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等不及夜幕降临》以独立专拍形式亮相香港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11月23日,佳士得香港将于“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后,以独立专拍的形式隆重推出著名日本当代艺术家奈良美智的力作《等不及夜幕降临》(Can’t Wait ‘til the Night Comes)。这一史无前例的拍卖策略彰显出本作在艺术家生涯中无与伦比的重要性。艺术家更特别指定此作为其明年即将于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揭幕的个人展览之重点展品,展览其后还将巡回至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Bilbao)和鹿特丹艺术厅(Kunsthal Rotterdam)。

这件经典杰作展现了奈良美智在艺术生涯巅峰时期的非凡视野。此作笔触细腻,艺术家创作生涯中技法上最复杂、情感上最细腻的作品之一,耗时近一年才完成。这幅半身人像以多层色彩底油建构成仿似简单的米白色背景,少女面露诡秘微容,散发出一种“邪恶”的感觉。她前额的刘海成尖角状,与突出的尖牙相映成趣,但最打动人心的必定是她那带点挑衅而诱惑的标志性眼神。彩色的双眸光芒闪动,又或许反映了艺术家在晚上创意力最澎湃时的内心世界。

奈良美智(1959年生)

《等不及夜幕降临》

压克力 画布

193.2 x 183.2 cm.

2012年作

估价待询

童年的回忆重现

奈良美智生于日本偏僻小镇弘前,这里以白雪皑皑的漫漫冬日而闻名。小时候的奈良美智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室内,使他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中。对于他工薪阶层的父母来说,奈良美智从小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也难怪之后他笔下的人物总是以独立、叛逆、淘气为特点,这与他童年时复杂的心理环境息息相关。成年后的奈良美智朋友圈很小,只有极少几位挚友才能接近他。而奈良美智本人也喜好在深夜画画,直至半晌才会起床,这一习惯像极了他笔下吸血鬼般的主人公:吸血鬼正是这样一个昼伏夜出、寂寞而又令人恐惧的神话人物。或许,奈良美智作为一个“艺术吸血鬼”,也正是在深夜的灵感爆棚中创作出了《等不及夜幕降临》,在绘画里完成了自我的反叛。

《等不及夜幕降临》源于艺术家对童年的回忆重现。凑近细看本作,看似纯洁无邪的孩童却有一颗小而尖锐的利牙,来作为一种别出心裁的形式暗喻。正因这一略显暗黑的细节,令观者也不再纯粹只是满心欢喜地爱上这个顽皮的少女,而不禁想要在画面上寻找到更多解释。

心理自画像

奈良美智曾表示:“我不是单纯的让观赏者欣赏一幅作品,而是想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如此这般,每个人都应该可以用自己独特而充满想象力的心来欣赏我的作品。”

对艺术家而言,自画像向来都是一种至关重要的创作形式,而该作可被视为奈良美智饱受赞誉的心理自画像中最精妙的作品之一。不可否认,这是艺术家的一幅自画像,然而该作最令人拍案叫绝之处在于画作所传达出的“相对性”:奈良美智是主角而我们是观者,同时他又是观者而我们却作了主角。艺术家一开始利用主题可爱的脸庞、调皮的笑容吸引观者进入他的世界,与观者的内在小孩共鸣对话的同时,也诉诸了对世俗感到惫懒的成人认同。

奈良美智《等不及夜幕降临》局部

决心坚定的凝视

《等不及夜幕降临》中,奈良美智以层层迭加的色料来营造出背景中极具层次的质感,最终画面上所呈现的图像也印证了他在深究概念后达到的绘画顶峰。和他的早期作品相比,奈良美智在创作此作时的笔法显得更为复杂、缜密,尽管作品尺幅庞大,却给人以一种孩童般的亲切感,将观者“拉”入他的幻象世界中。

奈良美智花了整整一年绘制背景,这一温和的奶油色背景以一种近乎不可能的方式从层层迭加的彩色底漆中脱出。画中描绘的半身少女是艺术家标志性的题材中最成熟丰满的版本之一;看似天真无邪,却又来势汹汹、不怀好意,尖刻的刘海与下方尖牙的形状相互呼应。不过,这个人物最动人心魄的地方还是那一抹决心坚定的凝视,彷佛想要与世为敌。

作为当代艺术艺坛的佼佼者之一,奈良美智以开创手法结合庞克美学和“卡哇伊”概念而成名。“卡哇伊”用以形容孩提时候的天真和可爱,在日本文化中占重要地位。奈良借着颠覆了这种青少年文化现象,大胆探索未竟之地;其目的,就是要揭露在现今社会成长的种种令人不适之事实,在观者毫无觉察之时渗透人心。

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管林家如表示:“我们非常荣幸能够在香港拍卖呈献这幅奈良美智的重要作品。奈良美智是举足轻重的当代艺术家,他的作品能引起不同文化和世代观赏者的共鸣,并以其复杂性和深度令世界各地的人也深感着迷。”

(图片来源佳士得)

关键词:著名画家 美术家 书画名家 书画展览和拍卖 名画图库

+1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