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d
Header ad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2018年11月26日晚间,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的佳士得拍卖厅,已经水泄不通,人们争睹苏轼《木石图》的上拍!这件估价4亿港元的作品,领衔“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总共21件拍品,包括6件现当代艺术拍品。佳士得全球总裁彭凯南(Jussi Pylkkanen)形容,《木石图》就像达·芬奇的《救世主》,是我们一生难得一见的拍卖!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苏东坡,《木石图》,是今秋香港佳士得最受藏家关注的作品。

第8件拍品,苏东坡《木石图》上拍,估价4亿港元,约合5100万美元,其实与目前西方顶级艺术品的价格仍有差距。在众人秉息声中,落槌价为4亿1千万港元!

中国的顶尖艺术品,价格与西方顶尖之作相较,仍然有很大的想象空间。2018年的纽约秋拍,被誉为“现代的伟大杰作之一”: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1972年的《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一作,落槌价是8000万美元(约合6亿2605万港元);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的1929年所作的《中餐厅(杂碎)》(Chop Suey),落槌价是8500万美元(约合6亿6518万港元),成为战前美国艺术最昂贵之作。这些价格,都是当前亚洲现当代作品,到千年前的神品之作未来的参考指标。

“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在现当代艺术品方面,包括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部推出的5件作品,中国书画部推出的1件当代水墨作品。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部门主席张对象丁元分析,中国绘画藉图像谈论的是主题,而非实际的风景,中国山水描述的实乃艺术家内心宇宙的投映,意在表达一种意念,在物象之外抒发对人生的领悟。而紧扣“东方美学的过去到未来”的发展轴线,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部门呈现5件现当代艺术,分别以不同的题材、形式承接文人绘画美学的丰厚内涵。同时,中国书画部推出刘丹的《九华石》。这6件作品,丰富了“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

紧接《木石图》一作上拍的,是赵无极《20.01.69》,估价1600万港元,以1300万港元落槌。周春芽《树的系列》,估价2500万港元,以2500万港元落槌。展望《假山石第94号》》一作,以140万港元落槌。蓝荫鼎《太鲁阁春色》,以150万港元落槌。余承尧《大江忆写图》,以800万港元落槌。刘丹《九华石》,以260万港元落槌。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周春芽《树的系列》与展望《假山石第94号》。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余承尧,《大江忆写图》。

“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题,仅有6件亚洲现当代艺术品,尚不足以全貌看待11月底的亚洲现当代艺市真实景况。香港第二轮春拍里,最具指标的佳士得现当代艺术夜场,则在11月24日晚间,拍卖结果反应了当前市场的主流氛围:保守与谨慎。从早前一周的北京现场,中国嘉德现当代艺术平均成交率不到七成,佳士得夜场的55件拍品,则出现73%的成交率,是近些年香港佳士得夜场成交率低迷的时刻。佳士得夜场上回的成交率低点,是2016年春拍的71%。对比自家的纽约秋拍,现代与当代艺术夜场,皆维持85%的成交率,显现此季亚洲的拍品,不仅要能说服客户达至精准的估价,同时也要能创造需求,是非常艰巨的挑战。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赵无极《22.07.64》一作,于拍卖厅现场竞投热烈。

佳士得当晚开拍前的下午,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寺瀬由纪(Yuki Terase)推出的“笔道Ⅲ:抽象先锋”专拍,在苏富比艺术空间举行拍卖,维持前两场笔道专场吓人的100%成交,再续白手套荣耀,43件拍品写下1亿5853万港元的总成交额。竞争激烈的香港战场,苏富比在9月底大拍后延续战线,一定程度的扩大市场规模,但也可能一定程度的分食了藏家收藏资金。例如,曾经是赵无极拍卖纪录榜首的《10.1.68》一作重现“笔道Ⅲ”,以5900万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价达6893万港元。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佳士得预展现场,仍维持一贯的展览质量。

赵无极,就是佳士得夜场的最重要主菜。夜场55件作品,总共35位艺术家,其中赵无极有8件作品上拍,《22.07.64》一作最让全场惊艳,以5000万港元起拍,在现场两支电话牌互不相让的紧咬下,由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席张丁元胜出,以1亿1百万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价达1亿1597万港元,全场响起了掌声。但赵无极破亿,已经不再是惊奇了。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赵无极《22.07.64》为夜场榜首,成交价达 达1亿1597万港元。

回顾赵无极《22.07.64》此作,曾在七年前的香港佳士得秋拍登场,当时成交价达3538万港元,具体见到这十年赵无极作品的节节高升。本场赵无极其它作品,除了估价达6500万港元的《30.09.65》流标,其它作品表现稳健。而朱德群,则是本场佳士得的另一大重点,企图在呈现朱德群生涯最精采的作品之际,顺势创造朱德群作品的价格纪录,缩小与赵无极作品价格的差距。可惜功败垂成。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朱德群《第313号》的红色二联作,可惜流标。

拍品第20号,朱德群《第313号》,这件精采的红色二联大作,从5000万港元起拍,拍卖官喊至8000万港元无人举牌而流标。2011年6月29日,此作曾于伦敦苏富比上拍,当时以120万英镑落槌(约合191万美元)。而本场估价超越赵无极之作,朱德群1969年的二联作《无题》,曾在2013年于佳士得写下7068万港元的成交纪录,当时刷新朱德群的拍卖纪录。此次重新上拍,拍卖官从6500万港元起标,但亦在8000万港元关卡无人应牌而流标,距离佳士得的1亿2千万港元高估价仍有距离。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朱德群1969年《无题》,亦是曾经的朱德群作品拍卖纪录。可惜本场流拍。

