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家豪掷五亿斩获巨幅巴斯奎特等重磅拍品

  5月10日晚,佳士得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专场收获了3.18亿美元(约合20.71亿人民币),在此前预估的2.85至3.98亿美元之间。60件拍品当中(有一件撤拍)有52件成交,成交率达87%。

  即便加上5月8日路易克·古泽尔(Loic Gouzer)令人惊喜的总额7800万美元的“注定失败“专场——目前佳士得总销售额约4亿美元(约合26亿元人民币)——相比去年的销售成绩还是九牛 一毛。相比而言,去年“展望过去”(Looking Forward to the Past)专场单场销售额就达到了7.06亿美元,随后的战后及当代艺术专场6.59亿美元的成绩也相差不多。这两个专场的总和达到了惊人的14亿美元。 但这并不是说佳士得今年乏善可陈,只不过精品显得非常少而已。

佳士得的路易克·古泽尔站在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无题》前

佳士得的路易克·古泽尔站在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无题》前

  当晚拍出的价格最高的作品是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82年的作品《无题》。这位已故艺术家是在去意大利摩德纳旅行时创作的这件作品。在此期间创作的作品是他最受好评的,其中还包括了 《Profit 1》以及《Boy and Dog in a Johnnypump》。

  这件作品最终以5730万美元(约合3.73亿元人民币)成交,据佳士得网站介绍,这超过了此前未公开的“超过4000万美元“的内部咨询价。 这同时也让远远超出了巴斯奎特之前的价格记录,他同样创作于1982年的《Dustheads》在2013年5月的佳士得纽约拍卖当中以4880万美元 (约合3.18亿元人民币)成交。竞价从2400万美元开始,最终变成了当代艺术部国际总管布莱特·格尔威(Brett Gorvy)以及美洲区的柯基·英奥斯(Koji Inoue)所代理的客户之间的竞价大战,每次举牌增加100万美元。最终英奥斯的客户以5000万的价格胜出。

日本收藏家前泽友作

日本收藏家前泽友作

  据artnet新闻得到的最新消息,这位买家是现年40岁的日本藏家前泽友作(Yusaku Maezawa)。他是当代艺术基金会(Contemporary Art Foundation)同时也是日本最大潮牌网站Zozotown的创始人。前泽友作曾经当过一名摇滚乐手,他是日本女星纱荣子的丈夫。在福布斯财富榜 上,前泽友作名列日本首富第17位,资产达到27亿美元(约合175.3亿元人民币)。

  《无题》曾经在2004年出现在苏富比伦敦的拍卖上,当时以4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这样大比率的升幅显示出了巴斯奎特作品近年来的走向。

  在同一场拍卖会上,前泽友作还一口气拍下了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逃跑的护士》(Runaway Nurse ,2005-6),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龙虾》(Lobster),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Sumac 17》(1955),以及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的《Eat War》(1986),总值8130万美元(约合5.28亿元人民币)。

  这样的大手笔不禁让人想到近两年来活跃在海外拍场上的中国富豪,如王健林以1.72亿元拍下毕加索名画《两个小孩》,以及王中军以3.77亿元拍下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以及刘益谦以超过10亿元买下莫迪利亚尼的《侧卧的裸女》。

  在发给artnet的声明中,前泽友作说:

  “当我在纽约佳士得的预览上看到这件[巴斯奎特的绘画]作品时,立即对它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好感。从不同代人来说,我更能将巴斯奎特的文化和他的生活经历与自己相联系起来。

  撇开金钱和投资的价值,我觉得我有一种个人的义务为下一代保管这件杰作。这件巴斯奎特曾经在1985年在东京展出。对于日本来说,这有如一个艺术史上的重要时刻。能有机会珍藏这样一件精湛的画作,让我有一股发自内心的快乐,我非常荣幸能够拥有它……

  当代艺术基金会每年两次向公众开放藏品展,我们非常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与大众分享这件作品。”

马克·罗斯科《 No。 17 》(1957)

马克·罗斯科《 No。 17 》(1957)

  另外一件重量级作品、当晚价格排名第二的是马克·罗斯科1957年的色域绘画《No。 17》。加上佣金之后,这件作品的最终价格是3260万美元(约合2.12亿元人民币)。

  这件少见的蓝色调作品预估价格在3000-4000万美元。虽然这件作品曾经多次在苏富比的私洽交易当中易手,但这是它首次出现在拍卖上。

  尽管最终的价格很坚挺,但是竞拍时现场气氛非常缓慢而局促。拍卖师约西·皮尔卡宁(Jussi Pylkkanen)似乎不大愿意接受这样的情况,竞价从2400万美元开始,到达2900万美元的时候就止步不前了,最终还是战后及当代艺术执行总裁巴 雷特·怀特(Barrett White)成为了救场之人。

