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希腊画家埃尔·格列柯 Doménikos Theotokópoulos

道子羲之丨书画名家

埃尔·格列柯(El Greco,“希腊人”)(1541~1614)出生于希腊的克里特岛,原名多米尼克斯·希奥托科普罗斯。他学习时代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意大利度过,但他在三十六岁的时候移居到西班牙。

中文名 多米尼克斯·希奥托科普罗斯
外文名 Doménikos Theotokópoulos
别 名 埃尔·格列柯
国 籍 希腊/西班牙
出生地 克里特
出生日期 1541
逝世日期 1614.4.7
职 业 绘画、雕塑、建筑
代表作品 《脱掉基督的外衣》《圣母升天》 《托莱多风景》

dzxz-20161212-12埃尔·格列柯

dzxz-20161212-1埃尔·格列柯

dzxz-20161212-7埃尔·格列柯

人物生平

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幻想风格主义画家。
埃尔·格列柯现今,他作为中世纪西班牙的伟大画家而广为人知。埃尔·格尔·格列柯是一位肖像画家,他特别擅长宗教画,并为托莱多以及其它地方的教堂创作了众多的祭坛画。尽管他取得了如此的成功,但在画家的晚年,金钱上的问题却接连不断。原因之一是他的生活方式过于奢侈,另一个原因是由于他自尊心极强,动辄就同委托者们发生诉讼。格列柯去世后,他的名声随之衰落,作品也被认为是“荒唐无聊不值一提”而遭到冷落。进入到19世纪后,他独特而充满魅力的绘画风格,在美术史上终于得到了广泛认可。他的作品构图奇特,布局多呈幻想结构,用色大胆,新奇,呈现出梦幻般的奇特效果。主要作品有《圣母子与圣马丁》、《托莱多风景》、《脱掉基督的外衣》、以及《拉奥孔》等。
1541 多米尼柯·狄奥托科普洛也许是这一年出生于克里特,其准确出生年代不详。他是税务官的儿子。
1566 该年的文件记录谈及到作为画家的狄奥托科普洛。当时他的大多数作品遵循了拜占庭的宗教传统。
1568 直到这一年,一直逗留于威尼斯。
1570 根据记载,格列柯移居罗马,与画家朱利奥·竞罗维奥结下友情,借住在红衣主教亚历山大·法奈塞的宫殿望。现存他在意大利时期的杰作,有《基督洁净圣殿》和克罗维奥的肖像画。
1572 返回威尼斯,但具体时间不明。

dzxz-20161212-10埃尔·格列柯

1577 狄奥托科普洛出现在西班牙。以后便被称为埃尔·格列柯。接到最初的巨作订件《圣母升天》。
1579 与西班牙的毕生伴侣海洛尼玛·德·拉斯·库埃巴斯生下儿子赫尔黑·马努埃尔。
1579 这一年,完成了托莱多大教堂的祭坛画《剃去基督的外衣》。
1582 接受委托,制作西班牙国王菲力二世埃尔埃斯科里亚尔宫殿的祭坛画《圣莫里斯的殉教》,但国王对作品不满意。
1588 完成为圣特梅教堂创作的《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第二年,正式登记为托莱多市民。
1611 帕切科访问埃尔·格列柯的画室。由于入不敷出,滞纳其豪宅的房租。
1614 4月7日在托莱多去世。葬于圣多明戈·埃尔·安提瓜修道院。其遗骸后来由他的儿子赫尔黑·马努埃尔移到圣特尔跨特修道院。

