings, Matsui Midori,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Los Angeles, Thames and Hudson出版社出版, 2001年
《在世界的边缘作画》Painting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Matsui Midori 明尼亚波里行动艺术中心出版。
《我的生活像只狗》My life as a dog, Stephan Trescher, Verlag für moderne Kunst Nürnberg and Kadokawa Shoten, 2001年
《最深的泥坑中》In the Deepest Puddle, Kadokawa Shoten, 1997年
《用小刀划开》(英语:Slash with a Knife;日语:リトルモア), Little More出版社出版, 1998年 ISBN:4-947648-85-6
《浮世绘》(英语:UKIYO;日语:リトルモア), Little More出版社出版, 1999年ISBN:4-947648-90-2
《寂寞的宠物》Lonesome Puppy, Magazine House出版社出版, 1999年
《奈良美智写真版作品精选集》《the good, the bad, the average… and unique》リトルモア ISBN:4-89815-109-4

奈良美智与吉本芭娜娜合作:

《雏菊人生》(日语:ひな菊の人生) ISBN:4947599847
《阿根廷婆婆》(日语:アルゼンチンババア) ISBN:4860520122
《奈良美智―ナイーブワンダーワールド~别册トップランナー》 KTC中央出版 ISBN:4877582010
《奈良美智的创作写真纪录》森本美絵《STUDIO PORTRAIT 奈良美智の制作风景》 美术出版社ISBN:4568120675  DVD NHK-DVD 新日曜美术馆 奈良美智×村上隆 ニューポップ宣言 ASIN:B000068OZB、ASIN:B000066INN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主办展览

1984年初の个展 (名古屋市)
1984年 グループ展「奈良美智、三浦孝治二人展」SPACE DENEGA弘前市での初の展覧会
1999年1月13日~2月14日 个展「Walking alone」 ザ・ギンザアートスペース(现资生堂ギャラリー。东京)
2000年3月18日~6月25日 个展「Walk On」シカゴ现代美术馆
2000年3月24日~5月20日 个展「Lullaby Supermarket」サンタモニカ美术馆
2001年8月11日~10月14日 个展「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横浜美术馆(以後、芦屋市美术博物馆、広岛市现代美术馆、北海道立旭川美术馆、吉井酒造炼瓦仓库(弘前市吉野町2-1。下记)を巡回)
2002年8月4日~9月29日 个展「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 吉井酒造炼瓦仓库
2003年9月12日~2004年1月4日 个展「Nothing Ever Happens」クリーブランド现代美术馆(以後、ペンシルベニア大学现代美术馆、サンノゼ美术馆、セントルイス现代美术馆、ホノルル现代美术馆を巡回)
2004年8月11日~10月11日 个展「From the Depth of My Drawer」原美术馆(以後、金津创作の森(福井県)、米子市美术馆、吉井酒造炼瓦仓库(下记)、ロダンギャラリー(ソウル)を巡回)
2005年4月16日~5月22日 个展「From the Depth of My Drawer」 吉井酒造炼瓦仓库
2005年9月28日~12月18日 グループ展 奈良美智+graf「A to Z」横浜トリエンナーレ
2005年10月8日~10月9日 グループ展 「とがびアートプロジェクト2005」长野県千曲市戸仓上山田中学校
2006年7月29日~10月22日 个展 奈良美智+graf「A to Z」 吉井酒造炼瓦仓库
2006年9月30日~2007年3月21日 个展「Moonlight Serenade -月夜曲」金沢21世纪美术馆
2006年11月3日~2007年1月14日 グループ展「広岛市现代美术馆コレクションによる『この20年の、20のアート』」札幌芸术の森美术馆
2007年6月2日~2007年10月7日 个展 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 奈良美智展」ハーグ现代美术馆
2007年9月21日~2008年1月6日 个展 奈良美智+graf「Torre de Malaga (Tower of Malaga)」マラガ现代美术馆
2008年6月12日~10月26日 个展  BALTIC现代美术センター
2012年7月14日~9月23日 横浜美术馆 『[nara yoshitomo:a bit like you and me] 奈良美智:君や仆にちょっと似ている』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杂志特写

