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
Header ad

现代著名画家潘天寿 PanTianShou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潘天寿(1897年3月14日-1971年9月5日),浙江宁海县人,现代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早年名天授、字大颐、阿寿、雷婆头峰寿者等。平生积极从事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工作,为继承和发展我国传统绘画艺术,为培养美术人材等方面作出了可贵的贡献。解放后,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曾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浙江分会主席,浙江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等职。

中文名:潘天寿
别名:名天授、字大颐,号雷婆头峰寿者
籍贯:浙江宁海
出生地:浙江省宁海县冠庄村
性别:男
国籍:中国
出生年月:1897年3月14日
去世年月:1971年9月5日
职业:教育家 画家 教授
毕业院校:浙江第一师范学校
主要成就:花鸟、山水、指画 中国画教学
代表作品:《雁荡山花》、《露气》《中国绘画史》《听天阁诗存》等
权威编撰:道子羲之丨全球书画人物志

潘天寿肖像
潘天寿肖像

潘天寿 – 个人简介

潘天寿(1897-1971),浙江宁海县人,现代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 1897年3月14日(农历二月十二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海县冠庄村,原名天谨,学名天授。 民国4年秋(公元1915年),潘天寿19岁,刚毕业的他说服父亲,随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浙江省当时最高学府–浙江第一师范学校,赶赴离家四百里地的杭州就读。在学校期间,他以温厚笃实、勤奋刻苦的学风,深得李叔同(1880-1942)、经享颐诸位老师的教诲。同时因为擅长书法、绘画、篆刻被学校很看重。在学校期间他还为同学创作了《枇杷图》,《紫藤白头翁》等等画作,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民国8年(公元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了,潘天寿23岁。同年12月,在杭州爆发了“浙一师学潮”,那天,学生沿着西湖运动集会,支持福建学生“闽案”斗争,却遭到当局的镇压,冲突中,他的胸膛被军警刺刀划破了,鲜血染红了衣衫,但仍然毫不畏惧的,冲破阻挡,毅然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

当时他认为:自己应该要为国家和民族做点有益的事,想通过一心一意的振兴民族艺术来达到振兴民族精神的目的。当时的这种精神,变成了他一生都为中国艺术奋斗的动力。

民国9年到11年(公元1920到1922年),潘天寿毕业以后,回到了家乡宁海及孝丰(安吉县)任教。就这样他一边工作,一边继续自习绘画、书法、诗词、篆刻。当时,他还为同乡的柔石(1902-1931)绘制了《疏林寒鸦》、《晚山疏钟》画作,送给他纪念。潘天寿还在绘画的技法上大胆地尝试,用手指作画,并创作出《古木寒鸦》、《长风白水》、《济公与象》、《秃头僧》等一批优秀作品。

1949年后,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文联副主席、美协浙江分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副院长、浙江美术学院院长,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委员;1958年被聘为苏联艺术科学院名誉院士;1963年作为中国书法家代表团成员访问日本。“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
擅画寓意花鸟及山水,远师徐渭、朱耷、石涛等人,近受吴昌硕影响;亦画人物,并长于指画。书法从锺繇、颜真卿、史孝山入手,后学秦汉、魏晋碑文,参以卜文猎碣。
传世作品《露气》、《雨后千山铁铸成》、《记写雁荡山花》等均藏于中国美术馆;收编成辑有《潘天寿画集》、《潘天寿画选》、《潘天寿画辑》、《潘天寿书画集》等。
著有《中国绘画史》、《中国书法史》、《听天阁画谈随笔》、《顾恺之》、《治印丛谈》、《听天阁诗存》、《中国画院考》、《中国书款之研究》等;1962年在杭州、北京等地举办潘天寿画展,1964年在香港举办潘天寿书画展,1977年在杭州举办潘天寿绘画展览,1980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潘天寿书画展。

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 – 生平大事记

1897年3月14日(农历二月十二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海县冠庄村,原名天谨,学名天授。

1903年,生母病故。是年夏,入村中私塾读书。文章日课之外,喜欢写字,热心于临摹《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小说插图。

1910年春,入县城正学小学读书,接受西式学校教育,课余喜爱书法、绘画、刻印。在县城纸铺购得《芥子园画谱》及数本名人法帖,成为他自学中国画和书法的启蒙教材,从此立志毕生从事中国画。

