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M画廊举办法国艺术家马歇尔·雷斯个展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展览名称:马歇尔·雷斯展览时间:2020年1月11日-3月7日展览地点:HdM画廊北京空间,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七星东街

年轻时的马歇尔·雷斯

蓝色的柠檬你向前走这时古老的天空向你展开。——马歇尔·雷斯(Martial Raysse)

2020年1月11日-3月7日,HdM画廊(北京空间)推出法国艺术家马歇尔·雷斯(Martial Raysse)同名个展,呈现艺术家自上世纪80年代至2019年横跨30年的20余件纸本作品。

生于1936年的马歇尔·雷斯(Martial Raysse)在法国南部海滨小镇长大。父母是制陶工人,所在的小镇又住着很多艺术家,雷斯从小生活在浓厚的艺术氛围之中。他的大学专业是文学,理想成为一名诗人,1954年雷斯进入尼斯文学院修读文学,1955年发表了第一批诗歌。不久,他苦恼于文字表达的局限,转而用画作和装置进行表达。但文学和诗意贯穿了他一生的艺术创作,融和在了他对色彩的运用当中。

雷斯最初的作品,充满了跟时代对话的现代感。他从法国的连锁超市中取材,将带有当代消费主义色彩的盘子、洗涤剂、厨房用品等大量日用生活物品运用到装置中。1961年,他与几位艺术家一起建立艺术小组“新现实主义”,而后不久又转向了波普艺术。

其相关的装置和拼贴作品中,经常表现带有个人表达的霓虹灯。如油画肖像中的女人,要么嘴巴上被霓虹灯管套住,要么脸上出现一个心型霓虹装置,不仅如此,他还用强烈的色块来进行情绪表达。这些从60年代开始创作的作品让雷斯在波普运动的大潮中获得了难以替代的位置,也让他的名字在国际上更加家喻户晓。

日后,他的作品大量涉及装置,拼贴,雕塑,戏剧,公共艺术,实验电影,他在纽约搏得一席之地。波普艺术让马歇尔·雷斯为更多人所知,却并没有限制他对艺术的探索。他决心回到法国但并非巴黎,他将寻找一块乡间土地栖息隐居,他将回到纯粹的绘画中去。

画布即是内心的剧场,这些剧场里的人物摆脱了绘画史或是艺术史所定义的存在。无论是他的大型油画还是眼前这些小型素描,都使我们超越时间维度去观看它,他创造人物的面孔,表情,身姿,不断地深化和丰富它,她(他)们数十年来总是飘浮在他的绘画当中,如永不落幕的戏剧,戏剧人物轮番登场,演绎喧闹的世界,一个充满暴力与动荡不安以至于产生荒谬感的世界。而在素描这个更为微观的小剧场中,我们能看到不同于绘画大师的另一个呈现,他在素描中追求朴拙,同时也在追求卓越,在这样的图像中怎样判断古典或现代的风格呢,他既然抛弃掉了波普艺术的那套说辞,也就拒绝了一切形式主义的修辞;他既然在这个充满神话故事的地区安扎下来,早上听着教堂的钟声,夜晚可以坐在树林的边缘观赏晚霞,他可以按心中所愿随意处理任何事物,重新建立秩序。这些素描更像是一个中世纪隐士的秘密的生活碎片,他利用周围一切的细小事物,陶土瓦罐,藤叶,公鸡,小剑,泳衣——凡是手边的,目光所及的事物,它们都是重要的道具,发挥着自己的特殊属性,这个剧场里发生的一切是生动的,有机的,所有不协调的事物都会在这里配搭得和谐,就好像它们在一个神秘的规则里运转。

这些小型素描也和他的大尺幅油画内容相关联,和那些青铜,钢铁,石膏的大小雕塑相关,人物会再次登场,就像在即兴的solo过后,她们将去参演更重要的大型戏剧,去作为神话中的一个名角儿或是自得其乐的小角色。这些小人儿的形象常常作为雕塑在他的生活中包围,在他石头工作室的墙缝某处,在神龛上,在古老的壁炉边上,受到小心翼翼的保护,它们和时间完成彼此间的祭祀,经年来它们也变成这个地区神话的一部分,而他就是塑造这个神话的人。

如果绘画就是为了唤起那些不在场的事物的在场,马歇尔 · 雷斯仅仅是这些小型素描就已经做到了,从一张脸,一个身体,一个器物,这些背后你会联想到一些庞大复杂的事物,去想象一个虚无或实际的世界,那些想象折射的就是个人对世界的看法。观看绘画是瞬时的,但之后的联想是延时的,观察马歇尔 · 雷斯如何给他的画中人皮肤赋以颜色,是动物肉体的质感,还是年久塑像的质感,又是如何给他们的衣物和周边以色彩,那种绚烂,透着反智。要知道,马歇尔·雷斯,一个纳粹时代的幸存者,和家人深夜翻越阿尔卑斯山逃命的男孩,对世界的绝望,永存心间。所以同样选择隐居的艺术史学家约翰·伯格(Jonh Berger)曾怎样说?他说,创造,不管多么美丽,毕竟始于苦难。