奈良美智说在接受《知日 ZHI JP .it is japan》杂志采访时,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说:孤独和疏离感是我创作的动力/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只是在眼前/就会去做。/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会问二十五岁的自己,和他对话。/追究过去的旅程,即是连接未来的旅程,未来也许会被遗忘但过去永远封存着。对我而言,在所有应该得到,而且已经拥有的岁月里,不管是悲伤的事,或是快乐的事,全部都是真实、平等地灌溉着我!/公元1959年12月5日。从这个令人敬爱的太阳系第三颗行星诞生下来的日子开始,虽然我活了下来,但总有一天绝对会面临死亡。因为我明白这是必然,所以我并不悲伤,因此在这有限的生命里,我希望能够一直画下去。

吉本芭娜娜说 在接受《知日 ZHI JP .it is japan》杂志采访时,吉本芭娜娜说:尽管我所熟识的奈良是个快乐的家伙,有点乖僻和一些玩世不恭,而当我看到他冷静的一面的时候,这一发现便挥之不去,正如这种冷静始终跟随着他以及他的作品。/看着他对于所有事情的坚韧态度和永远有趣的好奇心,连神也很会快乐的吧,所以,奈良美智被赋予了这样的使命,只要活着一天,就要将这个世界赋以形状,并不断地为此努力着。现场Live:Nobody’s Fool@Asiasociety,New York City 2010年9月9日,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的大型回顾展“奈良美智:没有人是傻瓜(Yoshitomo Nara:Nobody’s Fool”在纽约开幕,此次展览由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举办,展期至2011年1月2日,展出100余件素描、油画、雕塑、专辑封面、大型装置等作品,其中很多作品是第一次在美国展出,借此纵观奈良近20年的创作生涯。

Nobody’s fool 展览官方网站:

