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成就斐然绘画大家常玉 ChangYu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画家常玉一生大起大落,在艺术上坚持我行我素。1966年在巴黎因煤气泄漏去世时仍默默无闻、不被赏识。而今,西方公认他为世界级的绘画大家。 常玉1901年生于四川南充,少时家境殷实。1919年常玉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前往巴黎,与徐悲鸿、林风眠熟稔,常玉的艺术观点却与他们不同,他不进美术学院进修,常在咖啡馆里一边看《红楼梦》或拉着小提琴一边画画。

中文名:常玉
别名:常有书
籍贯:四川省南充市
出生地:四川省南充市
性别:男
民族:汉
国籍:中国
出生日期:1900年10月14日
逝世日期:1966年8月12日
职业:画家
主要成就:绘画创作
代表作品:《青花盆与菊》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常玉肖像
常玉肖像

常玉 – 简介

常玉,本名常有书,1900年10月14日生于四川顺庆(南充市)的富商庭,1910年即与赵熙习画,长于书法的他,1917年入上海美术学校就读,1919年常玉与徐悲鸿、林凤眠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前往巴黎,并于1919年赴日时在东京展出其书法作品,而获当地杂志刊载推荐。常玉自20岁 (1920年)赴法勤工俭学到巴黎,1921年与徐悲鸿、张道藩等留法学生组织“天狗会”。至67岁辞世,大致都住在巴黎。此后,他的作品经常在沙龙及各大画廊展出。1938年他曾短期回中国,接着转往纽约,在该地生活了两年。并于1948年在纽约现代美术馆展出作品。该馆同时印行“瓶花”的彩色明信片。1948年返回法国,直至1966年逝世于巴黎。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收藏常玉40几幅油画巨作,曾于1978起定期举办他的回顾展及学术研究,借此宣扬他有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成就。

《青花盘与菊》
《青花盘与菊》

常玉 – 大事年表

1900年10月14日生于四川。

1919年赴日本。

1920年勤工俭学到巴黎。

1921年与徐悲鸿、张道藩等留法学生组织“天狗会”。1925年作品入选法国秋季沙龙。

1931年为法文版《陶潜诗集》作插图。

1932年被列入《1910-1930当代艺术家生平辞典》第三卷:

]933年在阿姆斯特丹举办画展。

1938年因兄丧返国,同年返回法国。

1948年由法国赴美,居留美国纽约。

1950年在纽约举办画展,次年返回巴黎。

1955年作品参加巴黎独立沙龙。

1964年应台湾教育部邀请,在台举办个展。

1965年在巴黎友人家中举办个展。

1966年因煤气中毒,去世于巴黎寓所。

《盆中雪莲》
《盆中雪莲》

常玉 – 入展、个展与绘画风格

1925年作品入选法国秋季沙龙。1931年为法文版《陶潜诗集》作插图。1932年被列入《1910-1930当代艺术家生平辞典》第三卷。1933年在阿姆斯特丹举办画展。1938年因兄丧返国,同年返回法国。1948年由法国赴美,居留美国纽约。1950年在纽约举办画展,次年返回巴黎。1955年作品参加巴黎独立沙龙。1964年应台湾教育部邀请,在台举办个展。1965年在巴黎友人家中举办个展。1966年因煤气中毒,去世于巴黎寓所。他是早期知名海外画家之一,亦是近代中国画坛的一个异数,因为他擅长画画,却是以顽童心理、游戏心情在作画。他画画不讲究书法、画理,而是随性所之、随兴所至,画他的好恶、画他的心情。绘画对常玉而言是一种情感的自然发泄。常玉从最熟悉的中国艺术投入另一个崭新的西洋艺术领域,以中国绘画的基础不断地摸索追求,巴黎艺术派别林立,艺术家各领风骚,终于成就常玉简练流畅的特殊绘画风格。

《粉莲盆景》
《粉莲盆景》

常玉 – 关于拍卖与拍卖纪录

2011年5月30日,在罗芙奥(香港)举行的“现代与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中,常玉的《五裸女》不负众望,以1.28亿港币(约合1.07亿人民币)的价格刷新了华人油画最高成交纪录,打破了不久前嘉德春拍中陈逸飞《山地风》8165万人民币的中国油画拍场纪录,成为最昂贵的一幅华人油画。《五裸女》是常玉毕生最大幅裸女主题油画,曾在1988年台北市立美术馆“中国 -巴黎:早期旅法中国画家回顾展”中首度曝光,也是陈炎峰编着的《华裔美术选集:常玉》画册的封面与封底作品。

