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著名女性画家马小娟 Ma XiaoJuan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马小娟1955年6月生,女,南京市人。198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1985年考入该系中国画工笔人物创作研究生,1988年毕业,获硕士学位。现任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副教授、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家。
作品《暖春》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正午的梦》入选第八届 全国美展,《早春》入选首届全国中国画展,《风逝》入选全国中国画人物画展。
中文名:马小娟
籍贯:江苏南京
性别:女
民族:汉
出生日期:1955年6月
国籍:中国
职业:画家
毕业院校:
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马小娟 肖像
马小娟 肖像

马小娟 – 绘红楼

马小娟现为上海中国画院一级画师。她自幼受父亲的影响喜欢绘画,中学毕业后进入南京市美术设计公司。马小娟曾随新金陵画派代表画家亚明学画,一度也得到了宋文治、魏紫熙等前辈的指点,从他们身上她学到的是对艺术的一种感悟。亚明钟情于江南风光,特别是姑苏风情给马小娟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1978年她如愿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院)中国画系,开始了正规和严格的“科班”学习。1985年她再次考入中国美术学院,成为著名工笔画家顾生岳当年唯一的工笔画硕士研究生,经过三年的研习,画风开始蜕变。

马小娟似乎天生就是吴歌越语的江南女子代言人,娴静而又雅致。在她的笔下,山山水水,花花草草,朦胧而秀美,无不烙上江南的韵味。《正午的梦》《临风》《莲动月下》和《荷塘清趣图》等都是她的代表作,显示出她与众不同的才情和灵性。著名美术评论家丁羲元对她的画曾评论说:“小娟的造型很独特,她笔下的仕女,一色浅发短额,容长的脸,秀倩的鼻,眉画春山,目如横波,更加樱桃小口,粉面生春,加上淡淡的晕染,越发肌肤莹润,转盼有神……是现代的夸饰,是一种放大的美。”

其实一开始马小娟创作的“仕女”图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看好,这种质朴夸张的美与人们传统意识中的美有着较大的差异。甚至有些人在看到了马小娟本人之后更是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对马小娟说:“你这么漂亮,为何还要去画这么‘丑’的仕女?”马小娟坚信自己的创新之路是对的,她需要表现的是生活中稚拙天真的美,而不是人云亦云的传统美。她说过:“画家有责任引导大众,提高大众审美情趣,与时代同步。”渐渐的,她的知音越来越多,人们发现马小娟笔下的仕女洋溢着的是含蓄的美,一种深藏不露而又耐人寻味的美。

说起刚刚杀青的120幅《红楼梦》画稿,马小娟的脸上还依稀挂着疲惫,她似乎还沉浸在《红楼梦》的创作中。她回忆道:“幼时曾见母亲看《红楼梦》,就产生了想看的念头,结果是一看便喜欢上了《红楼梦》。以后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再读《红楼梦》则多了一份亲近和理解。这次为百年复旦庆典版画《红楼梦》,重读之后收获更多。特别是对贾宝玉有了新的认识。贾宝玉是个公子哥,可他对女性尊重有加。他对丫头都抱着怜惜、同情的态度,总是自觉保护女性,是真正的护花使者,很难得。”为了创作好这120幅《红楼梦》,马小娟几乎回绝了一切应酬和画作,闭门苦读《红楼梦》,寻求创作上的突破,在不经意之间表现出《红楼梦》独有的似梦似幻的诗的境界。

马小娟也是一个特别认真执著的画家。当问起她有什么遗憾,她说:“如果时间再充裕点就好了,我可以画得更好些,有些画面再推敲一下也许会更精彩。”

《 树下笛曲》
《 树下笛曲》

马小娟 – 金瓶梅

马小娟接手创作中国古典小说《金瓶梅》系列绘图。与《红楼梦》相比,《金瓶梅》以往甚少入画。如何用中国人物画独有的艺术方式展现《金瓶梅》丰富而复杂的内涵?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马小娟紧扣“《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以家庭日常生活为素材的长篇小说“这一题旨,抓住书中主要人物的外部神态和内心变化,从具体的生活形态、生活细节入手,通过许多极富戏剧性的情节和场面,惟妙惟肖、入木三分地刻画出《金瓶梅》所处的那个社会的黑暗,和处于这一时代中人性的普遍弱点、扭曲和丑恶。令人观后深受震撼,长叹不已。这100幅充满强烈写实批评精神的《金瓶梅》绘图甫一亮相,便受到评论界的关注。不少评论家认为,马小娟的这部《金瓶梅》绘图,比前一部《红楼梦》画得更为放松、精彩、成熟,对原作的意蕴和人物把握得更为准确、到位,在艺术上显得更为丰富、更具魅力。难得的是,马小娟那略带夸张变形的画风与原作的风格十分吻合,视觉的形象与抽象的文字几乎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

这部作品的问世,不仅标志着马小娟本人绘画创作的一大突破,上了一个台阶,也是海上画坛在中国古典文学题材创作方面的重要收获。马小娟能够今天能如此成功创作出《金瓶梅》绘图,并非偶然,是她几十年的艺术学养、人生阅历、创作实践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生的“果实”。

《执扇图》
《执扇图》

马小娟 – 画风

马小娟笔下有疏影横斜,有一帘幽梦。她喜欢画江南女子。她笔下的江南女子,眼睛都高高的,额头几乎成了“斜坡”,比明代画家陈老莲画得还怪,但是,从中却分明透出清高、古雅、柔和、内敛、幽静之美。这些美女往往处于江南园林的环境中,弥漫着朦胧的水气和无法言说的氛围。马小娟画的江南女子恰如她的南京同乡、名作家叶兆言所说,是水做的骨肉,柔情蜜意,仿佛春天的彩蝶,是水中月,是镜中花,具有最快乐的天性,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生性不愁,最适合居家过日子。马小娟的江南仕女画在艺术上也与众不同。当外界都热衷于写意画时,马小娟独钟工笔画;当外界在追求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之时,她却在营造比古典更古典的柔美。但她的工笔画并不“纯粹”,而是糅合了写意画的灵动、抒情和含蓄。最重要的是她画得很真实。马小娟说她对生活非常容易满足,也没有大的起落。这既是缺陷也是优点,所以,她画画始终那么从容不迫,不紧不慢,丝毫没有浮躁之气。近年来,她的画风有所变化,开始关注起上海大都市女性的生活,但是,那些走出江南园林的淑女们尽管穿上了旗袍时装,背景也可能变换成时髦的“新天地”,但是骨子里还是马小娟式那不变的古典风韵。真所谓是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

随着创作的日趋成熟,马小娟的艺术视野也越来越开阔。她不断开拓新的绘画题材,不断向自己发出挑战。最近,她特意到西部写生,创作了一组少数民族人物题材的作品,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

《镜子》
《镜子》
2+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