September 9,2010 through January 2,2011 PR image captions organized by exhibition section《知日》专访Nobody’s fool策展人 Miwako Tezuka miss 记者/王艾 @纽约
知:请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好吗?
Miwako Tezuka:我是日本人。我生在日本。我曾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专供艺术史,主要研究日本五十年代画家。/我第一次接触奈良作品是在九十年代。那时我还是研究生,去日本做研究,在一个集体画展上看到了奈良先生的作品。我被深深震动了。那是一个小姑娘的雕塑,被摆放在展厅的门外,显得非常奇特。小姑娘的比例非常不寻常,就像他绘画中的女孩子那样,大头,小身子,表情怪怪的,看起来非常奇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知:您为什么会策划亚洲协会的这次展览呢?
Miwako Tezuka:我是和馆长一起做成这个展览的。先是她有这个想法,想要做一个当代日本画展。她觉得奈良很合适,因为他对当代亚洲艺术做出了巨大贡献,应该被介绍给国际。我主要负责联系画家、作品,以及正确地安排作品在这里展出。
知:策展过程顺利吗?有没有什么意外惊奇?
Miwako Tezuka:整个来讲很顺利。但制做那些装置艺术的过程确实很令我们惊奇,当然也给我们带来一些困难,因为亚洲协会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装置艺术展览。
知:这是奈良20年回顾展,您是怎么利用“孤独”“音乐”“反叛”三个部分来组织展览的呢?
Miwako Tezuka:这是我和馆长一起决定的。当决定举行这个奈良画展后,我们先是去四处收集、挑选那些能用来参展的作品,并分析它们的主题。很显然,这三个主题很切合他的作品内容。其实我们原来主要的兴趣在于奈良作品与音乐之间的关系,但后来却发现孤独、反叛也是他作品很重要的内容。
知:奈良先生同意你们对他作品的这种理解吗?
Miwako Tezuka:他同意。他告诉我们,当他作画时,他并没有有意识地遵循这几个主题,但是当他回首看这二十年的作品时,觉得我们这样的理解很有意思。
知:您个人最喜欢这三个部分中的哪个部分呢?
Miwako Tezuka:(笑)噢,每一个部分我都喜欢。我无法在它们中间做选择。
知:您觉得奈良美智的这个画展的独特之处在哪里?
Miwako Tezuka:我认为这个画展的独特之处在于画家试图以很不寻常的方式安排观众。在这个展览中,无论是限制作品主题,或是给观众暗示作品与音乐的关系等方面,画家都希望让观众参与和介入他的作品。
知:你觉得美国观众会怎样看待这次展览?
Miwako Tezuka:我觉得美国观众首先将这个展览视作是一个日本当代艺术的展览,将奈良先生视为日本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但我们更希望观众看画展时,不仅只是了解什么样的艺术正在日本流行,而且还能了解作品背后的深层意义,尤其是作品中的诗意、抒情及音乐。
知:自开展以来,观众对画展的反应如何?
Miwako Tezuka:观众对画展的反应很热烈。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儿童,以及那些心理还很年轻的人来参观展览。说道这里,我觉得有必要提到一点,那就是这个展览的观众群与别的画展很不同。奈良先生的作品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新观众。
知:您觉得奈良先生新近的作品与以前相比,有什么深层变化呢?
Miwako Tezuka:我任务他早期作品题材更广泛多样,现在的作品题材越来越集中,几乎都只限制在小女孩、狗、猫。在风格上,新近的作品也变得更安静、柔和。他在德国客居12年,在那里奠定了自己独特的风格。2000年回到日本。从2003年开始,他开始与许多人合作,包括朋友们,艺术家、设计师。我认为那对他的风格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从那以后,他作品中的形象变得更柔和,温柔,可亲,仿佛也更开放,能够更安静地与观众交流。
知:您是否觉得自己的文化背景有助于理解奈良先生的作品呢?
Miwako Tezuka: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我的确能够从日本文化的整体角度欣赏他的作品。因为奈良先生虽然是一个当代日本流行艺术家,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对日本艺术史非常了解的画家。也许在他作画时并未意识到,但却深受传统影响。
知:您是否认为奈良先生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画家?
Miwako Tezuka:他是最具代表性的画家之一。我不能说他是最有代表性的,我也不希望将艺术家放到天平上衡量。但他的确是最有影响的艺术家之一。
知:您怎样看待奈良美智在世界范围内流行?由于互联网的传播,各地迅速聚集了大批奈良美智的粉丝,他们对奈良美智的关注还涉及作品以外的其他方面,你是怎么看的?
Miwako Tezuka:我知道奈良美智有大量粉丝。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偶像人物。奈良美智的粉丝主要是那些追随摇滚乐明星的年轻人。我觉得这主要是因为奈良美智那种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自己喜欢的生活的决心,启迪和鼓励了许多年轻人,让他们也有勇气去寻求自己的生活方式。
知:在中国,很多人喜欢奈良美智的作品,也有以网络为基础的粉丝群存在。您是否有所听闻呢?
Miwako Tezuka:我还没有与中国大陆的奈良美智的粉丝交谈过,但我与许多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的年轻人交谈过。当我上网搜索时,看到有许多关于奈良先生的中文网页,令我感到他在中国也有许多追随者。对此我并不惊讶,因为奈良美智作品中的形象代表着很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
知:与接触过的其他艺术家相比,您觉得奈良先生与他们有哪些相同及不同呢?
Miwako Tezuka:我觉得奈良美智的独特之处在于尽管已经年过五十,但如果你与他谈过,你会感到他有一颗非常年轻的心。他与其他我接触过的当代艺术家的相同之处在于,他们都对世界有自己的视角,并且他们都非常忠于那个视角。
知:您觉得为什么奈良先生要用《没有人是傻瓜》来作这次展览的标题?
Miwako Tezuka:我觉得那是因为他很喜欢歌曲作者Dan Penn。Dan Penn【Dan Penn:美国歌手,词曲作者,唱片制作人。他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白人灵魂歌手之一。他曾有一首著名歌曲《nobody’s fool》】曾经写过几首歌,很受欢迎。但他却没有刻意去营造商业名声,只希望像一个艺术家那样去创作。在这一点上奈良与他很相似。奈良美智虽然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但他依然希望保持一个纯粹艺术家的本色。这一点,他们很接近。
知:您怎样理解奈良先生那些装置艺术的小房屋门上都上了锁,或用木条封住?
Miwako Tezuka:我的理解是那些小房间似乎是奈良美智创造的一个秘密空间。观众可以从窗口窥视里面的绘画,桌子,枕垫等,但那个空房间却只是留给奈良先生自己的。那仿佛是他的内心世界,观众只能从窗户外窥视。门上挂锁或用木条封住象征着内心世界对他的珍贵性。
知:画展上有一幅油画作品。一个小姑娘闭着眼睛,表情安详,头顶上有一个小小的十字架。这幅画镶在一个厚重的古典式雕花金木框里,一束灯光非常柔和地照射着,布置得很庄严隆重,令人想起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或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您觉得奈良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这幅作品?
Miwako Tezuka:我想他是有意在这幅作品中表现出一种宗教感,一种宗教意义上的纯洁。他在德国居住的时候,曾经一度很感兴趣宗教绘画。在布置这次作品时,他曾告诉我,人们总是看见他的话是流行艺术,形象简单,他想知道如果用这样精美古典的画框来配他的画,人们会有怎样的反应。
知:画展上还有一幅小姑娘的肖像作品,题名为《MJ》下面说明说是迈克·杰克逊的肖像画。这是怎么回事呢?
Miwako Tezuka:(笑)哦,是的。是迈克·杰克逊。但最初奈良先生并不是要画迈克的肖像的。他是在画小姑娘。但在绘画过程中,却怎么也画不好小姑娘的左眼睛。于是他便开始用刘海遮盖住眼睛,当他完成这幅作品后,十分惊讶地发现这个女孩的肖像很像迈克·杰克逊。差不多也就在这时候,他得知迈克去世的消息。他忽然觉得也许他在画这幅作品时所经历的那些困难,正是因为迈克要他为自己画张肖像,因此便将这张女孩肖像命名为迈克·杰克逊。《知日》专访纽约亚洲协会美术馆馆长Melissa Chiu miss 知: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奈良美智作品的?
Melissa Chiu:我是大约在九十在九十年代晚期在澳大利亚时第一次接触到奈良美智的作品。我不记得看见的第一件作品是什么了。我第一次与奈良先生见面是四年前,在他家乡的博物馆里。
知:为什么亚洲协会会选择今年给奈良先生举办这个展览。
Melissa Chiu:这是因为我们觉得奈良正处在他艺术生涯的一个重要阶段。同时,我们也觉得纽约人几乎从未看见过他的绘画与装置作品一起展览,因此便决定为他举办这个展览。奈良美智在八十年代已经引起关注,他的作品有一种令人赞叹的延续性。他不是忽左忽右,突然断裂,即使媒介材料会有变化。从这个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自八十年代以来,奈良艺术的巨大发展。
知:您认为奈良美智作品的最重要特色是什么?
Melissa Chiu:奈良作品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在一个层次上,它鲜明地表现了日本社会。我们知道,日本经历了可怕的经济危机,社会在重组。很多人,尤其是那一代年轻人,发现自己与世界很疏离隔膜,很孤独。他们无法与世界直接沟通,只能借助现代科技来了解世界。因此,我认为一方面,奈良美智的作品表达了当代日本人的困境,但同时也非常具有世界性。因为孤独、疏离是一种全人类的情感经验,任何地方的人都有这一感觉。包括反叛、青春期反叛,都是人类普遍的情感经验。我觉得这正是奈良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一方面很具体,一方面又表达了普遍的人类情感。/另外,在这个展览中,奈良美智创造了一个很特殊的气氛。他通过装置艺术让观众去欣赏他的绘画。在这里,他似乎在试图将观众带出一般的博物馆经验,带进一个现在被我们称作“奈良世界”的环境里。我觉得这也很特别。
知:奈良先生的作品似乎更受年轻人欢迎,你认为是这样的吗?
Melissa Chiu:我知道奈良的粉丝很广泛。他一方面在艺术界有很多支持者,收藏夹,评论家等等,另一方面他还有许多社区普通人士的支持。这对一个艺术家是个新的现象。据我了解,在日本,有不少他的粉丝网站。而且奈良自己也使用推特,并已经有两万多个追随者。他也每天写博客。这都非常有趣和新颖。我觉得奈良是一个在博物馆之外,使用最新科技,能够直接与自己的观众交流的艺术家。我也认为他的作品很得年轻人和儿童的喜爱。这是我在别的艺术家身上没有见到的。
知:您认为奈良先生的艺术对西方绘画界产生影响了吗?
Melissa Chiu:影响从来都是一个很难判断的事情。他在日本影响当然很大,日本以外便很难说。我觉得他当然是一个世界级画家,在许多国家举办过画展,也参加过很多国际展。但我并不清楚他是否具体影响了某个西方艺术家。
知:您是怎样看待亚洲艺术整体的?
