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代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_保罗·德尔沃_Paul Delvaux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保罗·德尔沃(Paul Delvaux ,1897年9月23日 — 1994年7月20日),比利时画家,属于第二代的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他的大半生是在布鲁塞尔度过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曾接受16世纪意大利风格主义绘画的影响,加上他早年画过一些古典建筑,使他后来在超现实主义这条道上,构成自己独特的表现风格。大约于1935年,他参加了超现实主义行列。最初受西班牙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的影响,后来又全力追随意大利画家契里柯的梦游神式的幻景。此外,比利时人马格里特也是他崇拜的画家之一。他一生所画的题材总离不开两个因素:一是文艺复兴以来的透视表现;二是以维多利亚式的古典建筑为背景,把事物处理在不可思议的时间、地点和空间里,让人观后隐隐感到有一种幻想欲望。

中文名:保罗·德尔沃
英文名:Paul Delvaux
籍贯:比利时的昂台特
性别:男
国籍:比利时
出生年月:1897年9月23日
去世年月:1994年7月20日
职业:画家
保罗·德尔沃 – 基本资料
姓名:保罗·德尔沃
性别:男
生日:1897年
国别:比利时
生于地:比利时的昂台特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为人签名的德尔沃,1972年于布鲁塞尔
为人签名的德尔沃,1972年于布鲁塞尔

人物简介

保罗·德尔沃 作品
保罗·德尔沃 作品

保罗·德尔沃(Paul Delvaux1897-1994)生于比利时的昂台特。他曾长期探索自己的艺术道路。直到1935年前后,他一直徘徊于新印象派和表现派之间。保罗·德尔沃的作品他曾长期探索自己的艺术道路,直到1935年前后,他一直徘徊于新印象派和表现派之间。在该时期中,受乔治·德·基里柯和和内·马格利特的双重影响在使他明白自己处境的同时,还促使他加入了超现实主义派。从那以后,他的目的不再是重现外部世界,为它录下真实的形象,而是发掘自身生活深处的亲切、秘密方面。客观现实只有在作为他梦幻的环境时,才会引起他的兴趣。就是在梦幻之中,产生了地点和人物的奇特相遇。无论是它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它们的相互对比,都成为往往郁郁不乐的诗歌,庙宇,月亮城,马路或公共广场,无家具的房间,在这些环境中,我们看到同一类型的妇女。她们年青漂亮,时而裸体,时而穿着镶有花边和树叶的衣服,或者大褶长裙,这种人物形象时时萦绕在画家的心头。

保罗·德尔沃 作品
保罗·德尔沃 作品

保罗·德尔沃 – 生平经历

德尔沃生于比利时列日省,父亲是律师。自幼受过良好的希腊罗马古典文化教育,并爱好古典乐、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与荷马史诗;这些少时的兴趣后来都影响了他日后的画作。
1916年进入布鲁塞尔的王立美术学院(Académie royale des Beaux-arts),此时他已立志当画家,但父母反对,故主修建筑;数年后成功说服父母,转而主修美术。
1925年首次举行个展。早期作品多为印象主义式的风景画,1920年代晚期又转向表现主义风格,创作了一批以自然风景为背景的裸体画。
1930年代,他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开始确立自己后半生的画风:包括两位超现实主义画家德·基里诃和马格利特的画作,丧母的冲击,以及1932年他参观布鲁塞尔博览会中“斯皮兹纳博物馆”(Spitzner Museum,一座以医疗与疾病为主题的博物馆)所设摊位时的经历──他看见以红色天鹅绒帷幕装饰的房间中展示著许多骷髅和表现疾病症状的蜡像。德尔沃十分着迷于此景象,之后他便不断描绘类似的场面。
1930年代中期以后的德尔沃被视为超现实主义的一员,但其本人并不喜欢这种称呼,他也从未正式参加法国超现实主义团体的活动,只与其中个别人物有过来往;这种称呼主要来自其定型后的画风:主题以裸女为大宗,常描绘许多身材修长、眼神呆滞迷茫、皮肤白皙,宛如蜡像的裸女(有时只半裸或着衣)摆出生硬的姿势,不调和地出现于空旷的希腊罗马古典建筑或近代都市街道、火车站中,有时夹杂了骷髅或衣冠楚楚的男子,表现出神秘、梦幻、脱离现实的风格。除了这类画作,在1950年代他也使用过火车、骷髅为主题画过一批作品,风格同样奇特:背对观者的洋装少女望着月夜下的火车;将耶稣受难场景的人物全部以骷髅代换,等等。
德尔沃于1950年-1962年任教于布鲁塞尔国立高等艺术与建筑学院,1965年-1966年任王立美术学院院长。晚年常受聘为布鲁塞尔各处公共场所绘制壁画。1982年创办德尔沃美术馆,收藏自己的作品。1994年以九十七岁高龄逝世。
他自幼喜欢沉思和幻想,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德尔沃与安玛丽32岁时相恋,遭到父母的反对,35岁时母亲去世,40岁与他母亲满意的苏珊那结婚,50岁与安玛丽再 次相遇,与苏珊那离婚后与安玛丽结婚。