1915年秋,以优异成绩考取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赴杭州就读。

1918年,师范四年级,为同学作《枇杷图》。

1919年,为同学作《紫藤白头翁》等画。是年,参加杭州”五四”爱国学生游行集会。大约在1919年至1920年间,与刘海粟在杭州丁家山首次相见。

1920年春,参加浙一师进步学潮。夏,毕业,回宁海下正学高小教书。工作之余刻苦自习绘画、书法、诗词、篆刻。为赵平福(柔石)作《疏林寒鸦》、《晚山疏钟》。

1921年,经常临摹民间古旧书画,钻研画论。作《紫藤明月》、《雪景八哥》等画。

1922年春,转浙江孝丰县(今安吉县)高等小学教书。与沈遂贞在孝丰一字阁开书画展,作品中有指墨画。作《古木寒鸦》、《长风白水》、《济公与象》、《秃头僧》等。

1923年春,任教于上海民国女子工校。夏,兼任上海美专中国画系国画习作课和理论课教师。结识吴昌硕、王一亭、黄宾虹、吴茀之、朱屺瞻,画风向吴昌硕接近,由原先的恣肆挥洒向深邃蕴藉发展。作《秋华湿露》等。改”天授”为”天寿”。

1924年,任上海美专教授,着手编著《中国绘画史》。经常参加各种展览,观摩古今书画,结识先辈名家。着重攻写意花鸟,又攻山水画。作《行乞图》、《垂杨系马》、《狸奴守岁》等画。

1925年1月,在上海完成《中国绘画史》,2月,在杭州写成序言。6月20日,与刘海粟、诸闻韵等教授联名在《申报》刊登启事,接受订件,为五卅惨案中死伤的工人、市民举行义卖画展。作《晴峦晓色》、《春风淡荡》、《古梅》等。

1926年7月,所编《中国绘画史》,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冬,与俞寄凡、潘伯英发起创办了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

1927年春,新华艺专招收第一期学生,潘天寿出任教育系主任教授。

1928年初春,应邀担任杭州国立艺术院中国画主任教授,兼书画研究会指导教师。自此一直定居杭州。同时兼任上海美专、新华艺专等校授课教师。

1928年冬,与王一亭、刘海粟在名医徐小圃家宴请日本画家桥本关雪。桥本关雪与他笔谈:”南画创于中华。可惜我不是中国人,不在中华长大,对各地名胜古迹观光机会不多,每隔一二年便来旅行写生一次,以弥补缺陷、增强修养。”潘天寿在归途中对刘海粟说:”我们生在中华真是三生有幸。桥本很用功,一心想继承我国南宋诸大家的神韵,可惜感情欠深沉,下笔仍是岛国人本色,作品回味不多。我们要奋力笔耕,不能让东邻画家跑到我们前面去啊?作《绯袍》、《青山白云》等画。

1929年春,赴上海参观唐宋元明古画及石涛、八大专题展,作《读八大石涛二上人画展后》诗。是年夏,参加艺专组织的访日美术教育参观团,走访了东京美术学校,帝国绘画馆、博物馆等机构,了解日本艺术教育情况。作《鸡冠八哥》、《西湖秋色》。

1930年,作《观瀑图》、《幽谷图》。

1931年,参加”艺苑”画展,作品《兰花》收入美术展览会专号。作《江洲夜泊》、《石壁飞瀑》、《山居图》、《霜天暮钟》等。

1932年,与诸闻韵、吴茀之、张振铎、张书旂等组织”白社”国画研究会,主张以”扬州八怪”的革新精神从事中国画创作。曾先生在上海、南京、杭州和苏州等地举办画展,甚获好评,并出版二集《白社画集》,其中收入了潘天寿的《江洲夜泊》、《梅兰竹石》、《赠悲鸿鱼鹰图》、,芭蕉雄鸡》、《穷海秃鹫》、《石梁飞瀑》、《松壑鸣泉》等作品。10月,参加”新华艺专教授近作展览”。

1933年,作品参加徐悲鸿在法国巴黎主持的”中国近代绘画展览”。10月17日到22日,”白社”第二届画展在中央大学礼堂举行。修改《中国绘画史》,编写《中国书法史》初稿。作《夕阳山外山》、《鳜鱼》等作品。