Melissa Chiu:亚洲艺术家现在在国际上受到空前欢迎。事实上,过去五年来,亚洲艺术家在纽约举办画展次数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蔡国强2008年刚在古根汉博物馆举办个展。可以说,亚洲艺术家如今已经完全平等地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画家一样站在世界画坛上了。而这都只发生在最近五年里。
知:您对中国当代艺术很熟悉。同为亚洲艺术,中国艺术家与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有什么主要不同?
Melissa Chiu:中国当代艺术与日本当代艺术的区别主要在与西方的衔接上。日本的现代艺术非常出色,一直主导着当代亚洲艺术。日本在六七十年代时已经有非常优秀的观念艺术,而中国的当代艺术仅仅开始于八十年代。日本开始得早,在对观念艺术,实验艺术的理解上也很成熟,很有深度,与西方衔接得很好。在六十年代时,日本艺术家已经来到纽约,并加入到美国现代艺术潮流当中。八十年代日本已经出现了专门关注现代艺术的博物馆,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鼓舞的进展。中国进步得很快。总之,我认为,当代中日艺术之间的区别与文化历史紧密相关。
知:你是否认为中国艺术界存在着一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现象?
Melissa Chiu:这的确曾经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情况。有过这样一个时期,中国画家在国际上很有名,但却在国内知者寥寥。那是因为在那个时候,这些画家无法在中国国内展出他们的作品,中国国内也没有出售他们作品的市场,所以画家们极力在欧洲、澳大利亚、美国寻找机会,展出自己的作品。因而他们在国外变得很有名。但现在很多中国艺术家在中国国内已经成为大明星,如日中天,家喻户晓。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也许在十年前是真实的,但已经不再如此。
知:听说亚洲协会花了四年时间才成功举办这个奈良美智画展,为什么需要这样长时间呢?
Melissa Chiu:四年对我们是一个很正常的时间。博物馆与画廊不一样。我们先得做大量研究,要了解他的作品都在哪里,要决定挑选哪些作品,还得请相关作家写文章,出版书籍等等。我们有些展览需要的时间比这还长。
知:现在中国大陆很多人喜欢奈良的作品,也已经引进了奈良的画册书籍等,你们有没有兴趣在中国策划一次奈良的大型个展呢?
Melissa Chiu:我们目前还没有明确计划。但如果发现机会,我们将非常感兴趣在中国举办奈良美智的画展。
粘土为伴
2010年5月15日至6月19日,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在东京小山登夫画廊(Tomio Koyama Gallery)展出了他最新的艺术创作尝试——陶瓷雕塑系列作品(Ceramic Works)。这批立体作品的造型和材料较之奈良美智以往所创作的艺术形象都有所不同,在布展上别具巧思。这些全新的作品,是奈良美智在信乐陶瓷文化公园(Shigaraki Ceramic Cultural Park)学习雕塑时所创作的。
奈良先生说:“我所追求的,是更加根源性的、不随时光流逝而变化的、仿佛渗入人类意识之中的作品。”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的陶艺作品散发着迄今为止的立体作品浑然不同的存在感与震撼力。“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仿佛愤怒地向人们强烈的控诉着什么的眼睛的女孩。”作为这女孩的绘制者而集高度评价与高度人气于一身的奈良,从其长期生活的德国移居到日本已经10年,在几岛弥生专访奈良美智的对话中,我们窥到了十年一剑的奈良先生对陶艺的别样理解:
(以下节选《知日》杂志收录的几岛弥生专访奈良美智先生的深入对话)
奈良:前往信乐园进行创作,原本就不是为了让展览会收获圆满,我只是很平常地、带着独自旅行的感觉去了那儿。
奈良:我想表现得东西无论是在美术史概念上还是美学概念上都找不到,似乎是一种处在极端精神领域内的东西。
几岛:大型的立体作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佛像。像作品《阿多福1号》和《阿多福2号》这样胖乎乎的脸在您的手绘作品中也经常见到,但一旦以立体的形式来看的话,就会让人联想到山田寺的佛祖头像或是面像和蔼慈祥的佛祖的样子。作品《White Riot》被单独放在小型展览室里,而且因为比较高大,需要稍稍仰视才能与作品视线相交,就好像在参拜寺庙一样。
奈良:在宗教美学的意义上,由于虔诚地信仰着某种宗教,对某些难以自圆其说的部分也会感受到真实性,对吧?就和这种感觉十分接近。/我的作品是靠一种处在根源的类似精神性的事物所支撑。它们演变为我的创作意愿,同时,想要表达这种精神性的欲求又存在于我自身之中。从技术层面来说,我属于不怎么纯熟的类型,但是更重要的不就是这精神性么。这一次,利用陶艺这一造型的基础,我感觉我发现了适合自己做下去的方式。
奈良:在自己离开人世几十年后,某个人偶然地在一间古董店里看到我的作品,然后惊奇地说:呀,原来世上还曾有过这么个人!我想,我所追求的就是这样的作品。
奈良:即使看起来是一样的东西,它的思考过程可能是一样的,但是制作过程则大相径庭。
奈良:不管这些作品受到怎样的损坏,它都要具备这样的能力——承担起那些只有参观者们才能补全的灵魂性的东西。
奈良:在融化之前冰块“哐哐”地捧着周围的杯壁,旋转,下沉,我强烈地感到这一过程是不能被忽视的。/在亚洲我能接触到一群毫不修饰的、朴实的人们。每当那个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忘掉了某种十分重要的东西。/这次的个人展上,最初带来的那些精神性的东西没有失去,确认了这一点以后,我自己也长舒了一口气。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收藏

