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未来画派最杰出人物之一_贾科莫·巴拉_Giacomo Balla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贾科莫·巴拉 Giacomo Balla (1871—1958) 意大利画家、雕刻家和工艺设计师, 是未来画派最杰出的人物。也是意大利点彩派的倡导者,是博乔尼和塞韦里尼的老师。1871年生于都灵,曾求学于都灵阿尔贝蒂诺学院。24岁时迁居罗马。1900年访问巴黎,他先是以学院式绘画崭露头角,受到当时评论界的赞赏.在巴黎的暂短逗留使他看到印象派和分色主义,之后熟悉了新印象主义的光学混合技法。他对色和光总是表现出狂热的兴趣。巴拉的《路灯–光的研究》(1909)是未来主义最早的实例之一。他的代表作《链子上一条狗的动态》,作于1912年,现藏于纽约现代艺术馆。

中文名:贾科莫·巴拉
籍贯:都灵
性别:男
国籍:意大利
出生年月:1871年
去世年月:1958年
职业:抽象画家
代表作品:《被牵住的狗》《球面在空间中扩展》《水星在太阳前面经过》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贾科莫·巴拉肖像
贾科莫·巴拉肖像

贾科莫·巴拉 – 基本资料

全名:贾科莫·巴拉
国籍:意大利
性别:男
生卒:1871年
风格:未来主义
生卒年代:1871年生于都灵,1958年卒于罗马
主要作品:《劳动者的节日》(1903——1904)《街灯:光的习作》(1909)《拴着皮带的狗的动力》(1912)《小提琴家的手》(1912)《抽象速度:车已驶过》(1913)
观赏要点:用明亮的色彩表现灯光在不同位置上同时多视角地展示人或动物线条力度很强各组成元素颇具动感比较对象:翁贝托·波丘尼,吉诺·塞韦里尼,卡洛·卡拉,鲁吉·卢索洛,乔瓦尼·塞于 特尼,艾蒂安—朱尔·马雷,安东·朱利奥·布拉加利亚专业术语:立体主义,分割派,未来主义,印象派,后印象派,威尼斯双年展。

贾科莫·巴拉 – 生平经历

贾科莫•巴拉于1871年出生于都灵,是意大利未来主义运动中最年长的艺术家。他的父亲是位业摄影师。受父亲的影响,巴拉对科学与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他基本上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艺术训练,仅仅听过短期的绘画课。他先是以学院式绘画崭露头角,受到当时评论界的赞赏。在巴黎的暂短逗留使他看到印象派和分色主义,对色和光的总是表现出狂热兴趣.。回到罗马以后,他了塞韦里尼和波丘尼,把自己的新信念告诉了他们。
1895年巴拉离开都灵前往罗马,在那里他狂热地支持社会主义运动。
1900年,他前往巴黎旅行,其间接触到了法国印象派与分割派画家的作品。包括修拉在内的分割派画家当时正试图将印象派技巧更加科学化。他们在画布上涂上一小点一小点或一小块一小块的纯色,让观众在一定距离欣赏时,产生一种具有震颤的“视觉混合”。回到罗马后,巴拉就着手试验这种点彩技法。
在巴拉的作品中,他毫不掩饰自己对社会主义的同情,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他的成名作《劳动者的节日》(1903——1904)。1909年,巴拉遇到了未来派创始人、诗人和理论家菲利普•托马索•马里内蒂。未来派画家大都桀骜不驯,他们否认以往的艺术,主张艺术实践应体现现代特征与技术进步,例如汽车、飞机、影院等。他们在作品中极力表现速度与动感。
1909年,巴拉在威尼斯双年展上首次展出了自己的作品。同年,他第一件未来主义风格的作品《街灯:光的习作》问世。
1910年,他与其他画家一道签署了《未来主义绘画宣言》。该流派成员还包括了翁贝托•波丘尼和吉诺•塞韦里尼,他们自1901年左右起便经常造访巴拉的画室。
未来派画家借助于在油画和雕塑中创造出的动感来反映现代性的勃勃生机。为达到这个目的,巴拉四处寻求灵感之源。立体主义便是目标之一。他十分欣赏立体主义的主张,抛弃传统的单一视角,转换思维,从多个角度同时观看一个物体。摄影师艾蒂安—朱尔•马雷和安东•朱利奥•布拉加利亚的作品,对巴拉的启发也很大。两位摄影师试图用曝光时间和曝光次数的技巧来表现物体的运动性。试验时,他们对运动着的人或动物连续拍摄或者间隔拍摄,最终的形象则合成在一张底片上,以突出对运动的印象。巴拉对此的反应突出地体现在其作品《拴着皮带的狗的动力》(1912)中,狗的四肢和尾巴生动地展现了这一强烈的运动。
1913年底,巴拉的创作越来越倾向于图表化和几何化。在他的题为《抽象速度》(1912——1914)系列作品中,主题已经变得过于抽象而无法辩认。巴拉力图表现运动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从单一角度、固定时刻对物理世界的一个具体形象加以阐述。 在《未来派绘画宣言》的五位签名者中,他是唯一未参加巴黎展览的。他真正的动力主义的含义是在看了塞韦里尼《球面在空间中扩展》一画之后。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巴拉的政治立场转向支持军国主义。虽然他年事已高,无法服役,他却满腔热情地支持意大利的参战。战后他在戏剧界和服装设计界工作了几年。1929年,他在未来主义兴起的第二浪潮里又一次大显身手,并再次受到了马里内蒂的重视。然而,到了20世纪30年代未,巴拉转向了人物肖像和城市风光的创作,直至1958年逝世。

贾科莫·巴拉作品
贾科莫·巴拉作品

未来主义风格

1909年,以菲利普•托马索•马里内蒂在巴黎的《费加罗报》上发表宣言为标志,未来主义运动正式开始。巴拉深受未来主义“抵制过去,重视现在”口号的影响,在很短时间内创作出他第一幅纯未来主义作品《街灯:光的习作》(1909)。
在《街灯:光的习作》中,巴拉重点描绘了现代都市的一个重要标志:当时罗马刚刚引进的街道照明电灯。他强调了从电灯中射出的炫目的光彩,赋予了它几乎等同于物质存在的含义。电灯的强光与油画右上角一勾弯月苍白的光的光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巴拉把月亮勾画在作品中,可能是参考了马里内蒂已发表过的作品《让我们谋杀月光》(1909)。以这幅作品膦媒,两人一拍即合,成了未来主义的新朋友。
此时此刻,巴拉的创作生涯已深深地打上了分割主义手法的印迹。他用数以百计红色、黄色、绿色的V形笔画构造了以电灯为圆心四处辐射的形象。
愈接近光源,深红与深绿愈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亮黄和纯白,这就给人以强光炫目的效果。由数笔即短又散的笔画勾勒出的周边黑暗区域,圈出了电灯的球形形状,更加反衬出街灯照明的强大威力,要知道,“电灯”在当时可是一个相当摩登的概念。
《街灯:光的习作》只是巴拉迈出的第一步。在其后的创作中,他一直努力用图画来表达穿越时空的灯光。
1913至1916年,他进行了一系列创作,其中包括《水星在太阳前面经过》,这些从观察自然中获得启示的作品是未来派所留下的最抽象之作。他在给予感受、运动和心灵状态以独特完整造型上取得了成功,可以说,分析未来派和未来派都是以他为榜样,把感受、运动和心灵状态融合为一种表达方式的。我们若重意愿而不重结果的话,就应承认巴拉无疑是不自学地逾越了未来派的界限,而跻于最初的抽象派大师之列。遗憾的是,这个真正的创新时期在全力进行战争的世界上并未引起任何反响,而且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他作为先驱者的那件作品在很长的年代里也几乎无人知晓,只是在最近,由于展览会和编排了非常认真的出版物以后,才被人重新发现。

《水星在太阳前面经过》
《水星在太阳前面经过》

贾科莫·巴拉 – 代表作品

《被牵住的狗》
《球面在空间中扩展》
《水星在太阳前面经过》

贾科莫·巴拉 – 作品风格

《在阳台奔跑的女孩》
《在阳台奔跑的女孩》

《在阳台奔跑的女孩》

巴拉倡导绘画的同时并置原则,即描绘运动物体的多个侧面,以求在绘画这种静止的形式中表达运动和速度,使视觉的各个不同方面成为“相互贯通——同时混合的过程”。 巴拉追求表现运动和速度。他在《阳台上奔跑的女孩》一画中,以新印象主义点彩分色方法描绘强烈的光感,同时表现出奔跑的运动感。这样,运动物体在空间行进过程中所留下的多个渐进轨迹被全部容纳在一个单独形体上,仿佛是一张底片多次拍摄的结果。与其他年轻的未来派画家相比,巴拉的艺术较为平和抒情,没有太多的喧嚣嘈杂之感。他更多地关心画面的节奏和光色的抽象化处理,努力把感受、运动及内心状态融为一体。

贾科莫·巴拉 – 作品赏析

《被牵住的狗》
《被牵住的狗》

《被牵住的狗》1912

《被拴住的狗的运态》是巴拉最有名也最有趣的一件作品,画中,人物和狗都在行进的动态中,由于运动的速度,画面上的狗不是四条腿,而是很多条腿,链条不是一根,而是多条,整个画面似乎给人以运动感。妇女的脚、裙摆及牵狗的链子也同样成为一连串的组合,留下了它们在空间行进时的连续性记忆。众多不同时间的瞬间形象被同时凝结在同一个画面上,象慢放电影,又象同一底片的连续性拍摄,这种多物体多侧面的同时并置使观众强烈地感受到艺术家为解决运动问题所作的努力,尽管这种努力的结果看起来幽默而朴实。
在表达运动感和力量感的探索过程中,巴拉很快就放弃了《被拴住的狗的动态》中所采用的那种朴实的写实方法,而改用了接近于抽象主义的手法。他以形和色为基础,用带有抽象意味的符号组构画面。作于1913年的《快速飞翔》正是这样的一件作品。在这幅画中,竖线把背景分割为大大小小并不规整的矩形,鸟羽则以其整齐排列创造出锯齿状斜线。在它们的衬托下,前景中飞鸟掠过所留下的横越画面的弧线看起来更加生气勃勃,富有动感。竖线、斜线和各种曲线相互抗衡又相互依赖,鲜艳明快的红、 黄、白色与沉着稳定的灰褐色相互衬托又相互对比,使作品获得了某种特别的力量感。在这里,巴拉以线、色、形的抽象因素把运动的连续性演变成为图形的装饰性,当然,这种装饰性仍以运动感为基础。

2+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