1935年春节,”白社”第三届画展在杭州开幕。加入朱念慈所创”莼社”。9月,参加”百川画会”。作《江洲夜泊》、《山居图》。

1936年,所编《中国绘画史》经修改后再版,列入”大学丛书”。8月,”白社”第四届画展在苏州公园图书馆举办。作《梦游黄山》。

1937年4月1日,潘天寿作品《墨猫》、《行书立轴》在南京美术陈列馆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美术展览会”展出。《江洲夜泊图》在”中国画会第六届展览会”展出。

1938年,整理旧诗稿,编成《诗賸》一册。

1939年春,在国立艺专绘画系主持中国画专业。

1940年,作《楚兰图》。

1941年,作《秃笔山水》、《山居图》、《兰竹石》、《小城山水》等。

1943年,编写《中国画院考》。整理历年诗作,编为《听天阁诗存》付梓。作《秋酣》、《行书画论手卷》。

1944年,潘天寿的《中国花卉画之起源及其派别》一文发表于《前途》杂志第1卷第4号。编著教材《治印丛谈》。作《山斋晤谈》、《黄山虬松》、《观瀑图》、《微雨蔷薇》、《江洲夜泊》等。

1945年,在重庆举办个人画展,甚至获好评。作《浅绛山水》等。

1946年,作《幽兰灵芝》、《秋风红菊》等。

1947年,潘天寿《佛教与中国绘画》一文收入王扆昌主编中华民国36年《美术年鉴》。作《水墨山水》。
1948年,潜心创作,数量剧增。作有《萱花狸奴》、《垂杨系马》、《秋夜》、《灵芝》、,旧友晤谈》、《盆兰墨鸡》、《秋意》、《乔松》、《柏园》、《松下观瀑》、《松鹰》、《行乞》、《濠梁观鱼》、《烟雨蛙声》、《读经僧》、《磬石墨鸡》等,由此确立了他在艺术上的独特面貌。

1949年,作《耕罢》。

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民族美术研究室”主任,与吴茀之竺一起大量收购、鉴定民间藏画,分类造册,装裱修整,充实院系收藏,为教学提供了充分的直观教材。作人物画《踊跃争缴农业税》、《文艺工作者访问贫雇农》、《种瓜度春荒》。

1952年,作《丰收图》。

1953年,与吴茀之、诸乐三等人赴山东讲学。作《江南春雨》、《江洲夜泊》、《和平鸽》、《焦墨山水》。

1954年,著《中国画用具材料常识·毛笔的常识》一文。为北京饭店作《小憩》、《红荷图》。作《竹谷图》、《之江遥望》、《美女峰》、《睡猫》、《江洲夜泊》、《晚风荷香》。

1955年,作《对于文艺思想的体会》的发言,明确提出了自己对于发展民族艺术的主张。认为要创造中华民族的新文化,一定要研究继承过去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重视发展民族形式。强调”真诚、坚毅、虚心、细致地研究古典艺术”。作《灵岩涧一角》、《梅雨初晴》。

1956年,撰写《顾恺子》一书和《吴道子的生平概况》。作《石榴玉簪》、《恭贺年禧》、《越王台》。

1957年,撰写《中国画题款之研究》、《谈谈中国传统绘画的风格》。在《美术》1957年第1期上发表《回忆吴昌硕先生》一文。在《美术研究》1957年第1期上发表《吴道的生平概况》,第4期上发表《谁说”中国画必然淘汰”》。作《记写雁荡山花》、《莹莹山水》。

1958年,作品《露气》参加12月莫斯科举行的《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会》。作《鹫石图》、《铁石帆运》、《小篷船》、《松鹫》、《长松流水》。

1959年4月1日在《文汇报》上发表《要有更美的画》。撰写《花鸟画简史》初稿。应邀以《鹫鹰》、《小篷船》、《江天新霁》等作品参加苏联举办的《我们同时代人》展览。作《记写百丈岩古松》、《晴晨》、《江天新霁》、《国色天香》、《江山如此多娇》。

