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横幅
顶部横幅

关良的人物画_曾与齐白石的花鸟画齐名

文章顶部
文章顶部

有人评价,从文化和写意精神意义上讲,

近现代画家有三座大山,

“一座是齐白石的花鸟,

一座是黄宾虹的山水,

一座是关良的人物”。

关 良

首创戏剧人物画

艺术地位与齐白石、黄宾虹这样的大家相当

却鲜为人知

今天,就让小编好好地

向你介绍一下这位绘画大师

关良于1900年生于广东

自幼家境殷实

那时候流传一句话

“三岁定八十”

这句话用在关良身上一点都不假

3岁开始读私塾

小小年纪的他这时候

便被洋烟盒上花花绿绿的图案所吸引

经常比照着上面的图画描描画画

9岁时入公学读书

他对绘画的兴趣只增不减

略通诗书的父亲在发现他这个天赋时

不仅没有因耽误学业而阻止他绘画

反而是鼓励他的涂鸦兴趣

甚至给他买笔墨用于绘画

10岁时的关良,

其绘画天份已尽为学校与邻居所知,

那时他照模照样画出来的人物像,

邻居可当月份牌挂出来。

17岁时,

关良随兄长东渡日本留学。

学习绘画艺术

师从藤岛武二学习素描

转入“太平洋画会”师从中村不折先生学习油画

在日本学习期间刻苦努力

尤为喜欢梵高、高更的绘画风格,

自此走进了新的艺术世界。

经过四年的学习,

他毕业回国,

在上海几个美术学校教授油画,

并举办多次画展

名气大有提升

也结交了林风眠、吴昌硕等众多艺术家

关良从小还是个戏迷

闲暇之时经常邀好友一同品茶观戏

跟很多戏曲家都很熟悉

如梅兰芳、盖中天

因为热爱戏剧

关良便尝试将戏剧元素注入到绘画中

每每聚会

关良都会请求他们打扮成戏剧中的人物

一个个地速写下来,

然后记下身穿什么行头

手拿什么兵器等等,

记完后还要叫他们看一遍对不对。

关良速写形准,神似

记录的字迹秀丽与画作上的大不相同

这或许就是关良所说的

“艺术源于生活

又高于生活”的道理吧

为了增加对戏剧人物的充分了解

他不仅广交戏剧界的朋友还拜师学戏

“要么不玩,玩就玩得精。”

自此打开了戏剧人物画的大门

而此时的他也正春风得意、潇洒自在

天才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

正当他生活无忧无虑之时

北伐战争、抗日战争爆发

物资紧缺,薪金微薄

绘画用的颜料、画布很难买到

踌躇不定的他决定拿起毛笔与宣纸

用简单的工具作画

他秉承自己传统的绘画风格

再加上中国传统水墨画的理念

最后通过戏剧人物巧妙地变现出来

不仅成为了戏曲人物画的第一人

更是成为水墨戏曲人物画的第一人

他的画面给人的感觉就是“简”

用寥寥数笔或者是几个墨点

就完成了一幅作品

而画中人物之间的关系与画中的美感

却只增不减

他的画相比于画坛的大制作

难免显得“寒酸”,但气象却大

这与西方莫兰迪的画如出一辙

用笔极简却富有笔趣

只是莫兰迪的画以静为主

关良的画则突出动态效果

只是在这个动荡不安的环境下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社会下

他的作品理念难免会受到社会的抨击

对于他的戏剧人物画

人们更是大胆的讽刺

作品貌似儿童画、一派天真

一点绘画的气派都没有

寥寥数笔将人物画的歪七扭八

甚至连背景都没有

再加上“文革”导致的文化断层

看过他画的人

脑海中下意识的闪过一个想法

“小孩子的作品”

初识关良的作品

或许你脑海中也有“小孩作品”的想法闪过

简单的笔法,简短的线条

画中人物浓眉大眼

动作表情夸张搞怪

可是他的画真的像小孩子画的那样吗

小编可不这么认为

“看似简单的画面,真要懂关良,门槛可不低”

西方艺术、中国水墨、戏曲文化

关良融三味于一体的绘画作品

当然不只局限表面简洁笔法那么简单

你要说小编说了不算

那么著名绘画大师说的总算了吧

齐白石、黄宾虹表示愿与他品题赠画

郭沫若、矛盾也曾为他题画,说好!!

如果国人说的还不算

没关系,我们接着往下看

德国人曾主动要求为他出画集

而当时在中国画坛能有这样待遇的画家

仅有齐白石与关良

你还敢说不好

而这画到底好在哪里

也许就是好在像孩子画的那样!

喜欢他作品的人喜欢的不得了

讨厌他作品的人讨厌的不得了

“文革”中他也受到冲击,

想过将自己的画作冲进厕所中

转念一想,辛苦之作怎舍得说丢就丢

他继续拿起画笔

坚持自我,坚持创作纯粹而艺术

上世界80年代

现当代杰出国画大师方召麟曾说

“关良的画

要三十年后才会得到认证”

事实证明,时隔三十多年

关良的画作的确得到了人们的认可

2000年的一次拍卖会

关良的一幅《三打白骨精》

拍出全场最高价

自此这位鲜为人知的大师

一下子被人们所熟知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画的正前方,孙悟空单腿站立高举金箍棒,白骨精跌倒在地欲把剑相抵,后面的师徒三人欲抓紧离开。人物之间的神态动作刻画的惟妙惟肖,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戏剧效果刻画的栩栩如生,足见关良功力的高超。

好的东西经得起多大的诋毁就会受得起多大的赞美

三十年前饱受争议,三十年后获得肯定

关良曾说过:

古人画马,能忘心于马,即无见马之累,成象已俱,寓之胸中,兴来则信笔一挥,腾骧而至,尽入我缣帛中也。

画戏亦然,意不在于画,则得于画也,大概就是对艺术的这种认知喜爱,才使得他坚持自我,永不言弃。将批评声、赞美声变成成功道路上的垫脚石。

1+
文章底部
文章底部

猜你喜欢: