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弗朗索瓦一世 “意大利艺术的狂热爱好者”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提香(Titien)绘弗朗索瓦一世肖像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Philippe Fuzeau

504年前,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 (François Ier) 登基,这位多情又文艺的“骑士”国王,最有名的便是作为一名“意大利艺术的狂热爱好者”。

弗朗索瓦登基后继承了意大利战争(注:又称哈布斯堡-瓦卢瓦战争,是1494年至1559年间一系列战争的总称,战事地包括多数意大利城邦、教宗国、西欧各主要国家以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前两任国王只致力于武力管理,扩张领土。但弗朗索瓦不同,他被视为第一位具有人文主义思想的法国国王,开启了法国文艺复兴运动。虽然总体来说弗朗索瓦在军事与政治上并没有显著的成就,但他总亲临战场,带兵冲锋陷阵的作战风格,让他获得了“骑士国王”的美称。

让·克卢埃 (Jean Clouet) 绘 弗朗索瓦一世 骑行肖像

(Portrait équestre de François Ier)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当他到达意大利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赞叹。

玛尼菲格!”(法语:Magnifique 卓越的)

弗朗索瓦被意大利这个文艺复兴的发源地的智慧之光所感动,当即订购大量精美的艺术品运回法国。此时的法国还停留在中世纪哥特风格,庄严肃穆但保守压抑的艺术氛围中。返回法国后,国王还聘请专员持续不断地为他购买艺术品。

除了购买艺术品,弗朗索瓦还邀请意大利的艺术家跟随他到法国工作,在枫丹白露城堡(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设立艺术家工作室,雇佣艺术家为其装饰城堡,以及订制各种类型艺术品,雕塑,版画,挂毯等,直接影响了一代法国艺术家。

国王的Cosplay( 角色扮演)

将订画者的形象置于画中,是当时新鲜的流行事,既满足了艺术资助者订购宗教或神话故事主题的需求,又给予丰富的谈资与满足。下面的两幅画就是直接将国王形象画作圣人,象征他的神授力量与纯洁。而枫丹白露宫里著名的弗朗索瓦一世长廊,两侧由意大利画家罗索(Rosso)为其所做的神话主题壁画,那些人物形象的影射,以及古希腊神话故事里的爱恨情仇,都成为了法国贵族们新颖的人文主义话题。

拉斐尔(Raphaël) 1518年绘 弗朗索瓦一世“圣家庭”肖像画

(La Sainte Famille dit La Grande Sainte Famille de François Ier)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让·克卢埃 (Jean Clouet) 1518年绘 弗朗索瓦一世“施洗约翰”肖像

(Portait de François Ier en saint Jean-Baptiste)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René-Gabriel Ojéda

国王与名家

弗朗索瓦一世邀请的艺术家里,自然有大名鼎鼎的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其中米开朗基罗就邀请了两次,都被艺术家拒绝了。

你的朋友表示很感动,但拒绝了你

与年轻正当红的米开朗基罗不同,达芬奇比他年长23岁,当大家热切争论到底米开朗基罗与达芬奇谁才是佛罗伦萨第一的时候,米开朗基罗其实已经赢了,年纪轻轻与达芬奇并列。

对意大利艺术圈的失望,让达芬奇收拾了所有家当(素描手稿,设计图纸以及未完成的油画作品)带上助手跟随弗朗索瓦返回法国。当时已经64岁高龄的他跟随法国军队,长途跋涉跨越阿尔卑斯山脉回到法国。

敬重这位伟大艺术家的国王将其安置在自己童年成长的昂布瓦斯城堡(Château d’Amboise )并为艺术家提供资助,没有向其订购任何画作,只是告诉他 “你可以在这里自由地梦想,思考与工作”。

这份深厚的情谊后来被十九世纪画家安格尔通过他的著名画作《达芬奇之死》描绘了艺术家在国王的怀里逝世。当然这是后世浪漫的演绎了,根据史料记载达芬奇去世时,弗朗索瓦正在战场上。但这位比艺术家年轻42岁的国王,诚挚的表示过他将达芬奇视为父亲一样的角色。

达芬奇去世后,因为一生未婚没有子嗣,所有遗产继承给了助手沙莱(Salaì),国王向其买下画家遗作,并珍藏在枫丹白露宫。如今卢浮宫博物馆藏里的5幅达芬奇油画(存世仅20幅作品,包含1幅壁画,4幅未完成草图,以及2幅作者有争议)  也是这份深厚情谊的见证。

2019年是达芬奇在法逝世500周年,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卢浮宫博物馆将在秋季举办大型回顾展。

2+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