保罗·德尔沃 作品
保罗·德尔沃 作品

保罗·德尔沃 – 作品风格

他曾长期探索自己的艺术道路,直到1935年前后,他一直徘徊于新印象派和表现派之间。在该时期中,受乔治·德·基里柯和和内·马格利特的双重影响在使他明白自己处境的同时,还促使他加入了超现实主义派。从那以后,他的目的不再是重现外部世界,为它录下真实的形象,而是发掘自身生活深处的亲切、秘密方面。客观现实只有在作为他梦幻的环境时,才会引起他的兴趣。就是在梦幻之中,产生了地点和人物的奇特相遇。无论是它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它们的相互对比,都成为往往郁郁不乐的诗歌,庙宇,月亮城,马路或公共广场,无家具的房间,,在这些环境中,我们看到同一类型的妇女。她们年青漂亮,时而裸体,时而穿着镶有花边和树叶的衣服,或者大褶长裙.这种人物形象时时萦绕在画家的心头。

他的全部作品除去几幅草图都在满足他接近一个理想人物的要求。由于形势的反常和颠倒,这一理想人物似乎在追赶他,而未能与他会合,超现实主义。这一动员本能和下意识去进行的人的解放运动,在表现方法和绘画技巧上,因自称为该派成员的画家情况不同而存在很大差异。德尔沃的风格比马克斯·恩斯特或若安·米罗要现实很多,与基里柯相似。不过,基里柯的技巧是生硬的,朴实无华的,故意画得可怜巴巴的;德尔沃则是位抒情诗人,严守弗拉芒祖先对和谐之形的爱好。他画得很仔细,不过,过多的细枝末节,小故事;过份加工的背景,有时分散了他对鲜艳色彩的热爱。一些非常漂亮的水彩画使他的艺术可以说在方法上是古典主义,思想上是超现实主义变得更加完整。

保罗·德尔沃 – 作品鉴赏

The Great Sirens, P.Delvaux
The Great Sirens, P.Delvaux

画中女郎袒露或半裸着鲜嫩的身体,下体和乳房芳香馥郁,她却似毫不所知,月光下她来来去去,一次次与另一个自己相遇,那是她的过去,现在或未来。她 看见的自己,一如倒影,也渐渐消逝,宛若回声。她眼神呆滞,手势僵硬,面无表情,沉默中她自由自在,偶尔有些专注,马上又心不在焉。她肯定有些顾影自怜, 本是梦中人,梦中还有梦。注视着人的人,也被人所注视。是夜游,还是仪式?
画里有深深的欲望,却无比洁净。如亚当和夏娃,日光之下,或者无论满月新月,肉体与光的袒然接触,身体是纯洁的。德尔沃偏爱蓝色的长裙,紫色的领结,植物的花冠,金色的卷发,画中女子面孔体态相似,无疑那是他的女神。常有黑衣道貌岸然的男子,似乎在偷窥。
德尔沃的画最接近于诗,那是诗与梦的结合。并且那不是一张静止的画,从中可以看到画中人走动的轨迹,于是镜头也似乎跟随着运动,观者观画的过程,也接近于梦游的过程。

1+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