相关事件

dzxz-20161212-9埃尔·格列柯

1541年前后,多米尼柯·狄奥托科普洛出生于希腊本土以南的地中海上的岛屿——克里特的首都干地亚(现在的伊腊克林)。现在没有任何关于他出生的记录,能证明他出生年代和出生地的,只是后来他本人的陈述。在西班牙,他的名字在日常使用时发音相当拗口,因此,人们称呼他为多米尼柯·格列柯(希腊人多米尼柯),或者简单地叫他[1] (希腊人)。人们广泛地使用“埃尔·格列柯”这一奇妙的名字,所谓奇妙,是因为“埃尔”是西班牙语的冠词,而“格列柯”却是意大利语。画家本人在作品的署名中常常用希腊文字书写原名,有时也加上“克里斯(克里特人)”一词,以自豪地表示出生其地。
关于埃尔·格列柯二十五岁以前的经历是我们知少甚少,从他的父亲是税务官员这一点,我们可以认为他接受了正规的教育。在他去世后整理的遗产目录中,包含有各个领域一美术、建筑、历史、文学、哲学的希腊语、拉丁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书籍共一百三十一册。按照当时的标准,除了专业学者和富裕的收藏家,这是相当大规模的藏书。
提及到埃尔·格列柯的最初记录见于1566年6月6日,其中记述道:“巨匠多米尼柯·狄奥托科普洛,画家。”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此时他作为画家已经得到了社会的公认。有几幅绘画被视为是他这个时期的作品(1983年被发现有署名的《圣母之死》等),其中显示出画家经过了拜占庭传统圣像画的磨练(但是,他的家庭信仰罗马天主教,并不信仰与圣像画关系特别深厚的希腊正教)。
1568年,格列柯住在威尼斯(同年8月18日的记录中记载,格列柯安排将几幅素描寄给干地亚的地图制作者),直到1570年,他仍停留在当地。克里特与威尼斯之间有着很深的联系,因此,格列柯从一处移居到另一处也不足为奇。从1204年以来克里特就是威尼斯的领土,这个岛屿是该城市在东地中海上的贸易要地。当时的威尼斯正处于艺术光辉的顶点,格列柯为了锻炼自己的本领并积累经验而前往该地。据说他曾经在提香的作坊里学习,虽然当时的提香已经是老态龙钟,但无疑他依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

dzxz-20161212-4埃尔·格列柯

dzxz-20161212-5埃尔·格列柯

直至1570年11月,埃尔·格列柯到了罗马,艺术家生涯估计他在那里住了五六年时间。埃尔·格列柯到罗马不久,好友兼画家朱利奥·克罗维奥给红衣主教亚历山大·法奈塞写信,请求他允许埃尔·格列柯一直住在红衣主教的宫殿里直到找到住处。在同一封信里克罗维奥还称赞了格列柯,说他的自画像“令整个罗马的画家们惊叹”,不幸的是这幅作品现在已不存在。毫无疑问法奈塞红衣主教答应了这一请求而允许格列柯暂时住在那里,但他在那里住了多久我们无从知晓。
关于在罗马逗留期间的埃尔·格列柯,除了他是圣路加公会的成员以外其它不详,据认为,他曾经回到威尼斯一段时间。但有一点十分明显,格列柯也许是通过法奈塞红衣主教的关系,在罗马得到了很多学者和神学家们的赏识。红衣主教的图书管理员,当时屈指可数的学者弗尔维奥·奥尔西尼收藏有七幅格列柯创作的绘画(所知的绘画现存只有一幅),这可能是他订购的,也可能是画家作为在某项工作方面给予自己关照的谢礼而赠送的。
尽管埃尔·格列柯有很好的人际关系,但他在罗马并没有接到官方性的创作订件,或许是由于他在当地没能够取得明显的成果,才试图在一个新的国家——西班牙重新开始。
关于埃尔·格列柯人生的第二个记录出现在1577年7月2日,在托莱多,他的名字第一次被记载下来,以后他在那里度过了后半生。格列柯之所以选择这个城市,是他在罗马时的一位朋友路易斯·德·卡斯提略影响的结果。卡斯提略是西班牙的年轻神职人员,他的父亲是托莱多大教堂的参事会长,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dzxz-20161212-13埃尔·格列柯

也许是卡斯提略劝说格列柯去托莱多工作,而事实上,埃尔·格列柯一到这座城市就走上了成功的道路。1577年,他完成了第一幅巨作订件作品——圣多明戈·埃尔·安提瓜教堂的祭坛画《圣母升天》。同年,他着手创作其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托莱多大教堂的《剥去基督的外衣》。这幅作品于1579年完成,为画家确立了名声,由此而来,个人收藏者们所需要的这幅作品的复制品订件接连而至。
在《剥去基督的外衣》完成之前,埃尔·格列柯就已经扎根在托莱多。这是因为他早已有了自己毕生的伴侣海洛尼玛·德·拉斯·库埃巴斯以及家庭。他们在1578年生下了儿子赫尔黑·马努埃尔,两人实质上已经成为了夫妻。而两个人并没有正式结婚这一事实,导致了种种没有根据的臆测。也许因为格列柯是外国人,因而没有得到结婚所必需的文件;也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没有留下任何记录)即他在托莱多或者意大利已经结过婚了。
因为没有留下任何有关格列柯同海洛尼玛关系的史料,所以对于埃尔·格列柯的私生活我们也无从知晓。格列柯移居到西班牙以后,在工作方面留有很多文件史料,而关于画家的私生活却很少,即使是私人信件之类的也完全没有。尽管如此,人们都知道,他是一位非常有理性的人物,头脑灵活敏捷,具有苛刻的职业意识。埃尔·格列柯认为,画家是一个有威严并值得尊敬的职业。从1585年起,他租借了比列那侯爵宅第的一部分过着奢侈的生活。对于自己在工作上的报酬他要求公平而充足,对于未支付酬劳的情况,他不惜数次在法庭上为自己争讨。