《盆花》
《盆花》

常玉 – 作品与相关拍卖

常玉的女人体作品表现角度与常人不同,他以裸女整个身体轮廓表现内心的风景,他笔下纤细裸女不多,大都是丰满肥硕的女子,即便是亭亭玉立、玉体冰肌的女人体也都是脂润肌满,风韵张扬。

在巴黎侨界,曾经有过这样的说法儿,留法中国画家常玉倾慕徐悲鸿的妻子蒋碧薇女士,徐悲鸿在巴黎时经常因为生活小事起疑不悦,尤其是妻子蒋碧薇和常玉的偶尔交往,常使他心存芥蒂。所以有人半开玩笑地说,徐先生是“小心眼儿”,称常玉是他的“情敌”。

在当今华人画界,常玉和徐悲鸿的画作并插云际,各领风骚,一度交替刷新中国油画拍卖纪录。今年四月,在香港苏富比的春拍会上,常玉的油画作品《花中君子》以2812万港元成交,一举打破华人画家油画拍卖记录。今年七月,徐悲鸿的名作《愚公移山》由北京翰海公司拍卖,以人民币3300万元成功易主,拔得头筹。今年11月,常玉(Sanyu)的《青花盆与菊》(Potted Chrysanthemum in a Blue and White Jardiniere)的价格被抬到了5,330万港元,刷新了常玉作品拍卖价格的纪录。因此有人说,徐悲鸿和常玉这两位绘画大家生前是情敌,身后还在继续交锋。

常玉留法勤工俭学时到巴黎,他不进美术学院进修,而是在咖啡馆里画画。常玉一生大起大落,从花花公子瞬间变为流浪者,他在艺术上坚持“我行我素,不媚世俗”的理念,1966年在巴黎因煤气泄漏去世时,仍默默无闻、不被赏识。

《果篮》
《果篮》

常玉 – 世界级的绘画大家,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

而今,西方公认他为世界级的绘画大家,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

《磁州窑瓶内的白莲》
《磁州窑瓶内的白莲》

常玉 – 一生追求精神自由

常玉在巴黎死得凄惨,一生追求精神自由

对于国内的人来说,徐悲鸿尽人皆知,常玉别说在百姓当中,既便是在业内,也很少为人所知。常玉1901年(另说1900年)生于四川南充,他少时家境富殷。1919年(另说1920年,也有说1921年)常玉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到达巴黎。他与徐悲鸿、林凤眠熟稔,常玉的艺术观点却与他们不同,他不进美术学院进修,常在咖啡馆里一边看《红楼梦》或拉着小提琴一边画画,走着另外一条绘画道路—从画坛、画廊和巴黎人的生活中去了解法国现代绘画的脉络,以此为基调从事艺术创作,并坚持此理念一生。

上世纪三十年代,常玉四川南充家中的兄长去世,他的经济状况也急转直下,始料不及的变故,使常玉从花花公子瞬间变得一贫如洗,生活很是艰辛。他曾经做过陶器,也干过以商补艺的生计,还曾在巴黎和柏林从事过宣传体育事业的活动,但都没有多大的收效。1938年欧战即起,常玉的经济状况如雪上加霜,他还继续定期地举办展览。三十年代他曾参加过法国秋季沙龙、法国独立沙龙,特别是在欧洲地位很高的法国杜勒里沙龙(Salon des Tuileries),常玉在巴黎有了不小的影响。据巴黎的老华侨讲,常玉那时本该已经成名了,但常玉最终未能真成名。

四十年代末,常玉曾在纽约呆了一年半的时间,他的作品未能卖出去,他又回到巴黎,继续忘我的从事艺术创作。常玉的作品后又被入选法国独立沙龙,但反映平平。常玉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也越来越孤独。1966年8月12日凌晨,人们发现常玉已经死去,因煤气泄漏死在他蒙帕纳斯(Montparnasse)工作室里。常玉默默无闻、不被赏识的在巴黎终其一生。

常玉的动物作品,多表现苍茫大地,古道绵绵,或黄沙漫道,渺无人烟的苍凉情境。画中在无边的空旷辽远的苍穹中,只有那小小如沧海一粟孤单的动物,观者无不感到这位异乡游子晚年的孤独和凄楚。

 《白瓶花卉》
《白瓶花卉》

常玉 – 心路历程

从裸体到风景,常玉的心路历程

常玉在巴黎一边艰难地维持着生计,一边坚持不懈的继续从事绘画创作。从常玉的绘画风格来看,他始终没有改变个人的创作理念。常玉的早期绘画作品多重于裸体创作,表现形式有油画,有水彩,有水墨,也有炭笔,总体以白色和粉色为主调。他的绘画笔调洒脱,行笔畅逸,使人能感觉到常玉在遵循中国传统技法的同时,又在努力试图突破传统格局的束缚而倾力探索。

常玉的女人体作品一反常人裸体画的表现角度,他以裸女的整个身体轮廓表现他心内的风景。常玉笔下的纤细裸女不多,大都是丰满肥硕的女子。即便是亭亭玉立、玉体冰肌的女人体也都是脂润肌满,风韵张扬。他绘画中的背式女人体特点独具,画中的女人有的独眼视人,若有所思,有的欲言又止,眉宇间还夹杂着冷眼相观、不屑一顾的神情。有的作品女人体的青丝发髻最为招眼,体态含羞带怨,颇有作者“不可向人语,独自暗神伤”的自怜情态。

《常青藤》
《常青藤》

常玉 – 风景动物作品

常玉的风景动物作品,创意和意境也很特别:画中多表现苍茫大地,古道绵绵,或黄沙漫道,渺无人烟的苍凉情境。画中在无边的空旷辽远的苍穹中,只有那小小如沧海一粟孤单的动物,动物有时急行、有时缓步,或深思、或徘徊。它们要往哪里?它们心在何方?乡关何处?使观者无不感到这位异乡游子晚年的孤独和凄楚。

常玉一生都极为坎坷,他画的画根本就卖不出去,为了艺术理想,他又不去按世俗的观点而创作,以致他在蒙巴那斯的家中被煤气熏死的时候,仍然是一贫如洗。常玉至今虽然不为国内人所熟知,但他在台湾,在法国以及欧洲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赏识。常玉是中国的莫迪利阿尼式的人物,生前潦倒而死后荣光。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常玉本想去台湾办个展,几十幅有代表性的作品提前运抵台湾,但是因为签证时护照问题未能成行。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常玉的许多代表性作品都被留在了宝岛,成为当代人了解这位绘画大师的心路历程的重要凭证。

常玉的静物作品是他内心世界的一面镜子,画中的花朵大都孤单无力,残花败韵、强撑姿色,像失去母亲的孩子般孤单寥寂,无依无靠,直叫人有“残月伴秋寒,冷冷清清”的凄凉感。

《蔷薇花束》
《蔷薇花束》

常玉 – 常玉的墓冢缘和身后事

使用权

八十年代,台湾的不少画商因为常玉的遗作而暴富,一些有良知的人士还专门到巴黎,在很不容易的条件下,找到常玉所住楼房下的中国餐馆的打工者,这些人都已年过花甲。画商听过他们的叙述,终于在巴黎的一个贫民墓地里找到草草埋葬的常玉坟墓。我听朋友说,就在画商去的那一年,也正是常玉的尸骨马上就要被墓地所有者清除掉的时候。巴黎的墓地有年限限制,常玉死后朋友凑钱给他所买墓地的年限,也恰恰就到这一年。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台湾画商此时到了巴黎,出资为常玉的墓地又买下了二十年的使用权,一生孤苦潦倒的常玉也因此能暂时的瞑目一段时间了。

欧洲的影响

常玉1966年在巴黎去世的时候,他的作品成捆地出现在巴黎的拍卖市场,售价仅数百法郎,八十年代以后单张的售价已涨至数万法郎。巴黎著名的画廊西尔德画廊和东方画廊,在常玉去世后举办了两次他的作品个展,影响逐步扩大。巴黎吉美博物馆前年举办的常玉作品回顾展,把常玉的宣传力度推到了高潮,使常玉在欧洲的影响更加宽阔、深远。

悲剧人物

常玉是中国早期旅法画家流亡在域外的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是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他同时又是一个为自己艺术信仰而自由创作、成就斐然的绘画大家。时光荏苒,珠玉蒙尘,吾辈拂拭有责,赋珠宝于重辉,常玉是一颗不可湮没的东方明珠。

常玉的背式女人体特点独具,画中的女人有的独眼视人,若有所思,有的欲言又止,眉宇间还夹杂着冷眼相观、不屑一顾的神情。有的作品女人体的青丝发髻最为招眼,体态含羞带怨,颇有作者“不可向人语,独自暗神伤”的自怜情态。

《婚礼花饰》
《婚礼花饰》
0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