  很明显场内已经没有积极性——也没人竞价——皮尔卡宁开始和各个专家周旋,指名道姓地问他们是否有有兴趣的买家。最终作品还是卖给了怀特的匿名客户。

克莱夫德·斯蒂尔《PH-234 》(1948)

克莱夫德·斯蒂尔《PH-234 》(1948)

  另一位备受瞩目的艺术家是克莱夫德·斯蒂尔(Clyfford Still),这位艺术家对自己作品的使用和展示都有着严格要求的,因此他的销售和展览记录都受到了严格的控制。正因为这样,他的作品很少在拍卖场上出 现。《PH-234 》的预估价格是2500-3500万美元。

  由于以上的种种原因,现场的竞价额外的少。在几次竞价之后,这件作品被劳拉·保罗森(Laura Paulson)的客户通过电话竞拍拿下。加上佣金之后,这件作品的最终价格是2820万美元(约合1.84亿元人民币)。

  振奋人心的是,阿格妮丝·马丁(Agnes Martin)与琼·米歇尔(Joan Mitchell )的作品都进入了价格排名的前十位。马丁的《橘树林》(Orange Grove ,1965)以1070万美元(约合696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创下了她的价格记录,大大超过了此前在2013年佳士得拍卖上《沙滩》(The Beach ,1964)所创造的650万美元。

  米歇尔的《正午》(Noon,1969)也表现抢眼,最终以980万美元(约合6379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远超出了500-700万美元 的预估。虽然距离2014年在佳士得创下的1190万美元(一件1960年的布面作品)还差一点,但这依然显示出了市场对于米歇尔作品的信心。

琼·米歇尔,《正午》

琼·米歇尔,《正午》

杰夫·昆斯,《光滑的蛋与蝴蝶结(宝蓝与紫色)》(Smooth Egg with Bow (MagentaViolet) ,创作于1994–2009)

杰夫·昆斯,《光滑的蛋与蝴蝶结(宝蓝与紫色)》(Smooth Egg with Bow (MagentaViolet) ,创作于1994–2009)

  当代艺术拍卖怎能少了杰夫·昆斯(Jeff Koons)闪亮的大气球呢?《光滑的蛋与蝴蝶结》的预估价格是700-1000万美元,最终以600万美元,加上佣金为740万美元(约合4817万元 人民币)的价格成交。这件作品最早完成之后,由高古轩售出,然而收藏纪录中没有明确指出是在哪一年。

克里斯托弗·沃尔,《如果你》(And If You ,1992)

克里斯托弗·沃尔,《如果你》(And If You ,1992)

这是克里斯托弗·沃尔(Christopher Wool)的字符画《如果你》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上,这也是当晚我们最爱的一件作品。

  画面上的字符带有鲜明的沃尔特色——“And if you can‘t take a joke you can get the fuck out of my house“(如果你开不起玩笑的话,你可以从我家里滚出去)。我们注意到,拍卖师皮尔卡宁在说出这件拍品名字的时候,选择了“简称”,而没有向佳士得的 贵宾们读出全文。

  这件作品的竞价简单明了。它的预估价格是1200-1800万美元,最后以1360万美元(约合8552万元人民币,落槌价1200万美元)成交。格尔威为一位电话竞价的客户拿下了这件作品。

理查德·普林斯,《无题(时装)》

理查德·普林斯,《无题(时装)》

  对于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来说这也是个不错的夜晚。他的一件早期作品《无题(时装)》(Untitled (Fashion),1982)以280万美元(约合1823万元人民币)成交,此前的预估价格是150-200万美元。这位艺术家知名的“护士“系列作 品之一,《逃跑的护士》(Runaway Nurse ,2005-6)以960万美元(约合6249万元人民币)成交,预估价格是700-1000万美元。

理查德·普林斯,《逃跑的护士》(Runaway Nurse ,2005-6)

理查德·普林斯,《逃跑的护士》(Runaway Nurse ,2005-6)

杰夫·昆斯,《龙虾》(完成于2007-2012)

杰夫·昆斯,《龙虾》(完成于2007-2012)

  昆斯的另外一件气球作品,巨大的不锈钢《龙虾》(Lobster)以690万美元(约合4491万元人民币)成交。英奥斯代理的客户买下了这件作品,而竞拍号码牌显示,这位买家就是买下创纪录的巴斯奎特作品的同一人前泽友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道子羲之 » 日本企业家豪掷五亿斩获巨幅巴斯奎特等重磅拍品

赞 (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