我们在这些绘画中的肖像和静物中总会察觉到一丝隐隐的戏谑,可能是你无法明确判断这些面孔的 出处,无法归纳这些身姿体态透露出的社会性语言,在这样的绘画中,你在时间和历史上的经验,会被压缩和折叠,你不是非得了解16世纪的欧洲艺术史,也不必在当代艺术史中索引图释,这些图像是艺术家对周遭事物的表态,是复杂的凝结,绘画于他而言,当然无可避免地,是对时代的转译和感知,但又不是贴得过近。

在马歇尔·雷斯的绘画历程中,你能看到的是捍卫的精神,当他时隔近半世纪,在纽约重新举办展览时,他意在捍卫绘画——使绘画远离愚蠢。而这些在遥远隐居地完成的素描,此次陈列在中国,在北京,面对中国观众,艺术家会相信绘画呈现是精神与品质,这些会超越国别,超越时间,超越历史经验,它们只是作品,是绘画,是线条色彩技术和意识的凝结,是某人在某个时刻完成它,而如今它们直面你内心的评判。

2011年,雷斯于1962年在纽约创作的波普画作《在卡普里的最后一年》(Last Year in Capri)在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四百多万英镑成交。这个辉煌的战绩让他被封为“法国最贵的在世艺术家”。

对于艺术和市场的关系,雷斯认为,市场是权力对艺术的反映,不幸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想通过艺术赚钱。艺术家为市场创作,市场又将其吞没,这令人难以置信。随着艺术家创作越来越多讨好市场的作品,他们失去了最开始所拥有的诗意,变得机械化。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的许多作品都很无聊。

2014年法国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为时年78岁的马歇尔·雷斯举办了45周年艺术回顾展,法国《世界报》撰文赞誉,“这是继毕加索之后最会绘画的艺术家”。

马歇尔·雷斯分享自己的艺术创作感悟:艺术的本质是情感,某天当你心中有了诗意,你会用一幅画将它表达出来;也许第二天你又爱上了其他的事物,可能又会用其他方式将其展现。这里没有一个通用的法则,只是我们的内心在通过不同的手段进行自我表达。对于一名艺术家、一名创作者来说,根据产生情感的情况不同,用多种不同的方式表达,才是真正富有激情和趣味的。 

时至今日,马歇尔·雷斯依然在创作诗歌,但毫无疑问,转向艺术创作为他的表达带来了更多种可能。

而对于如何保持艺术创作的热情和灵感,马歇尔·雷斯表示:我的秘诀就是所有人的秘诀,当你看到鸟儿 、看到天上的云,看到孩子们的笑脸,看到街头的漂亮男女……这些都是生活中的奇迹。人的一生非常短暂,所以我们应该变得更加出色。当你醒来,当你突然明白你所能活的时间其实很少,我们就更应该好好利用它。关于生活中的奇迹,每个人都会有感悟,而艺术家的特质则在于他们会试着将这种感情集中起来。一幅画有时候就像电池,储存着能量和智慧,其中蕴含着画家想要表达的感情,而这种感情也随着艺术在不断地被重新传达出来。”

关于艺术家

马歇尔·雷斯(Martial Raysse)1936年生于法国高尔夫·如昂·瓦罗里斯的陶艺世家,现工作生活于法国贝尔热拉克。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他的作品受到广泛关注,曾于1966、1976年、1982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1968年、1977年、1992年分别参加第四届、第六届及第九届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并于2014年获得日本高松宫艺术大赏绘画大奖。雷斯的作品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在全球多个重要艺术机构展出,其中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 MoMA)、巴黎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Le Centre national d’art et de culture Georges-Pompidou)、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d’Art moderne de la Ville de Paris )、巴黎大皇宫(Galeries Nationales du Grand Palais)、布鲁塞尔美术宫(Palais des Beaux-Arts)、慕尼黑现代艺术博物馆(Modern Art Museum, Munich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等;也广泛被各地美术馆和公共机构收藏,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MoMA)、华盛顿赫什霍恩博物馆和雕塑塑公园(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Washington D。C。 )、布达佩斯路德维希现代艺术博物馆(Ludwig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法国马赛当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d’Art Contemporain Marseilles)、比利时根特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S。M。A。K。 Stedelijk Museum voor Actuele Kunst)、波尔图塞拉维斯当代艺术博物馆(Serralves Foundatio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Tsinghua University Art Museum)等。马歇尔·雷斯 1992 年被委托设计了法国建国200年的国家邮票。

3+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