从这场夜拍的结果来看,朱德群作品价格要能迅速拉近与赵无极作品的距离,短时间仍难达成。本晚上拍的朱德群1989年作品《地平线的光和影》,估价1200万港元,以1100万港元落槌。《地平线的光和影》曾于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夜场现身,当时估价600万港元,以1000万港元落槌。此作即可见到,在当前市场景况下,收藏家出价的心态。

除了朱德群,还有一件作品可以见到10年的变化,那就是岳敏君的《大天鹅》一作。2008年5月,恰是佳士得亚洲第一场的现当代艺术夜场,岳敏君的《轰轰》以4800万港元落槌,《大天鹅》以1700万港元落槌,与同场的其它中国当代作品,写下了迄今的中国当代价格丰碑。十年之间,中国当代许多明星不再,但也有人坚挺向上。岳敏君的《大天鹅》今秋估价650万港元,以700万港元落槌。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岳敏君《大天鹅》一作,以700万港元落槌。

曾梵志的《我/我们》则表现平稳,以2200万港元落槌。估价1600万港元的周春芽《拥抱情人》则流标。此作曾现身于2011年10月,香港苏富比“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专场,当时估价350万港元,以380万港元落槌;如今估价1600万港元,在周春芽声势仍盛的此刻,或许估价过高而导致流标。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曾梵志《我/我们》油画,徐道获《因果效应》作品,于佳士得预展现场。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周春芽《拥抱情人》一作,是比利时男爵尤伦斯旧藏,可惜流标。

而本场不意外的争夺之作,即是郝量2011年作品《猎人与地狱变》一作,估价180万港元。一上拍引起至少3支电话牌同时举起,以880万港元落槌。高古轩宣布代理郝量后,郝量作品于一级市场已然一画难求,藏家竞画来到了拍卖场。另一件争抢之作,即是林寿宇《66-68》,估价220万港元,以470万港元落槌。此作曾于2013年7月伦敦佳士得上拍,当时含佣金成交价为4万7千英镑(约合7万美元)。此次上拍,光是估价就涨了4倍,实际成交则上涨8倍,可见林寿宇这几年的飙升。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郝量2011年作品《猎人与地狱变》一作,估价180万港元,以880万港元落槌。

本场,东南亚艺术表现平稳,李曼峰《鸽子》一作最为惊喜,估价280万港元,以1350万港元落槌。拉登·萨尔·谢里夫·布斯塔曼的《梅加文登山下的邮站》,以1400万港元落槌。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李曼峰《鸽子》一作,是东南亚艺术作品中争夺最激烈一作。

在市场氛围保守之际,价钱漂亮的日场之作有时会更显惊喜。11月25日登场的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艺术与当代艺术日场,从韩国艺术专辑,东南亚女性艺术家特辑,到陈澄波专辑乃至东方画会艺术家的汇集,乃至中国当代名家但少见于市场之作,都颇有可观。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印度当代是佳士得本次再度于夜场推出的小专辑,左为塞耶·海达·拉扎的《怀胎》,以850万港元落槌。右为麦布·费达·胡珊的《无题(英属印度系列)》,以210万港元落槌。

11月25日的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艺术日场,总成交额达1亿2021万港元,件数成交率约为76%,本场包含了日本木刻版画私人珍藏。本场的惊喜之作,包括葛饰北斋知名的《富岳三十六景》之一的《凯风快晴》,估价65万港元,成交价达175万港元。陈逸飞《苏州的黄昏》估价65万港元,成交价达466万港元。阿莫索罗《在稻田旁》估价48万港元,成交价达490万港元。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佳士得此次推出的日本木刻版画专题,反应亦热烈。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艺术日场,越南艺术家梅忠恕作品表现杰出。

而11月25日的亚洲当代日场,则写下6129万港元总成交额,件数成交率近8成。刘野在11月于上海荣宅的展览大受好评,推动本季刘野之作于各大拍场深受欢迎,佳士得日场的《读书的女孩》估价350万港元,成交价达574万港元。刘小东《下楼梯的变性者》估价30万港元,成交价为106万港元。奈良美智《Upset Kitty》雕塑,估价70万港元,以218万港元成交。克丽丝汀·嫒珠《我的独白3》,估价40万港元,以200万港元成交。秦琦《蓝色雨衣》估价50万港元,成交价为187万港元。

而11月25日晚间,富艺斯(Phillips)举行“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则融和了东方到西方现当代艺术之作,可说星光熠熠。27件拍品,写下1亿274万港元总成交额,件数成交率约为82%。斯坦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的《红心王后》一作,估价80万港元,以140万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价为175万港元,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刘野《无题》一作,估价250万港元,以480万港元落槌。而较少出现于香港拍场的杜马斯(Marlene Dumas)之作《空手》,估价240万港元可惜流标。山口长男《构》估价80万港元,以140万港元落槌。纳堤·尤塔瑞的《黎明的曙光》估价50万港元,以115万港元落槌。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富艺斯夜场推出的KAWS《同伴(休息处)》,以500万港元落槌。

苏东坡VS赵无极 艺术品拍卖谁更胜一筹?

富艺斯夜场的夏卡尔《小提琴家-蓝色》,以320万港元落槌。

综观2018秋香港第二轮亚洲现当代艺术各拍场表现,平均成交率约落在7成至8成之间,忠实反应当前市况。

0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