1960年,作《夕阳山外山》、《堪欣山社竹添子孙》、《松石》、《小龙湫一截》、《百花齐放》、《初晴》、《映日荷花别样红》。1961年4月,在北京”全国高等院校文科教材会议”上,提出中国画系人物、山水、花鸟三科分科教学的建议,写《中国画系人物、山水、花鸟三科应该分科学习的意见》。作《携琴访友》、《春塘小暧》、《松鹰》、《抱雏》、《梅兰夜色》、《晴峦积翠》、《小亭枯树》、《雨后千山铁铸成》、《梅鹤》、《微风燕子斜》、《雁荡写生》、《水墨花石》。

1962年4月,在杭州召开的”全国高等院校文科教材会议”上,提议国画专业应把诗词、书法、篆刻等列为正式课程。秋,”潘天寿画展”在新落成的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随后又到上海、杭州等地展出。冬,参加美院举办的素描教学讨论会,提出中国画要有自己的基础训练方法。在《东海》杂志1962年10月号上发表《谈黄宾虹山水画的成就》。为缅甸驻华大使馆作《雨霁》,现藏于钓鱼台国宾馆。作《南天秋雁》、《青绿山水》、《梅花芭蕉》、《晴霞》、《菊竹》、《石榴》、《欲雪》、《鱼乐》、《秀竹幽兰》、《记写少年时故乡山村中所见》、《写西湖中所见》等。

1963年元旦,”潘天寿画展”由上海美协、中国画院主办,在上海美术馆展出。在潘天寿主持下,美院正式成立书法篆刻科。事理《听天阁诗存》。作《小龙渊下一角》、《雁荡山花》、《听天阁图卷》、《春酣国色》、《无取限风光》。

1964年,”潘天寿画展”在香港展出。作《泰山图》、《暮色劲松》、《光华旦旦》、《蛙石》。

1965年春,随学校师生到上虞县参加农村社教运动。作《菘菜》、《指墨南瓜》、《红菊醺风》、《数点梅花》。

1966年春,作《梅月图》。6月初,”文化大革命”爆发,被关进牛棚监禁达三年之久。

1967年初,被带到嵊县参加批斗大会。

1968年,浙江美院”打潘战役”达到以高潮。

1969年初,被押往家乡宁海县等地游斗,回杭州途中在一张香烟壳纸背面写下最后首诗:”莫此笼絷狭,心如天地宽。是非在罗织,自古有沉冤。”4月,重病中被押往工厂劳动。由于心力衰竭引起昏迷,送医院抢救,此后即卧床不起。

1970年8月,因得不到及时、认真的治疗,出现严重血尿。

1971年5月,在听了向他宣读的”定案结论”(安案为”反动学术权威”,敌我矛盾)后,愤慨疲备至极,又大量出血,再度送往医院抢救。9月5日天明前,潘天寿在冷寂黑暗中长辞人世。

《荷花》
《荷花》

潘天寿 – 绘画艺术

潘天寿绘画题材包括鹰、荷、松、四君子、山水、人物等,每作必有奇局,结构险中求平衡,形能精简而意远;勾石方长起菱角;墨韵浓、重、焦、淡相渗叠,线条中显出用笔凝炼和沉健。他精于写意花鸟和山水,偶作人物。尤善画鹰、八哥、蔬果及松、梅等。落笔大胆,点染细心。墨彩纵横交错,构图清新苍秀,气势磅礴,趣韵无穷。画面灵动,引人入胜。

潘天寿的指画也可谓别具一格,成就极为突出。这类作品,数量大,气魄大,如指墨花卉《晴霞》、《朱荷》、《新放》等,画的均为“映日荷花”,以泼墨指染,以掌抹作荷叶,以指尖勾线,生动之气韵,非笔力所能达。潘天寿作画时,每画一笔,都要精心推敲,一丝不苟。他在“有常必有变”的思想指导下,取诸家之长,成自家之体,他的画材为平凡题材,但经他入手的画,却能产生出不平凡的艺术感染力。如他的《小龙湫一角》特别是把画面主体小龙湫压到边角的构图,含蓄地让观者先看灵岩的磅礴山势,烂漫的山花然后再去欣赏那支龙湫水,这种方法,正与那些使画面“一览无余”形成对照,不仅显示了画家出奇制胜的构图才能,也表述了画家对平凡事物的内在感情。

潘天寿艺术的可贵之处,主要在于他具有大胆的创造精神,他常说,“荒山乱石,幽草闲花,虽无特殊平凡之同,慧心妙手者得之尽成极品。”他的书法功力也很深,早年学钟、颜,后又撷取魏、晋碑中精华以及古篆汉隶,还能诗、善治印。平时作画,对诗文、题跋、用印方面,非常认真、讲究,绝不马虎。他对画史、画理也研究有素,著有《中国绘画史》、《顾恺之》,《听天阁诗存》、《治印丝谈》。并缉有《听天阁画谈随笔》等。

一、借古开今

在二十世纪中西绘画交汇的特定时刻,潘天寿先生矢志站在民族绘画的基点上加以开拓、奋进,作出了划时代的贡献。在中国近代美术史上与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并称四大家。

二、画笔能从书笔来

潘天寿认为东西方绘画的开始阶段,都采用以线条为作画的形式,而后西文转向以色彩、块面的表现形式,而中国绘画,则在象形文字的基础上一直沿用线条并得到发展,不断对线条的概括与提炼上融入作者的个性,展现时代的特征。潘天寿的绘画几乎全部用笔线的方式来表达,而且深信“画笔能从书笔来”。因为用线条来表达物象,比较明豁,用中国毛笔所画的线条,能较好地展示潘天寿先生的个性。潘先生胸怀博大,气质刚直,他的笔线也刚强、雄健。即使画荷叶一类的阔笔,他也以阔笔线的观念落笔,但潘先生所显示的气质与骨力,绝不是概念化的点与线,而是带有作者个人意志与感情的动人形象,因而临摹潘先生的画,要认识线条在传统绘画中的发展与变化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三、我之谓我 自有我在

这是石涛上人在发展、开拓中国文人画方面的一句划时代名言。文人画,即是民族绘画的一个发展阶段,又是标志着中国绘画的一个高水准。文人们的文化素养与个性特征,使中国优秀的文人画,总是走在时代文化的前沿,不断求索、不断前进。尊重民族传统绘画又自我意识极强的潘天寿,继续发展中国绘画作为自己的使命,又将民族精神和对生活的感受融入他的画面构成,而表达形式却展示出他独特的个性。先生不以形似为准则,总以气质与格调为先导,塑造着理想中的物象来构成他完美的画面。例如黄山松,大多以盘崛、雄强、险扼的姿态屹立于纸上,寄托着画家一种顽强搏斗、自强不息的信念。潘天寿在自己的画面上,找到了自己的构成形式,证明着自身存在的价值,它即是自我的要求,也是时代发展的需要,值得我们后人深思。

四、不必“三绝”但要“四全”

这是潘天寿在制订教学大纲时所讲的名言。“三绝”者,指诗、书、画三者,对“三绝”的要求难度太大,对在校学生如此要求是不现实的。但要“四全”,“四全”者指对诗、书、画、印有全面的知识修养。研习中国绘画,将“四全”作为一种基础提出,无疑是具有中国民族绘画所要求的特色,并且是恰当的。绘画工作者需要有深厚的学养,日后才能更好地攀登民族绘画的新高峰。

潘天寿按自身的经验,认为打基础很重要,临摹中国画就是打基础的一个重要方面,他主张以临摹入手,以便理解基本规律、早日掌握要领。对于一个中国画家来说有没有基础工夫,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他今后的造就。当然临摹是借鉴、是一种手段,绝对不是绘画的目的,所以潘天寿又不希望因为临摹而束缚一个人的艺术天性。

《黄山狮子峰背之古松》
《黄山狮子峰背之古松》

潘天寿 – 风格

潘天寿的指画也可谓别具一格,成就极为突出。这类作品,数量大,气魄大,如指墨花卉《晴霞》、《朱荷》、《新放》等,画的均为“映日荷花”,以泼墨指染,以掌抹作荷叶,以指尖勾线,生动之气韵,非笔力所能达。潘天寿作画时,每画一笔,都要精心推敲,一丝不苟。他在“有常必有变”的思想指导下,取诸家之长,成自家之体,他的画材为平凡题材,但经他入手的画,却能产生出不平凡的艺术感染力。如他的《小龙湫一角》特别是把画面主体小龙湫压到边角的构图,含蓄地让观者先看灵岩的磅礴山势,烂漫的山花然后再去欣赏那支龙湫水,这种方法,正与那些使画面“一览无余”形成对照,不仅显示了画家出奇制胜的构图才能,也表述了画家对平凡事物的内在感情。