艺术品

撰文:余铨斌
奈良美智作为日本最为活跃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从2002年开始,踪迹遍及纽约、伦敦、香港、巴黎等重要的艺术品交易中心。
从进入艺术品交易市场以来,奈良美智的作品一直呈现出平稳增长的态势。在2005~2007拍卖行业最鼎盛的时期,其作品的成交价格也达到顶峰。奈良美智作于2001年的“Princess of Snooze”(贪睡公主)在2007年的纽约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中以150万美金的价格成交,是奈良迄今为止成交价最高的艺术作品。而即便在拍卖行业进入低谷的2008.2009年,他的作品也依然维持着较高的成交价格。
从作品品类上看,奈良美智广受欢迎的油画作品还是占据显位。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得到世界各地收藏机构广泛认可后,它的部分雕塑与手稿也在拍卖市场中获得不俗的成绩。起中雕塑作品“Light My life”(点燃我的火焰)在2008年纽约苏富比春拍中以116万美金的高价成交。
奈良美智的作品在艺术品交易市场大获成功,其原因除了有他独到精深的艺术创作外,日本小山登美夫对他的商业运营所起到的作用也是毋庸置疑的。1996年在福冈三菱艺术馆举行的个展“Empty Surprise”以及仙台宫城县美术馆举行的包括太郎千惠藏、中野渡尉隆、村上隆、森万里子等人的群展“不凑巧的幻想”,奠定了奈良美智在日本的艺术地位。此后,从1996年开始,作为日本当代艺术重要推手的小山登美夫画廊,为奈良美智在日本策划了“伙伴们想要的小狗”绘本原画展(1996)、“尘封的记忆”(1997)、“No,they didn’t”(1999)、“new drawings”(2003)、“ceramic works”(2010)等数场个展以及策划其在全球各地参加各类群展。
伊始,奈良美智的作品多作为日本当代艺术群体的标签,在欧美地区受到关注。但与村上隆、森万里子等日本当代艺术家多元化的题材相异,奈良美智对于他所创作的大头和大眼型的小人形式几乎呈现着执拗的坚持,这也许与他童年及少年生活、以及长达12年的旅德经历密不可分。其富含德国表现主义的澎湃艺术情感与日本传统神秘主义的思绪交织,通过平涂的纯粹色彩,以简约的形象与魅惑的眼神,给世人展现出一种玩世不恭、叛逆却又动人的姿态。奈良美智在2000年结束了12年的留德生活后,回到东京的工作室潜心创作,在这一时期他完成其代表作系列“Sprout The Ambassador”(萌芽使者)“Night Walker”(梦游娃娃),而这批作品正是奈良美智在艺术品市场中最受欢迎同时也是最高价的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的作品,以其极具个人特色的符号化与风格化,成为对抗艺术同质的代表,掀起了风潮。它们代表日本,代表亚洲,已经成为世界艺术品交易市场中一股不可否认的中坚力量。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奈良美智绘画作品

公共收藏

· 国际交流基金会
· 青森县立美术馆
· 弘前市
· 大英博物馆(英国)
· 资生堂(东京)
· 彼特・诺顿财团(加利福尼亚)
· 旧金山近代美术馆
· 洛杉矶现代美术馆
· 角川书店(东京)
· Lebel family collection
· 爱知县立艺术大学
· 纽约近代美术馆
· 高松市美术馆
· 原美术馆(东京)
· Neues Museum, 纽伦堡(德国)
· 徳岛县立近代美术馆
· 芝加哥现代美术馆
· 东京opera city 艺术画廊
· 广岛市现代美术馆
· 洛杉矶州立美术馆
· 泰国
· 玛利亚儿童医院病院(纽约)
· 东京市现代美术馆
· マラガ现代美术馆(西班牙

0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