dzxz-20161212-3埃尔·格列柯

除了围绕作品酬金问题的纷争外,在关于作品特定主题的处理方法上,格列柯有时也会受到批评。这是因为西班牙教会当局顽固地认为,绘画的表现必须遵从于正统的神学。尽管如此,埃尔·格列柯因《圣母升天》和《剥去基督的外衣》已获得成功。之后从托莱多以及周围地区而来的订件便源源不断,其中有画家为其所在的教区教堂圣特梅创作的著名作品《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1586—1588年)。托莱多虽然是西班牙的一个大城市,但当时在这座城市里真正优秀的画家极少,埃尔·格列柯则比当地任何一位画家都出色。
仅仅在托莱多的成功并没有使埃尔·格列柯的野心得到满足。他希望为当时西班牙艺术最大的庇护者——两班牙国王菲力二世工作。菲力二世是欧洲首屈一指的富豪且拥有权势的统治者,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美术爱好者。当时,他为了装饰1563年在马德里近郊开工建造的雄伟修道院兼宫殿——埃尔埃斯科里亚尔,正在召集众多的艺术家。这也是促使埃尔·格列柯下决心从意大利移居两班牙的动机之一,即他认为有希望参与埃尔埃斯科里亚尔的工作。事实上,已经有几位意大利艺术家包括提香为宫殿提供了作品,有的艺术家已赶赴当地在现场工作,参与这个巨大的工程。
运气不佳的是,埃尔·格列柯为菲利二世的创作以失败而告终。格列柯虽然得到了为埃尔埃斯科里亚东创作的订件——极其巨大,题为《圣莫里斯的殉教》的作品被菲利二世拒绝的原因在同时代的神职人员荷塞·德希古恩萨的评论中有所暗示。这位评论者认为该幅画不适合作为祭坛画,因为缺少:“鼓励信仰”。埃尔·格列柯在画面中并没有把焦点对准殉教,而是将它逼到远景处,相反,将圣莫里斯和他的同伴就:“为了信仰是否应该选择死亡”这一问题的讨论场面拿到了近景。在这一点上,他错误地判断了菲利二世的价值观,因为国王虽然喜爱绘画,却更加珍视信仰。

dzxz-20161212-2埃尔·格列柯

据今所知,埃尔·格列柯并没有再次试图得到国王的惠顾,他吧精力集中在托莱多的其他活动上。他一生最辉煌的时期是从1597到1607年的十年时间,订件如同洪水一样蜂拥而
来。这个时期,由于大规模地进行宗教设施的改建和再新装修,格列柯作为该城市最具有代表性的画家而拥有大量的工作,此外,还有从远方地区来的订件。其中之一便是距托莱多以北二十英里左右,依列斯加斯城镇慈善医院的祭坛画。埃尔·格列柯在1603年签订了这份协议,但围绕费用问题进行了长期的争执,终于在1607年才有结果,但对他极为不利。这一结果不仪伤害了画家的感情,在财政上也给了他沉重打击,从此以后格列柯似乎一直没有能够从金钱问题中摆脱出来。格列柯从朋友们那里举债度日,1611年房租的支付竟然拖欠了两年。
1614年4月7日,七十三岁的埃尔·格列柯去世,他被埋葬在圣多明戈·埃尔·安提瓜修道院。但是,由于同教会当局发生了争执,其遗骸似乎由他的儿子移到了附近的圣特尔跨特修道院。一种说法认为,由下这座修道院在19世纪遭到了破坏,埃尔·格列柯的遗骨也便消失了踪迹。

个人作品

手抚胸膛的贵族男人

dzxz-20161212-6埃尔·格列柯

布面油画,82×66厘米,作于约1580年,现存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这幅作品是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杰作,也是格列柯最为出名的作品。“手抚胸膛的贵族男人”是画家在托莱多的第一年绘制的,画中坐着的人凝视观者的眼神和自然的手势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个佚名人物的肖像,身穿黑色外套,花边领口和袖口,戴一件垂饰,一柄配剑,这些说明他是一名绅士。对于画中人的身份以及作画目的存在过很多猜想。有人认为他的姿态代表着悔意或誓约。不过这种猜想存在很多可疑之处。他的身份可能是Montemayor的Juan de Silva y Ribera III侯爵,或者是托莱多的Alcazar。

剥去基督的外衣

布面油画,165×98.8厘米,作于1580至1595年间,现存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
画家1577至1579年间在托莱多大教堂同名壁画的复制品,兼有拜占庭风格和威尼斯画派的特色。

0
IYAA
IYAA
IY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