潘天寿艺术的可贵之处,主要在于他具有大胆的创造精神,他常说,“荒山乱石,幽草闲花,虽无特殊平凡之同,慧心妙手者得之尽成极品。”他的书法功力也很深,早年学钟、颜,后又撷取魏、晋碑中精华以及古篆汉隶 ,还能诗、善治印。平时作画,对诗文、题跋、用印方面,非常认真、讲究,绝不马虎。他对画史、画理也研究有素,著有《中国绘画史》、《顾恺之》,《听天阁诗存》、《治印丝谈》。并缉有《听天阁画谈随笔》等。

用墨

墨为五色之主,然须以白配之,则明。老子曰:”知白守黑。”画事以笔取气,以墨取韵,以焦、积、破取厚重。此意,北宋米襄阳已知之矣。用墨难于枯、焦、润、湿之变,须枯焦而能华滋,润湿而不漫漶,即得用墨之要诀。墨非水不醒,笔非运不透,醒则清而有神,运则化而无滞,二者不能偏废。

用色

色易艳丽,不易古雅,墨易古雅,不易流俗,以墨配色,足以济用色之难。水墨画,能浓淡得体,黑白相用,干湿相成,而百彩骈臻,虽无色,胜于有色也,五色自在其中,胜于青黄朱紫矣。淡色惟求清逸,重彩惟求古厚,知此,即得用色之极境。中国画之用色,虽只有花青、赭石、朱砂、石青、石绿等等,种类不多,而且大多用原色,很少调合,但颜色质量却很讲究。与水彩相类色一比,就显得古雅沉着,没有飘浮俗艳之感。当然,使用技巧是主要的,但颜色本身的色泽也很有差别。

疏密虚实

画事之布置,极重疏、密、虚、实四字,能疏密,能虚实,即能得空灵变化于景外矣。画事,无虚不能显实,无实不能存虚,无疏不能成密,无密不能见疏。是以虚实相生,疏密相用,绘事乃成。实,有画处也,须实而不闷,乃见空灵,即世人”嫡咝橹揭?quot;。虚,空白也,须虚中有物,才不空洞,即世人”虚者实之之谓也”。画事能知以实求虚,以虚求实,即得虚实变化之道矣。花卉中的疏密主要是线的组织,成块的东西较少。当然,有的画也能讲虚实。如一幅兰竹图,从整体上看,几块大空白叫虚,兰花和竹子为实,从局部来讲,竹子的运笔用线,有疏有密,线条交叉的处理就是疏密问题。

指画

指头画之运纸运墨,与笔画大不相同,此点即指头画意趣所在,亦即其评价所在。倘以指头为炫奇夸异之工具,而所作之画,每求与笔画相似,何贵有指头画哉?指头画,宜于大写,宜于画简古之题材。然须注意于简而不简,写而不写,才能得指头画之长。不然,每易落于单调草率而无蕴蓄矣。指画是偏侧小径,第于运指运墨间别有特致,故自高且园后至今未废也。指墨以凝重生辣见长,为笔墨所难到。
潘天寿 – 与吴昌硕的“忘年交”

1923年春,潘天寿在上海几所学校教绘画课,一年后被上海美专聘为教授。时年27岁。

上海是东方大都市,人文荟萃,名家众多。“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当时住在北山西路吉庆里一幢石库们楼房里。潘天寿对吴昌硕仰慕已久,一天,由友人陪同,登门拜访。见吴翁一点没有大画家的架子,潘天寿打消顾虑,从包袱里取出自己的画作,毕恭毕敬地说:“学生自学绘画,水平不高,请先生指点。”吴昌硕时年八十,画艺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他默默看着潘的每一幅花鸟画,一旁的潘天寿紧张得额头冒汗。吴翁看毕,双目一亮,以少有的赞扬语气说:“你画得好,落笔不凡,格调不低,有自己的面目。阿寿,你要好好努力。”吴昌硕亲热地称他“阿寿”,从此潘天谨改名“潘天寿”,画画也多用“阿寿”、“寿者”题签。

潘天寿与吴昌硕从此结下了“忘年交”,情谊甚笃,常去拜望。每读佳作,吴翁必品评指导。一天下午,吴翁翻看潘天寿的画,不禁神似飞动,伏案挥毫,写就一幅篆书对联,联曰:“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入诗。”潘天寿一直把这幅对联悬于书斋,可惜在抗战之初它连同家产遭毁,使他痛惜万分。

