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
Header ad

克劳德-莫奈作品展首亮香港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该展览由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和法国五月联合主办,香港文化博物馆和法国国家博物馆联会─大皇宫联合筹划,即日至七月十一日于香港文化博物馆举行。

克劳德-莫奈作品展首亮香港
克劳德-莫奈作品展首亮香港

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左五)、法国驻港澳总领事柏海川(右五)、法国五月艺术节董事局主席阮伟文(左四)和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署长李美嫦(右二)等主礼嘉宾为展览揭幕

  印象派大师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曾说:“光是画中的主角。”他的作品画出了生命在光线变幻时时刻刻所呈现的永恒美。今年是莫奈去世九十周年,其在港首次个展“他乡情韵—克劳德-莫奈作品展”(Claude Monet:The Spirit of Place)今起于沙田文化博物馆公开展出。十七幅代表性作品,包括油画、挂毯和粉彩画等,由策展人Bruno Girveau精选自法国国家级博物馆及私人珍藏,藉此体验其画中风景并展现莫奈绘画生涯历程。

  香港文化博物馆“他乡情韵—克劳德-莫奈作品展”昨日开幕,由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法国驻港澳总领事柏海川、法国五月艺术节董事局主席阮伟文和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署长李美嫦等任主礼嘉宾。

  林郑月娥致辞说,这展览是“法国五月艺术节”重点节目之一:“莫奈不但是西方绘画史上最伟大的风景画家,也是十九世纪法国印象主义的重要人物。我们很荣幸从法国十一间博物馆及私人收藏中带来十七幅莫奈甚具代表性的风景作品在文化博物馆展出。让观众有难得的机会欣赏到世界殿堂级大师的艺术作品。”

莫奈自画像

  据作画地方分四展区

  该展览是根据莫奈作画地方分为四个展区,包括诺曼底与布列塔尼、 巴黎及法兰西岛地区、伦敦及威尼斯,以及其晚年一八九○定居于法国吉维尼的创作。

  “诺曼底和布列塔尼”展示其早期创作。成长于诺曼底的莫奈曾说:“我每天都会发现更美的东西,让我疯狂地想将一地置于画中。”他描绘了著名的悬崖,也探索其他景色壮观的荒野。他逐渐剔除画中琐碎的元素,只专注于风景的描绘。《开满罂粟的燕麦田》(Oat and Poppy Field)描绘了他宅邸北面高地上,位于大橡树镇(Gross Chene)与拉荷瑟匆(La Reserve)森林边缘的燕麦田。整片麦田一望无际,点缀着红色的罂粟花。创作于一八八三年的《埃特勒塔海滩上的渔船》(Boats on the Beach at Etretat)也展于该区。

  “巴黎及法兰西岛地区”则展示莫奈于一八六○年代末至一八八三年期间,于巴黎及周边地区的生活创作。那时法国首都周边地区发展迅速,乡郊被工业化和城市化逐渐侵吞,莫奈将这些演化尽收画中。其于一八八○年创作、借自波能奥塞博物馆(The Musée d‘Orsay)的作品《维特尼流域塞纳河解冻,面向拉瓦古》。Bruno Girveau说:“该作品是莫奈在-25℃的低温下所画,从画中可见塞纳-马恩省河结出厚冰,景色深沉。”当时莫奈第一任太太刚离世,作品反映其悲恸心情。Girveau续说:“莫奈与等一任妻子住在巴黎时,花上大量时间观察自然的变化,不断探索水、土地和天空自然的转变。”

莫奈油画作品《春天的吉维尼》
莫奈油画作品《春天的吉维尼》
“他乡情韵:克劳德-莫奈作品展”展览现场
“他乡情韵:克劳德-莫奈作品展”展览现场

轮廓简单 善绘光线

  一八七○年普法战争,莫奈第一次往伦敦;一八九九年秋天,他儿子米歇尔在伦敦学习英语,莫奈才再次回到伦敦,旅居数年,每到春天,他特地绘画雾都的春色,伦敦桥、房子和雾景。Bruno Girveau指出:“他于一九○四年创作的《伦敦议会大楼》(House of Parliament)以午后的议会大楼为对象,取景地为圣托马斯医院的阳台上。莫奈善用光线突出,他眼中的伦敦议会大楼在雾中只剩下简单的轮廓。该作品借自法国里尔艺术宫(Palais des Beaux-Arts),也是该馆的镇馆之宝之一。”该些创作与一系列威尼斯的梦一系列的创作展于“伦敦和威尼斯”展区。

  来到呈现莫奈晚年杰作的“吉维尼”展区。他于一八八三年五月搬来这个交通不便的诺曼底小镇,背靠塞纳河右岸的山丘群。一九○八年他在勒柏桑(Le Pressoir)的地方租下一个宅邸,并将其改造成工作室。他在屋前打造了日式花园。莫奈在水池种植了白色的日本睡莲, 学名为 Nymphea。园中还种有各种树木和花卉,如鸢尾花、柳树、竹子、枫树和杜鹃花等。《睡莲》系列便是在这里创作完成的,他也在此创作了生命最后阶段的大型风景装饰画。

  展场有一组于一九一一年一月至三月间织造的萨伏纳里毛织毯作品《睡莲》。香港文化博物馆总馆长卢秀丽表示:“莫奈的友人借出三幅已完成的作品,用以构成一组三幅织毯。其中一幅已遗失,另一幅现珍藏于博物馆。”她续说:“莫奈晚年有白内障。当时有评论表示,他会否受白内障影响而影响作品风格,并没有定论,不过都看到其画作用色不同。”这部分还展出其一九一九至一九 二○年创作的《紫藤习作》(Wisteria)。

0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