吴昌硕对潘天寿格外关照,有一次特地画了一幅五尺大中堂,让儿媳赠潘天寿。媳妇对此画爱不释手,悄悄给扣下了。后来吴翁知道后,当面向潘天寿道歉,又重画了一幅相赠。潘天寿因常有机会观赏吴氏画作,耳濡目染,画艺大进,但他学吴不泥吴,吴昌硕感叹地说:“阿寿学我最像,跳开去又离开我最远,大器也。”

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 – 夫妻情深

潘天寿夫人原名何文如,婚后改名何愔。何愔是潘天寿的学生,师生俩在艺术殿堂相恋,于1930年结婚。在岳父家举办的喜宴上,助教雷奎元口占一联曰:“有水有田兼有米,添人添口又添丁”。上联合一个“潘”字,下联对一个“何”字,将新郎新娘的姓都赋予吉祥如意之意,逗得夫妇俩乐不可支。

潘氏夫妇数十年相濡以沫,同甘共苦。“文革”之初,潘天寿被关入“牛棚”,他的夫人也难逃厄运,每天天刚蒙蒙亮就摸着出门,在寒风中清扫垃圾。

1969年,潘天寿被押解到浙江嵊县、宁海等地游斗。在返回杭州的列车上,潘天寿心情悲愤,欲哭无泪。他从地上捡起一只空烟盒,用颤抖的手在上面写了一首绝句,其中一首曰:“莫嫌笼絷狭,心如天地宽。是非在罗织,自古有沉冤。”

1970年冬天,潘天寿病情加重,住进一家中医院。何愔悲痛欲绝,在丈夫病床边水泥地上铺了一张草席,权作床铺,日夜护理丈夫。1971年9月5日,潘天寿含冤撤手尘寰,终年74岁。粉碎“四人帮”的第二年,中共浙江省委宣布为潘天寿平反昭雪。

1984年,文化部主办“二十世纪五大画家(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陈之佛、傅抱石)巡回展”,先后在巴黎、伦敦、纽约等海外五大城市展出,好评如潮,轰动世界。同年,潘天寿家属子女向文化部捐献潘天寿书画作品120件,实现了潘天寿“我的画将来要捐献给国家”的心愿。

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 – 潘天寿书画作品辨伪

潘天寿擅长画写意花鸟、山水,偶作人物,兼工书法、诗词、篆刻,晚年常作指墨画。尤擅画鹰、八哥、松、梅、竹、荷、蔬果、山石、野花等题材。画风受八大、石涛影响,而又自具沉雄、奇崛、壮美的个人风格。作品清新苍秀,笔墨纵横交错,线条粗旷有力,构图出人意表,具有撼人的力量和强烈的现代意识,一扫清后一百年间陈陈相印的媚俗画风,被誉为20世纪中国画坛的一位巨匠。

潘天寿《朝日艳芙蕖》,两幅竖幅作品,一幅是“用笔”画的荷花,一幅是“用指”画的荷花,但内容和形式构图,以及落款都比较接近。
在布白上,以三角形进行平面分割。大空白与小空白的面积相差极大,但基本上都是三角形的有机组合。不仅空白之处是三角形,而且黑实之处基本上也是三角形,从而达到了主调明确,节奏感强,画面大气的效果。在布黑上,用“钢筋水泥”式的骨架结构。画中荷叶梗子如同钢筋骨架,支承着大块泼墨的荷叶,墨线和墨块形成强烈对比,而又互相协调配合。潘天寿常用荷花来表现对西湖的热爱,寄托对家乡风土的浑厚感情。无论是笔画的还是指画的荷花都已成为有目共赏的珍品。作为一名真正坚守民族文化阵地同时具有开放心态的艺术家,潘天寿以东方式文人的悟性和睿智,穷其一生锲而不舍地探寻着中国绘画精神的内在境界。他的文化立场、民族精神和独立品格深深受到后来者的诚挚敬意。
图一,让我们看到了:荷叶用墨块面的大笔挥搽,墨色变化的丰富多彩,硕叶如盖,笔速较快,笔似斧劈,胆魄惊。荷花亭亭净植,娇艳欲滴,气旺神强。荷柄水草的笔法更是如长枪大戟,穿插有致,坚如铁铸,壁垒森严,令人望而生畏。有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充分表达了一个大师对荷花精美的传神写照。

无论从构图、落墨、着色、题款较为相似,但细看之下,还是大有差异的,尽管图二没有用笔来写荷花,故意用手指来写荷花,亦符合潘天寿先生晚年喜欢用手指画画的规律,造假者力图表明潘天寿先生除了可用笔又可用手指,两种不同手段的艺术创作的习惯,力图证明是画家的两次不同的手段创作。表面上来看,艺术上略有偏差或高低,是正常的,差别上是可以原谅的,似乎告诉人们在鉴定上存在无可比性的证据,企图迷惑人。但是,图二无法摆脱的是图一在先,图二在后,按图画瓢的嫌疑。从细节、功力、用墨、计白当黑来看,除了画面拥堵之外,荷叶的轮廓、块面以及墨色都比较生硬而缺乏变化和缺乏金石味。水草章法太杂乱,未能起到平衡画面的粗细线条的变化,未能增添荷塘的生动气韵。荷叶的“标色”明显与潘天寿先生惯用的色彩不符,比较沉闷,没有清新感,没有别样娇艳,更没有圣洁和高尚之感。另外,题款的字歪歪扭扭,除书法功力欠佳外,没有注意到题款的字只能在画面上起到点缀和烘托的作用,随意放大,而显得夸张,破坏了画面的整体布局。

《松石梅月图》
《松石梅月图》

潘天寿 – 艺术评价

纪念馆

他精于写意花鸟和山水,偶作人物。尤善画鹰、八哥、蔬果及松、梅等。落笔大胆,点染细心。墨彩纵横交错,构图清新苍秀,气势磅礴,趣韵无穷。画面灵动 ,引人入胜。

潘天寿的指画也可谓别具一格,成就极为突出。这类作品,数量大,气魄大,如指墨花卉《晴霞》、《朱荷》、《新放》等,画的均为“映日荷花”,以泼墨指染,以掌抹作荷叶,以指尖勾线,生动之气韵,非笔力所能达。潘天寿作画时,每画一笔,都要精心推敲,一丝不苟。他在“有常必有变”的思想指导下,取诸家之长,成自家之体,他的画材为平凡题材,但经他入手的画,却能产生出不平凡的艺术感染力。如他的《小龙湫一角》特别是把画面主体小龙湫压到边角的构图,含蓄地让观者先看灵岩的磅礴山势,烂漫的山花然后再去欣赏那支龙湫水,这种方法,正与那些使画面“一览无余”形成对照,不仅显示了画家出奇制胜的构图才能,也表述了画家对平凡事物的内在感情。

潘天寿艺术的可贵之处,主要在于他具有大胆的创造精神,他常说,“荒山乱石,幽草闲花,虽无特殊平凡之同,慧心妙手者得之尽成极品。”他的书法功力也很深,早年学钟、颜,后又撷取魏、晋碑中精华以及古篆汉隶 ,还能诗、善治印。平时作画,对诗文、题跋、用印方面,非常认真、讲究,绝不马虎。他对画史、画理也研究有素,著有《中国绘画史》、《顾恺之》,《听天阁诗存》、《治印丝谈》。并缉有《听天阁画谈随笔》等。

美术馆

潘天寿美术馆位于浙江宁海潘天寿艺术中心。
潘天寿艺术中心分综合展厅、书画艺术工作室、宁海历史名人人物画陈列馆、书画艺术培训基地、中国美院造型基础部学生陈列厅五个区块,承办了潘天寿设计艺术奖全国文具大赛等活动,举办了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四大家作品特展,宁海馆藏潘天寿作品展,潘公凯暨励国仪作品展等一系列展览。
潘天寿美术馆揭牌后,将与潘天寿艺术中心有机结合,进一步加强与长三角等地区美术馆的合作与交流,继续发挥美术馆展览、展示、典藏等功能。

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绘画作品

作品价值

2015年5月17日嘉德拍卖大观-中国书画珍品拍卖会上,潘天寿的代表作《鹰石山花图》从6800万起拍,经过数十轮竞拍,最终拍出2.43亿元,被神秘买家电话买走。该作品创作于上世纪60年代,约23.3平尺。

0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